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極品美女總裁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女人大約二十幾歲,一張白皙,鵝蛋臉,又是細腰挺胸,簡直是一個極品尤物.

可這樣一個女人卻大驚失色,樣子非常焦急.

"小雅,你也回來了."

極品美女進屋的時候,唐立國立即笑了起來.

"爺爺,你沒事吧?剛才陳爺爺給我電話,說你又犯病了,我就急忙的跑了回來."

唐舒雅趕緊走到了唐立國身邊,擔憂的問候道.

這個女人是唐立國的大孫女,也是他大兒子的親生女兒.當年,一場意外,奪去了大兒子和大兒媳的性命,失去雙親的唐舒雅就被唐立國撫養成人,所以爺孫兩的感情特別好.

唐舒雅大學畢業之後,甚至唐氏集團總裁的位置還被她把持著,又擁有唐立國的支持,如今唐氏集團的可謂是蒸蒸日上.

"爺爺沒事了,多虧了這位年輕人,還好有他!不然你真見不到爺爺了."

唐立國滿意的看向了葉子凌.

唐舒雅順著爺爺的目光朝著葉子凌看了去,葉子凌也向她笑了笑.

"謝謝你救了我爺爺."

唐舒雅感謝道.

"舉手之勞而已."

葉子凌站了起來,道:"葉子凌!"

"唐舒雅!"

兩人習慣性的握了一下手.

"小雅,爺爺有件事要交給你去辦!"

唐立國叫了唐舒雅一聲.

"爺爺說的是?"

唐舒雅馬上轉過了頭來.

"葉醫生說,他有能力把爺爺的舊疾治好,你給他准備一百萬,就當酬勞."唐立國說道.

"什麼?"

唐舒雅大驚.

對他們唐家而言,一百萬不算什麼.可問題是,爺爺一次給這個人一百萬,這明顯有問題.莫非在自己沒來之前,他用花言巧語騙了爺爺?

轉眼間,唐舒雅對葉子凌的看法徹底改變了.

"老先生,這可萬萬使不得,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醫生,救你只是順手而已,你這麼……"葉子凌也嚇了一大跳,一百萬啊?對他這種上班族來說,簡直是天價.

葉子凌這一開口,唐舒雅再次一驚,這個人居然拒絕爺爺的好意?要是一般人,這個時候應該馬上答應了.難道他有什麼陰謀不成?

"葉醫生,聽你的口氣,難道老頭子我的命不值一百萬?"唐立國一副生氣的樣子道.

"這……"

葉子凌頓時語塞了.

"好了,葉醫生,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這一百萬算得了什麼?咱們就這麼定了.你看怎麼樣?"

唐立國打了一個哈哈,大笑說道.

"那……那好吧!"

葉子凌苦笑.

一百萬,治好一個病人.這種買賣太劃算了,看來今天無意下救了這個老人,很值啊?

"小雅,你去准備一下,這一百萬就當給葉醫生的報酬."唐立國對著孫女道.

"好的,爺爺!我馬上去准備."

唐舒雅沉吟的點點頭.

為了不讓爺爺失望,她沒有當面拒絕.

她做事一向謹慎,所以才有資格繼承了唐氏集團總裁這個位置.如今,爺爺身邊出現了這種事情,她怎能貿然行動.

"老人家,天色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這樣吧!三天後,我再來看你,順便給你疏通一下筋骨,再看成效."

葉子凌見後,也起了告別的念頭.

"行,那咱們就這麼約定了.小雅,替爺爺送葉醫生."

唐立國也沒挽留,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他也有些累了.

"好的,爺爺!"

唐舒雅應了一聲,馬上去拉門,"葉醫生,請!"

"請!"

葉子凌向著外面行走了去.

唐舒雅把門關好後,也跟了上去.

"葉醫生,坐我的車吧!我送你回去."

離開了別墅後,唐舒雅走到了門口一輛白色寶馬前,對著葉子凌道.

"美人邀請,哪有拒絕的道理."葉子凌真不好意思拒絕.

"貧嘴!"

唐舒雅白了一眼,隨後將車門打開,鑽進了駕駛座上.

葉子凌也鑽進了副駕駛座上,車子很快啟動,朝著別墅外開去.

"你知道我爺爺以前是做什麼的?"

車子開了一段路程,唐舒雅終于開口了.

"是一名將軍!"

葉子凌從他身上的痕跡就看了出來,這個老人是一個在戰場上有故事的人.

"爺爺為了國家一輩子,大下戰役參加了不下百起,殲滅了敵人不下數萬.退休時,已經傷痕累累了,國家本以為他會好好休息,可他卻建立了唐氏集團,他的一生充滿著傳奇,一生都在勞苦中度過.哪怕是現在,他還在痛苦中掙紮著."

唐舒雅深深的說道.

從口氣來聽,可以感覺到,她對爺爺有多尊敬.

"前段時間,醫生說,爺爺只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好好陪著他走過這段時間."

說到這里,唐舒雅傷感了起來.

"你想表達什麼?"

葉子凌聽出了這個女人的別有心意.

"這里是十萬元支票,拿著它走吧!我爺爺已經夠可憐了,我真不想別人再去騙他,讓他痛苦的死去."

唐舒雅遞給了葉子凌一張支票.

葉子凌一楞,隨後笑了起來.

"丫頭,看來,咱們得好好談談.這麼說吧!如果,三天後,你爺爺發現我沒去你家.你爺爺會怎麼想?會舒服嗎?我可以肯定,他所期盼的最後一絲曙光都會消失,用醫學證據,這是讓他走進一條絕望的巷子,有可能讓他的生命縮短."

葉子凌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你……"

唐舒雅皺起眉來,聽這個家伙這麼說,的確有道理.

"可如果……我繼續治療下去,那結果就不同了.第一點,給了他求生的欲望,他心中有目標,想著努力活下去.第二點,你怎麼就知道,我不能治好他?就因為那一百萬?剛才你也看到了,我沒打算收那一百萬,在我眼里,他只是一個病人,我的職責是治好他.僅此而已."

葉子凌冷笑了起來.

現在,他的確很缺錢,但是,他絕對不是那種要錢比要命還要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