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約定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如果三條路都不選呢?!"

這三條路不論哪條路都是死路,一命抵一命,不行,我跪下當狗,必然是羞辱了我,在殺了我,這點事我還是看得出來的.

至于第三條,我還沒有強大到這個地步,不可能殺了他們所有人.

笑呵呵的就說,"小孫是你的人,我殺了,你出頭,合情合理,但小孫要搶我的女人,我不能不管,而且就算當時我不出手,他也會對手下我,我只不過是先下手為強而已,至于他,其實不就是給你賺取積分的手下嗎?你開個價,就但我莽撞了,買小孫的一條命."

在那依然不卑不亢的看著血手章魚.

"對,是人終歸有價,你把我倆殺了,也沒有意義啊,大家都是已經死了一次的人,到了這里,就都活明白了,開個價吧."

柳葉撩撥著紅發,也開了口.

"還想和我談價錢?!"

血手章魚不打麻將了,一張胖子笑哈哈的臉,站起身,扭了扭肥大的肚子,說道:"我想要積分,有的是,隨手可得,為什麼要你倆的,你倆臉大啊?還有,大胸妞,你錯了,我不會殺你倆,我會殺了他,然後喂狗,至于你,哼哼,我會讓你爽翻天,你會一個個的伺候我的兄弟們,最後我還會饒你一條小命,因為這事和你無關."

一揮手,就要讓他的人動手了.

不再和我們閑扯,"你們敢自動送上門,就要想到這個結果,任命吧."

圍了過來!

"且慢!"

柳葉起身婀娜的身軀一扭動的說道:"不要著急,不至于如此,你殺了他,我就會拼命,你也不會得到我的,你想要的話,隨時可以."

魅惑的一笑,想用肉體把這件事解決了.

"哎呀,是嗎?那先給章魚哥我打個嘴炮,試試活,如果好的話,沒准我真饒了這個小白臉."

肥大的身軀就要解開褲子.

柳葉媚眼一眨的撩撥這長發,居然真要過去跪下給他口.

我一把攔住了,"不要."站起身,走到前面說,"一人做事一人當,這事是我做的,我自己扛,你開個價,不管什麼價,我給就是了,你也別在這玩這套,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如果想殺我,早就殺了."

其實我已經有些沒底了.

沒想到,小孫在這個血手章魚的眼中這麼重要,恐怕就是拿我祭旗吧,讓手下人更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麻煩了.

"還裝逼."

血手章魚眉宇間厭惡我了,冷笑著說道:"草你媽,讓你的妞給我口不行是吧,王八蛋,給你臉了,操,上,把他的牙都給我打掉,老子讓它給我口."

"嗡!"的一聲.

我早有准備,拿出了激光劍,要擒賊先擒王,擒了血手章魚這個胖子在說,柳葉也拿出了魔杖,准備出手.

可結果卻是,低估了血手章魚的厲害.

"敢和我動手,還想偷襲,找死!"

血手章魚的雙腳瞬間變成了八爪魚的觸角,猩紅的一甩動,直接把我和柳葉打翻在地,完全出乎了我倆的預料.

"不調查清楚我的實力,就敢來,真是白癡."

血手章魚的身體開始變大,身體也變成了紅色,章魚的觸角揮動著,居然是擁有獸身的人,耀武揚威的想用觸角把我們控制住,"我今天要讓你倆一起爽,奶奶的,我的觸角塞進你們皮眼里,什麼滋味,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那些手下全都哈哈笑著,在那看熱鬧,"章魚哥,今天可是雙飛啊,開葷了."

"讓你們見識見識,章魚哥的厲害."

哈哈大笑,都在那看熱鬧.

"去你媽的."

這就一王八蛋,變態,我拿起激光劍揮舞著喊道:"柳葉你沖出去,快跑,我和這小子拼了."

"就你,配合我拼."

章魚哥觸角揮舞著就要攻擊過來.

我和柳葉似乎在劫難逃了,懊悔不已,不該來啊.

結果這時,突然,外面,飛進來兩個人,一身筆挺的西裝,拿著十字架長劍,身材高大的,一看就是西方人.

"你們在做什麼."

大搖大擺的走進來後,看著這個場面,二人一愣,"章魚?你有事?"眉頭一緊.

"二位大使怎麼來了."

血手章魚懵了,瞬間變成了人,笑呵呵的卑躬屈膝的說道:"有點小事,一會兒就好,二位大使里面請,我辦完了事,就去找你們."

一使眼色,讓人帶走.

這二位不是旁人,正是我和高恩雅躲雨時遇到的那兩個吸血鬼,我記得他們好像在找昆汀夫人,怎麼跑這來了.

一想明白了,他們在亞馬遜雨林里沒有找到昆汀夫人,應該是想讓血手章魚幫忙吧,血手章魚是地頭蛇,很有可能.

而且這兩位身份尊貴,血手章魚在他們面前好像矮了一頭一樣.

我感覺機會來了,老天不亡我啊,連連喊道:"朋友,朋友,幫忙啊,你們忘了我了,咱們認識啊."

大聲呼喊,讓那兩個吸血鬼看過來.

二人轉身就想走,聽我一喊,還真回頭一看,眉頭緊鎖的第一眼沒認出來.

我繼續喊道:"大雨,破舊的房屋里,咱們見過的."收起了激光劍,"你們忘記了嗎?"

"哦,想起來了,是你啊,小朋友."

二人停下了腳步,笑了,還看了看柳葉,"你身邊的女伴到是換了,上次不是她."

"你小子豔福倒是不淺,女友都很漂亮啊,身材都很婀娜啊."

哈哈一笑,還開了句玩笑.

上次在破舊的房屋內相遇,就看的出,二人人品不錯,感覺是有救了.

"你們認識?!"

血手章魚懵了,已經要得手了,卻是突然冒出這麼一件事來,直撓頭,"沒什麼事,他殺了我一個朋友而已."

還聳了聳肩,"我得為我的朋友報仇啊."

"你殺了他的朋友?!"

兩個吸血鬼不想管,殺人就得付出代價啊,詢問我,"你把事情說一下,咱們有一面之緣,我們不會讓你白白送死,但如果該死,那就沒辦法了."

"是這樣的."

我就把和小孫的事情講了一下,"他先見色起意,我也是被逼無奈,我說了,我會做出補償,什麼補償都可以,血手章魚卻非要殺了我們,這件事就是他們不對在先,當然,我殺人也不對,可也算是無奈之舉啊."

"這樣啊."

二人互相一看,說不清楚了,就看了看血手章魚,"你的那個朋友想霸占人家的女人,人家反抗也屬于應該,但直接殺了,也不對,這樣,給我們個面子,懲罰一下得了,不至于出人命."

沖我一笑.

要救我,給足了面子.

"這???????"

血手章魚遲疑了,剛才已經撕破了臉,這時卻突然要放了,咋舌的說道:"我把他們放了,我的手下怎麼看啊,這件事不是他說的那樣,我的朋友已經放棄了,是他偷襲的,他必須得死."

"已經死了一個人了,沒必要再死人,你知道我的性格,就這樣把."

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提個條件,讓他去做,就也行了,你們中國人不是說,殺人不過頭點地嗎?何必趕盡殺絕呢."

"再者,讓我們遇上了,我們又有過一面之緣,我感覺這就是上帝的安排,不讓他去死."

"??????"

血手章魚不好不賣這個面子,這兩個吸血鬼背後好像是什麼血皇,必然超乎想象的存在,得罪不起,就咬牙認了,"行啊,算他倆命大,這樣,你們去給我找十個古碑,咱們的帳就一筆勾銷,要不然,嘿嘿,你們必須死."

"古碑?!"

我,柳葉一對視不知道啊.

其中一個吸血鬼笑了,"亞馬遜里有很多古老的部落,部落里面會供奉這一些石碑,就是古碑,可以獲得某種上天賜下來的能力,去找吧,雨林里還是很多的."

揮了揮手,那意思是我們可以走了.

這二位絕對的中國通,笑吱吱的還聳了聳肩.

對于揮揮手就能救人的事,他們還是很自豪的.

"多謝,多謝."

我,柳葉如釋重負,感激不盡,"二位救命之恩,我梁晨記下了,有生之年一定會報答你們."

"不用,誰叫你我有一面之緣又讓我們遇上了呢."

呵呵的笑.

他倆身份必然也很尊貴,對于這種事也不怎麼看種,樂呵呵的完全沒當回事,"走吧,走把,章魚還是很守信用的,對把."

"對,只要你們一個月內把十個古碑給我送來,我就不難為你們了."

撇了撇嘴,郁悶的咬牙切齒.

又增加了時限,一個月.

所幸,保住一條小命,就笑了,"我們一定會把十個古碑給你送來的,放心."在次對著兩個吸血鬼一拱手,就走了.

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