第11章 世態炎涼
g,更新快,無彈窗,!

童小紅的丈夫聽完了妻子的話後,氣的有種打人的沖動.

從這樣子來看,分明葉子凌是有大背景的人.可他老婆到好,居然把葉子凌趕了出去.

要是,他家人要報仇,那可不是他們這些小人物能對付的.

"那……那現在怎麼辦?"

童小紅被丈夫這麼一說,也嚇了一跳.

她丈夫讀書多,知道的也多,她當然聽從丈夫的.

"還能怎麼辦?給我找唄!然後老實的把人家給我請回來.否則,他們要是報複起來,十條命都不夠你死."

童小紅的丈夫氣急敗壞的說道.

"好,好!我馬上去找."

"換上衣服,一起去,希望能夠找到葉子凌."

兩夫婦一說完,大步朝著外面跑了去.

……

"子凌,怎麼有空給我電話?"

"文哥,是這樣的,方不方便借我五千塊錢……"

"老婆,來了,馬上就來……"

"馬醫生,能借我幾千塊錢嗎?我有急用……"

"小葉啊!不是我不借你,現在這錢都被我老婆管著,這個忙我可幫不了你.再見……"

葉子凌站在一家商店的電話旁撥打了幾個朋友的電話,手機丟了,錢包丟了,他只有求助他的那些朋友了,可是剛說到借錢,對方忽然傳來了一副奇怪的尖叫聲,隨後將電話給掛了.

平日里,稱兄道弟號稱好兄弟的哥們,可一提到借錢,卻露出了這種嘴臉.

"葉醫生,你已經打了十三個電話了.你要打到什麼時候去?"

葉子凌還想繼續撥打電話時,店鋪的老板娘卻露出了一副不愉快的嘴臉走了過來.以前,葉子凌給她家小孩治過病,老板娘才肯把電話借給葉子凌的,可是連續十幾個電話下來,老板娘也有些不耐煩了.

"老板娘,對不起.我打完了,今天我沒帶錢,改天再把電話錢還給你."葉子凌尷尬的賠笑道.

忽然間,他感覺到一陣世態炎涼.

這世道,沒有錢,活著比死還要難受.

"切!還還錢?有錢嗎你?今天算老娘倒黴,給你白打了十幾塊錢電話費."

葉子凌轉身離去後,老板娘也不怕葉子凌聽到,故意嘲諷了起來.

葉子凌只是一笑,卻沒說什麼.

這或許才是真正的人心吧!只有你落難時,才能看清楚別人的真面目.

此刻的葉子凌就跟一個孤魂野鬼一樣,一個人朝著街道另一頭走了去.

"庸醫,還我大哥命來."

"老天開眼啊!我老公今天吃完飯還好好的,就過來打一針,現在就變成這樣了."

"報警,趕快報警,這破診所害死人了."

葉子凌走在了人行的馬路上,這時,路過一家診所時,卻聽到了診所里傳出了一陣叫罵聲和哭喊聲,馬路上的人一個個指指點點.

"正心堂診所?"

葉子凌也聽說過這家診所.

以前他在醫院上班時,一個病人因為貪圖便宜,所以在診所里醫治.誰知病情越來越重,後來聽人說,這家診所就叫正心堂.

葉子凌靠近了診所後,看到了診所里聚集了不下十幾個人,其中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躺在長椅上,他的臉居然呈現藍色,有氣無力,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斷氣.

而他的家人卻在他身邊又喊又鬧,又哭又叫.

"你這個庸醫,居然把我哥哥害成這樣,我要報警,叫警察把你抓起來."

病人旁邊一名中年男子指著他身前不遠的一名醫生大聲吼道,這名醫生是一個女醫生,女醫生穿著白褂,戴著一副眼睛,看起來最多二十四五歲,此時被這麼一鬧,她的臉色有些難看.

"你們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他來診所時,就已經是這樣了.我只是……"

董小巧急的快哭了.

不久前,她的診所就來了一個病人,病人說胸悶,十分的難受,而且他的指甲和臉都呈現藍色,于是董小巧給了他了一針青黴素.誰知,不到幾分鍾時間,這個病人就變成了一個藍人.

"你還敢狡辯?大兄弟啊!這個庸醫要害死你大哥,還不敢承認啊?今天就是砸了這家診所,我也不甘心啊!"

在病人旁邊的那個女人大聲哭喊.

"臭女人,把我大哥害成了這樣,還說你沒有?行!你說沒有是吧?反正你這診所留著也是來害人了,今天老子就替民除害了."

一聽自己嫂子的話,中年男人立刻怒了.來這里看病的,不是來送命的,如今大哥被害成這樣,這女人還不敢承認,這讓人怎麼想.

"別……別……"

董小巧一聽,嚇的眼淚都來了.

這家診所是她死去的父親留下的,父親死後,希望她繼承診所.而她卻放棄了去大醫院工作的機會,留守在小診所里.誰知道診所卻一聽不如一天,今天還碰到了這種事.

"面赤發藍,指甲發青,眼睛凸起,嘴唇發黑.這是中毒的跡象,既是中毒,就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你們不問青紅皂白,把所有責任推到醫生身上,簡直是無理取鬧!"

就在那名中年人拿起椅子要砸診所的藥櫃時,一個青年的聲音響在了人群身後.

無論是董小巧,還是那名要砸醫櫃的中年人,乃至那名哭喊的婦女都看向了門口.

走進來的是一名穿著白色襯衫,黑色西褲的男子,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葉子凌.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大哥怎麼會中毒?"中年人怒道.

"這位大姐,你丈夫是不是有肺病?"

葉子凌也不急,來到了病人身邊,看了病人一眼,又對著那名婦女問道.

"沒錯,我丈夫的確有肺病."

婦女沒有撒謊,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