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倒黴的一天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子凌剛准備動,就看到了公路上先後來了十幾輛車子,接著從車子里面鑽出了一個個人,這些人都從公路上趕了下來.

"是她的保鏢?"

看到這些人下來,葉子凌先是一驚.

從樣子來看,這些人沒拿槍,而且一個個焦急的樣子,明顯不是來殺人的.

想到這里,葉子凌重新把唐舒雅放到了地上,他並沒有露面,而是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暗中觀察這里的情況.

葉子凌很清楚,今天這些殺手是為了唐舒雅去的,要是這個時候自己出現在大眾面前,並且上了新聞或者電視的話,那麼那些殺手背後的人肯定會找上自己.

像這種買賣,葉子凌招惹不起,也不敢去招惹.

他一個小人物,如今只想著賺錢養活自己,那種打打殺殺的活,他根本不敢參與進去.

不過,為了唐舒雅的安全起見,他還是選擇在暗中觀察這里.

"唐總,你沒事吧!"

這一群人很快來到了唐舒雅的旁邊,其中一名戴著黑框眼睛的女子,女子一身黑色職業套裝,容貌雖然不如唐舒雅,但絕對是一名極品美女,此時,她正焦急的目光看著唐舒雅,同時把唐舒雅抱進了懷里.

"葉……葉醫生……"

唐舒雅吐出了這幾個字後,卻昏了過去.

"唐總……"看到了唐舒雅昏了過去,蘇小琴焦急的大喊了起來,"快,快把唐總送去醫院,快叫醫生……"

"好!"

很快,一群保鏢開始手忙腳亂了起來.一個個攙扶著唐舒雅朝著山下走去.

在平時,保鏢和她都是寸步不離唐舒雅的,可今天,唐舒雅的爺爺病重,唐舒雅才一個人跑了回來,誰知道卻發生了這種事.

如果唐舒雅真出了什麼事,蘇小琴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把那些殺手給我綁起來,統統帶回去,另外將現場處理一下."

"是!"

蘇小琴吩咐完後,就鑽進了唐舒雅那輛車子很快離去,留下的十幾名保鏢開始將那些殺手押送到車子內,也先後離去.

看著這些人帶著唐舒雅離去,葉子凌反松了口氣,從樣子看,這些人並不是殺手,而且明顯是唐舒雅的手下,現在唐舒雅被她的保鏢帶走了,也許更安全吧!

想到這里,葉子凌收拾了下情緒,帶著小跑,朝著山下奔跑了去.

……

"滴滴!"

一個房間里,房間里站著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男人正抽著煙看著外面的景色.

這個時候,一個電話鈴聲驚動了他.

中年男人接通了電話.

"喂!"

"老板!出事了,龍哥他們失敗了,而且還被唐舒雅的人抓了起來.您說怎麼辦?"

電話另一頭焦急的說道.

"失敗了?"

中年男子狠狠一笑.

"派人去一趟唐舒雅的別墅,不惜一切帶,讓他們自殺.否則,明天,他們會聽到家人被殺的消息."

中年男子說完之後,將電話掛斷,然後手里的電話朝著地上猛地一砸.

"失敗了?居然失敗了?廢物,一群廢物……"

中年男子忽然失態的暴躁怒吼了起來.

"唐舒雅啊唐舒雅!這都殺不了你?你究竟是有天神相助呢?還是有三頭六臂?"

中年男子猙獰的咆哮.

"不行,你必須死,必須死……"

中年男子瞳孔瞪大,來到了桌子旁,拿起了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

"進行下一步計劃,一定要成功……"

下達了這個命令後,中年男子將電話丟下,一個人坐在了沙發上抽煙了起來.

"到底是誰?是誰救了她……她分明是一個人去了老家伙那里……"

這個問題讓他沉思了起來.

……

葉子凌在傍晚時分就回到了云城自己家門外.

就在他即將那起鑰匙去開門時,卻被一個聲音給叫住了.

"葉醫生,回來了?"

葉子凌就聽到了身後傳來了一個婦女的聲音.

這聲音入耳,讓葉子凌立刻露出微笑朝著身後看去,只看到樓上一個身穿睡衣,看起來四十來歲的婦女冷著臉走了下來.

"童姐,下樓散步呢?"

葉子凌微笑的問候道.

可是這個女人沒有回答他,而是拿書了一個計算器和一個本子,她的手在計算器上算了起來.

"三個月房租,一共三千六.外加三個月水費兩百五,還有電費五百七,煤氣費一百五.總共欠我四千五百七十塊錢."

童小紅將一張單子遞了過來,一副死活也要將房租要回來的樣子.

葉子凌實在有些無奈,他的工資在云城其實也不算低了,可問題是,以前他交了女朋友.錢大多都花在女朋友身上,這才欠下了幾個月的房租,之前房東也沒在乎,可幾個月下來都沒交房租,是個人都會不樂意.

"童姐,這個好說.今天正好發工資,現在就給,現在就……"

葉子凌的手朝著褲兜里摸去時,他發現錢包不在了,不僅如此連手機也弄丟了.

記得在山坡下跟那些殺手打斗時,葉子凌總覺得東西從身上掉了下去,難道錢包和手機在那個時候丟了.

"童姐,能不能……寬限兩天,我的錢包今天也丟了,恐怕……"

葉子凌的臉上露出了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來.

今天的事情碰到的還真多,現在連錢包和手機也給弄丟了.

"寬限兩天也行!那就從今天開始,睡馬路去吧!等你什麼時候有錢了,再回來.另外,我提醒你,這條門的鎖,我已經換了.什麼時候有錢了,什麼時候再來拿鑰匙."

童小紅冷哼一聲,轉身朝著樓上就走.上個月的時候,他說寬限兩天,結果寬限了一個月.今天來收房租,他還說寬限兩天?這不是耍她嗎?

"童……"

葉子凌本想再喊一聲,可終究還是停了下來.對方已經下了死決定了,自己再怎麼求也沒用.

忽然間,葉子凌有種淒涼感.

摸了摸空蕩蕩的褲兜,搖頭苦澀一笑,最後還是朝著樓下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