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老將軍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邊……"

老管家立刻在前面帶路.

"這里是老爺的房間,把老爺放床-上就行了."

老管家把門推開,對著葉子凌說道.

葉子凌見後,小心翼翼把老人放到了床-上,而後,再次拿出了金針,紮在了老人的人中脈上.

"藥來了."

老管家從一個櫃子里找出了一個瓶子來.

葉子凌拿過了瓶子後,臉上苦笑一聲,果然跟他所猜的一樣,這種藥來自俄國,二戰的時候很普遍,只是到了現代社會,這種藥成了禁藥.誰知.這里還能找到.

這足以說明一點,這個老頭不一般.

"拿水過來!"

"好!"

老管家馬上去倒水.

葉子凌在這個時候,將藥放進了老人嘴里,又接過了水,讓老人把藥吞了下去.

藥吞下去後,葉子凌再次借助金針的金黃光芒看去時,神奇的效果發生了,老人那麻痹的神經以及那緩慢的血液,如今再次活躍了起來.

此刻,他不得不說,這種禁藥的可怕以及它的神奇.

檢查一下老人,發現他已經無大礙後,葉子凌才將金針取回,手擦了下汗從床鋪邊站了起來.

"醫生,我家老爺沒事了?"

老管家擦了擦汗水也走了過來.

"已經無大礙,他這種情況,以後盡量別讓他一個人出去了."

葉子凌提醒一聲.

"唉!這都怪我啊!要不是我,老爺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陳古風沉歎了口氣,自責了起來.

老人的名字叫唐立國,抗戰時期,是一名有名的將軍.他將半輩子奉獻給了國家,戎馬一生.可在改革開放之後,因為受傷嚴重,不得不提前退休.

身為唐立國的衛兵,他也跟著退了出來.並且擔任起了唐立國家中的管家.

唐立國一生起起落落,他幾乎都跟在身邊,雖然他為老仆,可是實際上,他們如親兄弟一般.

而今天,陳古風原本陪唐立國出去走走的,哪知,陳古風老家一個親戚來了云城,他去接了下來.誰知,當他回來後,唐立國不在家.之後,就碰到了剛才那種事,還好有這個少年,要是沒有他,老爺一旦去了,那可怎麼辦?

"老人家,不必自責了.這個怪不了你."葉子凌安慰道.

"你也不必安慰我了,今天可多虧了你.沒有你,我真不知道怎麼辦!"陳古風還在自責中.

"老陳,醫生說的沒錯,這個不怪你."

這時,床鋪上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啊!老爺,你醒了."

陳古風一聽,立刻大驚,馬上朝著床鋪處走了過去,然後提起枕頭,讓唐立國靠在了床頭,讓他盡量舒服點.

"醒了,現在好多了.放心吧!我老唐沒那麼容易倒下.你去泡壺茶來吧!我跟醫生好好聊聊!"

唐立國這種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來的快,去的也快.剛才還要死不活的,可服了藥後,馬上跟沒事人一樣了.

"好的,老爺!"

陳古風馬上轉身離去.

"年輕人,你是一名針灸大師吧?果真是好本事,先用針灸制住了我的血液流動和神經,後刺人中,再用藥,如此一來,就激發我身體內的活性,讓我死里逃生."

唐立國看到了陳古風後,臉上露出了苦笑來.

"老人家過獎了!我可不是什麼針灸大師,只是對人體的穴道稍熟一點."

葉子凌笑了笑.

針灸?他到是看過這些書,可對針灸卻一竅不通.

"你也不必謙虛了,你能救我一命.相信你也看出了我身體內的情況吧?唉!年輕的時候沒有愛惜身體,現在老了,就舊疾纏身."唐立國搖了搖頭.

"其實,老人家的病不是沒得救."葉子凌忽然冒出了這一句話來.

唐立國一楞,"你有辦法?"

唐立國心中湧起了一股求生的欲望.

醫生說,繼續這麼下去,他不出一年就會死.也因此,讓他到處求醫,今天,他也是去見一位醫生.只是半路中發生了這種事情,才沒去成.

如今,葉子凌這句話,讓他眼前大亮.

"我沒有十足的把握,畢竟,你的舊疾拖了整整三四十年,如果將彈片取出,並且讓你戒掉那種藥,怕是要費很大的功夫."葉子凌有些無奈.

有金針在,他到可以在手術中保住唐立國的命,但是那種藥想要戒掉,卻比登天還要難.

"代價是什麼?"

唐立國神情堅定的問道.

"或許你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子凌回答道.

那種特殊藥物,就跟毒品一樣,就是年輕人都難以戒掉,更別說是一個老人了.而且這個老人的身體還那麼虛弱.

"你真有把握治好我的舊疾?"

唐立國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簡直是笑話,他老唐可是從真正戰場中走過來的人,彈片在他身體內藏了幾十年,他都沒吭一聲,還會在乎這些小傷小痛?

"那些彈片,我有把握取出來,並且保住你的性命.至于那種藥,我也沒把握是否能戒掉.畢竟,是否服用那種藥,是你的自由."

葉子凌並不敢撒謊.這可是關于性命的事,說錯了,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

"哈哈!好,好!那就這麼定了.只要你治好了我的舊疾,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唐立國大笑了起來.

眼前出現了一根救命繩索,唐立國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並不是他唐立國怕死,而是現在他不能死.

在他提早退出軍界之後,他利用了之前的關系,開始了經商.最後創下了唐氏集團,幾十年的發展,唐氏集團早已經是一個超級大規模的集團了.

集團下面的資金更是達到了足足十幾億之多.

要是,他還能多活幾年,在他的影響下,唐氏集團肯定能蒸蒸日上.

"爺爺……"

這時,門外響起了一個倉促的女人聲音,門很快被推開了.從門外跑進了一個戴著黑框眼睛,身穿一件黑色女士西裝,白色女襯衫,下面一條黑色緊身齊裙,下面一雙黑色高跟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