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奇的針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子凌,你說說看,你這個月出了幾次差錯了?你說啊!幾次了?其他的行業也就算了,錯了,可以改!可是我們不行啊!我們是醫生,在手術中,一旦出了差錯,就會讓病人喪命.現在……我以院長的身份宣布,你被正式開除了,明天不要來上班了……"

熱鬧喧嘩的大街上,葉子凌提著公文包,一個人抽著煙走在了街道上.腦海中依然在回想著院長對自己的這句話.

"這或許是命吧!"

葉子凌苦笑一聲.

現在,他算是心灰意冷了.

他本是華夏最著名的醫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一腔熱血,一心向上.曾今更是想過做一名最偉大的醫生.

在畢業後,分配到云城人民醫院,並且在醫院里遇到了她.很快,他們兩人相戀了,這場戀愛一談就是整整三年.

可就在一個月前,她主動提出了分手.分手的原因很簡單,她不想呆在醫院一輩子,更不想為了房子,為了車子而拼搏一輩子.

丟完這些話後,她鑽進了一輛寶馬車內,永遠消失在了葉子凌的眼前.

面對則重重打擊,身為內科的主刀醫生,葉子凌卻在手術中連連出錯,如果不是另一位主刀醫生發現的及時,病人已經被他給治死了.

所以,就在今日,院長正式宣布,解雇他.

"天高任鳥飛,也是我開始新的一段生活了."

葉子凌將煙蒂丟在了地上,自我安慰一聲.

"蓬!"

葉子凌走到了自己租的那間房子樓下的垃圾堆放處時,腳被撩了一下,而且身體朝著前面趴了下去,身體被直直的趴在了地上,手中的手提包被滾落到了一旁.

"媽的……"

葉子凌有種罵人的沖動,剛被開除,現在又遇到了這種倒黴事.

可就在他即將要罵人的一刻,腦袋轉過去一看,卻發現在垃圾堆房處坐著一個滿身是血的女人,女人身穿一件黑色的衣服,頭發披散,臉色煞白,剛才正是她的腳把自己撩倒了.如今,正氣喘籲籲,狠狠的看著自己.

"那個女人就在附近,一定要抓住她."

"不能讓她跑了,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找……"

葉子凌剛回過神來,就聽到街道另一頭,響起了一個個焦急的男人聲音,一群黑色西裝的男子,正在到處翻找著什麼.

葉子凌並不傻,聽到那些聲音,又看到眼前這個女人,傻瓜都知道對方找的是誰.

就在葉子凌要起身離開時,女人立即用一只手捂住了葉子凌的嘴巴,兩人一起躲在了紙箱處.

"只要你不說話,我不會傷害你!"

女人如毒蛇一般,狠狠的說道.

葉子凌的脖子被捏住,哪還敢啊!敢情那些黑衣人不是簡單人物,這個女人也不是.

過了不久,那些黑色西裝的男子沒有找到什麼後,也朝著街道另一頭走了去.女人見後,才松了口氣,然後把手松開.

"小姐,你受傷了……"

葉子凌忐忑的說道.

從樣子來看,這個女人傷的不輕.

"不關你的事!記住,就當什麼都沒看見,否則,你死定了."女人冷酷的提醒葉子凌一聲.

說完後,女人眼見四周沒人,她快速提起了她的黑色包包,朝著黑暗的街道另一頭跑了去.

"傻瓜才到處亂說."

葉子凌來了一個冷戰,他趕緊站起身來,也提起了自己的手提包朝著家里走去.

這些人分明就是不是簡單的人物,招惹進去,那是找死.

雖然,失戀了,失業了.可葉子凌可不想死在這.

回到了家中,葉子凌才松了口氣,還好那個女人沒有再出現,那些黑衣人也沒有出現了.

將家里的燈光開啟後,葉子凌跑進了浴室中,洗了一個澡,這才壓了壓驚,回到了房間里.

"恩?"

回到了房間里,葉子凌習慣性的將公文包一打開,可里面並不是自己的那些文件,而是……一個黑木制的盒子.

"難道……"

葉子凌這才想起,那個女人的包包和自己的包包一模一樣,當時自己的包包掉到地上,難道被那個女人拿走了.

不過,葉子凌很快又好奇了起來.

那個女人到底是拿著什麼東西被那些男人追殺?

想到這,帶著好奇心下的他,將那個盒子拿了出來,又慢慢將盒子打開.

盒子被打開,在盒子內居然是一根針,一根金黃色的針,這根針擁有手指那麼長,非常的細,甚至還散發著金黃光芒.

"黃金制造的?"

葉子凌大吃一驚,手在潛意識下,將針慢慢拿起.

"啊……"

也不知道是針太鋒利了,還是葉子凌不小心,他的手指剛接觸,那根針居然紮破了他的手指,那鮮血如水一樣噴了出去.鮮血很快將那根金黃的針給染紅了.

"這……這……"

葉子凌是一名內科醫生,根本就不暈血,但是,這個時候,看到了自己的血不斷的噴出,頭腦居然一陣眩暈了起來,然後眼睛發黑,就這麼倒在了桌子上.

"滴滴滴!"

葉子凌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長時間,等到了他睜開眼睛時,天已經亮了,而且吵醒他的,正是手機的鈴聲.

他帶著模糊的睡眼,抬起了腦袋接通了電話.

"喂!"

葉子凌應了一聲.

"葉子凌,趕緊收拾你辦公室里面的東西滾蛋,否則,我就叫清潔工了."

電話里傳來了一個憤怒的男人聲音.

說完話,電話立即掛掉.

葉子凌撇了撇嘴,剛才這電話里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沒心沒肺的院長.

"罷了,反正也要去醫院結算一下工資."

葉子凌甩了甩腦袋,伸了一個懶腰才從桌子上起來.

但是,他起來的一刻,奇跡的一幕發生了.

昨天晚上那根金黃的針不見了,甚至……連桌子上的血也不見了,至于自己的手指,就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怪事!"

葉子凌感覺這一切就跟做夢一樣.

他自己找了一下桌子還有床頭乃至屋內屋外,都沒有發現那根針,當然,自己的手指也沒有半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