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病人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是不是不想要錢了?我告訴你,今天那位病人要是出了什麼事.你一分錢也別想拿到."

張順指著葉子凌的鼻子吼道.

葉子凌眼里露出了一絲失望,這種人做院長,也不知道是自己悲哀,還是這個醫院悲哀.他也沒解釋,直接把衣服脫了下來,然後,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抱起了箱子朝著財務走了去.

還有一個月的工資,他必須拿回來.

"葉子凌,你給老子滾,滾的遠遠的,以後別再回來了.什麼玩意,老子要你去做這個手術,是看得起你.媽的……"

張順在樓下叫嚷個不停.

剛進去,就出來了,這說明一點.手術失敗了,那個女人非死不可.

可是,這個女人的身份不簡單啊!她如果死了,那自己這個院長恐怕也會倒黴.

"氣死我了,簡直是氣死我了."

張順急的團團轉,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該怎麼向那個人交代啊!他的女兒現在死在了自己的醫院里,他會放過自己嗎?

"院長,院長……"

一名護士大驚失色的從手術室里面跑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陳小姐……"張順眼睛一瞪大,聲音顫了一下,老臉漲紅了起來.

"恩,是陳小姐!您還是快來吧!"

護士說完後,大步轉身朝著手術室里面跑了去.

張順的心徹底沉了下去,看來,陳小姐果然是不行了.

他帶著死了一般的心,向著手術室里面奔跑了去.

手術室的門被推開,他卻傻眼了,那個原本躺在手術床-上,即將要心髒衰竭死亡的女孩,這個時候坐了起來,連她自己都有種不相信的樣子,護士們更是一個個大驚失色的看著她.

這一切,也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會……"

張順有些糊塗了,手術不是還沒做嗎?

怎麼……陳小姐就醒了?難道,她這次心髒衰竭是短暫的?

"張叔叔!"

坐在手術台上的女孩微笑的喊了張順一聲.

"小潔,你沒事了?"張順老臉一紅,趕緊跑了過去問道.

"張叔叔,那個為我做手術的醫生呢?我要當面感謝他,是他救了我的命,我感覺……感覺身體好了很多,心髒不疼了,全身特別暢快."

陳潔激動的說道.

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舒服過,以前,因為心髒衰竭,她呼吸都有些疼痛,可現在,全身都那麼的輕松和舒坦.

"做手術的醫生?"

張順目光一呆,有人替她做手術嗎?

"是啊!我聽護士小姐說,替我做手術的醫生是一個年輕的男醫生,叫……叫葉子凌,葉醫生."

陳潔微笑的點頭.

"葉子凌?"

張順弄糊塗了.

葉子凌替她做了手術?可是,從進入手術室然後到離開,才不到三分鍾?這三分鍾里,葉子凌替她做了手術?

這葉子凌還是神仙不成?

"院長,葉醫生好厲害.你還不知道,他做手術根本沒動手術刀,就拿一根針在陳小姐身上紮了幾下,還說,替陳小姐疏通一下身體的血管,她就沒事了.好神奇啊!"

"太不可思議了,葉醫生好厲害!咱們醫院里,原來葉醫生隱藏的最深."

幾名護士笑呵呵了起來,當她們看到了陳潔醒來之後,她們才一個個恍然大悟.

"快,快去叫葉子凌給我過來,不,去請,請他過來."

張順一回過神來,立刻對著旁邊一名護士喊道.

他雖然不清楚這里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卻明白了一點,自己誤會葉子凌了.同時,太小看這個年輕的醫生了.

現在,把他趕走,簡直是對醫院的損失.

"喔喔!"

女護士一聽,立刻轉身就走.

"張叔叔,發生什麼事了?"

陳潔覺得有些不對勁.

"唉!是張叔叔糊塗啊!我以為那小子不願給你做手術,所以……把他給開除了……"張順哭著臉,一副自責的樣子.

"啊……"

陳潔驚了起來.

"小潔,你放心,張叔叔會把他找回來的."

話說完,張順轉身大步朝著外面跑了去.

"葉子凌?"

看著張順離去,陳潔嘴里念動著這個名字.

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來,對這個救命恩人,她非常期待見上一面.

葉子凌抱著箱子從醫院走了出來,然後走到了車站的站牌前,等待著公交車.

等了一會,公車到了,葉子凌背著箱子走上了公車.

到不是葉子凌非得要坐公車,而是對于現在的他來說,能省就省點吧!

現在失業了不說,甚至去財務結帳時,只發了他三千五百元.至于另外的兩千五……

說來也可笑,按照財務的人說,什麼稅啊!什麼保之類的都算進來.葉子凌也沒跟財務的人爭執了,現在自己辭職了,肯定也沒人替自己說話.

現在能拿多少算多少吧!

"啊……"

剛找個地方站著,車子即將要啟動時,一聲尖叫聲從公交車後方響起.

"死人了,死人了……"

尖叫聲下,馬上響起了一個高分貝的少女吶喊聲,很快,整輛車子都騷動了起來.公交車也馬上停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

公交車司機立即站了起來,對著後面喊道.

"快,快把門打開,快,我要下車."

"我要下車……"

車子里的騷動聲大聲嚷嚷的響起.

公交車司機只有將車門打開,大片的乘客蜂擁而起,朝著外面跑了出去.

幾乎幾個呼吸的時間,乘客都下了車,而且一個個站在外面看熱鬧,一個個指指點點,很快,車子里只剩下了公交車司機以及葉子凌.

葉子凌的神色馬上沉了下來,仔細看了過去,在最後排座位那里,坐著一個老頭,這個老頭看起來八十來歲的樣子,他手里的拐杖落到一旁,嘴巴張大,腦袋歪在旁邊,嘴里還流著涎水.

"真他媽的背……"

公交車司機怒罵一聲,馬上就要去搬那個老頭.

"別……別動他……"

葉子凌忽然大喊一聲,叫住了公交車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