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可思議的手術
g,更新快,無彈窗,!

莫非……昨天晚上是做夢了.

可那個包包還在,那個木盒子也還在?這像做夢嗎?

難道那個女人昨天晚上來了自己家?然後那走了針?

葉子凌只有這麼想了,除了這個理由,他還真找不出另外的理由.只是,他不懂的是,自己手指上的傷口,還有桌子上的血,到底哪去了?

"丟了也好,反正也是不乾淨的東西."

葉子凌甩了下腦袋,昨天晚上所發生的,讓他有些不安,現在那枚針不見了,也許是好事.

收拾了下情緒,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這才朝著外面行走了去.

來到了云城人民醫院時,醫院里的護士看到了他後,還是尊敬的稱一聲葉醫生,可她們完全不知,葉子凌已經被解雇了.

葉子凌搖頭一笑,朝著自己辦公室里面行走了去.

"唐醫生?快去叫唐醫生,院里來了一個特殊病人,馬上要手術,快,快去叫唐醫生."

"院長,唐醫生今天去米國了,早上八點的飛機."

"什麼?唐醫生不在?那可怎麼辦?那可怎麼辦啊?"

葉子凌剛抱著一個箱子從辦公室里面走了出來,就聽到了走廊上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老院長和幾名護士非常焦急的說話.

"葉子凌?"

院長張順正急的要跳牆時,卻剛好看到了葉子凌抱著一個紙箱從他的辦公室里面走了出來.

"院長,找我有事嗎?"

葉子凌停了下來問道.

"現在醫院來了一個特殊病人,快,快換上衣服,馬上手術."張順一臉嚴肅道.

做這種手術的,在醫院里就兩名主刀醫生,一名是唐醫生,一名是葉子凌.現在唐醫生不在了,那麼只有葉子凌了.

雖然,葉子凌前幾次手術都出了差錯,可這次不同了.如果不做的話,那麼病人肯定就死定了.

"院長,我已經不是醫院的人了."

葉子凌苦笑道.

貌似,他也沒有這個必要為醫院干這種活了.

"現在事在人為,你不做也得做.就當離職前,最後一次手術,無論成功失敗,都算在我身上."

張順眼中充滿著一絲哀求,"你放心,只要手術成功了.我會多發你一千塊錢的工資."

葉子凌一個月的工資才六千,這忽然多一千,可不是小數目.

"那好吧!"

葉子凌到不是為了一千塊錢,而是為了救人.

醫生的職責就是為了救人,要他見死不救,葉子凌真的做不到.

"趕緊換衣服!"

張順吩咐一聲.

葉子凌把箱子搬回了辦公室,然後換上了一身醫生的衣服,快步朝著手術室里面跑了去.

葉子凌這次手術的病人是一名二十三歲的女人,這個女人因為先天性心髒衰竭,按照診斷,活不過三十歲,而這一次,女人遭受嚴重的打擊,導致了心髒加快衰竭,所以,必須要盡快手術,否則的話活不過今日.

葉子凌來到了手術室時,女人已經被搬到了手術台了,護士們正在忙碌個不停.

"奇怪?"

葉子凌靠近了這個在手術台上的女人時,他發現一件不可思議的是,在他眼前出現了一片金黃的光芒,光芒籠罩著手術台上的女人,甚至,她的身體內髒,她的身體各個部位都放入在了眼里.

隨後,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的手指上,也就是昨天晚上自己被刺到的那根手指處,居然慢慢伸出了一根細小金黃的針出來.

"……"

葉子凌差點叫了出來.

那根針沒有丟,而是融進了自己身體內.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簡直跟神話一樣?

可緊接著,一些奇怪的意識出現在了葉子凌的腦海中.

"天生心髒衰竭?其原因是……心髒血管堵塞?若要將其血管疏通,必須要將天突,云門,檀中三穴同時打開."

葉子凌嘴里喃喃的說著.

隨後,他看到金黃光芒籠罩下的女子身上還出現了幾個血紅的點點,這幾個血紅的點點正是那幾個穴道所在.

葉子凌雖然覺得眼前出現的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眼前這個病人心髒衰竭到了極至,如果不當死馬醫,就算做再大的手術也是死路一條.

于是,葉子凌將手指上那根細小的金黃針朝著她的那幾個穴道紮了下去,針被紮下去,女人身體上那血紅點點的穴道點也消失不見.

最後一個穴道被紮穿後,葉子凌居然親眼看到這個女人的那些血管徹底被疏通了,那衰竭的心髒馬上擁有了活力.

"太不可思議了?"

葉子凌眼前大亮.

紮幾針,卻治療幾十年都救不好的惡疾,這簡直是奇跡.

這針到底是什麼來曆?這也太神奇了.

"葉醫生,你剛才在做什麼?"

旁邊的護士將一瓶輸液瓶拿了過來,好奇的問道.

"她的心髒衰竭,取決于血管堵塞,我順便替她的血管疏通一下."葉子凌擦了擦鼻子笑道.

他的這些話,說的護士有些莫名其妙.

"葉醫生,可以手術了,手術刀已經消過毒了."

另一個護士手術刀走了過來.

"手術已經做完了."

葉子凌卻丟下了這一句話,朝著手術室外面就走.

護士們一個個都傻眼了?

剛准備好手術用的東西,他就說手術做完了?這個人有病吧?難道真跟其他醫生傳的那樣,這就是一個白癡?在手術中經常出錯的那種?

"你們快看,心跳恢複正常了,恢複正常了."

葉子凌將手術室的門推開時,一名負責儀器台的護士一聲驚訝的叫聲打斷了其他的護士們.護士們一個個朝著儀器台看去,當她們看清楚儀器台上那正常的頻率後,都顯得莫名其妙了起來.

分明就還沒做手術,葉子凌就拿一根針在病人身上紮幾下,病人的心條就恢複正常了.

"葉子凌,你怎麼出來了?"

葉子凌剛走出了手術室,就看到了張順滿臉怒火的跑了過來,對著葉子凌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