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血手章魚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件事我想的太簡單了,血手章魚既然送出了信,想找我就方便了,他讓人跟蹤貓頭鷹就是了,所以在我們繼續高高興興的喝酒,慶祝時.

草叢外圍已經有人看到了這一切,去稟報了.

柳葉比較謹慎,能力也高,瞬間就意識到了,"外邊有人,有人,那邊."舉起了魔杖追擊了過去,但太遠,對方騎著坐騎呢,一溜煙的跑著就不見了.

"你看走眼了把,有可能就是路過的打獵者,別亂想了."

喝上了酒,興致又上來了,把剛才不愉快的事就忘記了,招呼著柳葉,"來啊,繼續喝,別管了."

"不對,那些人明明就是藏在那里的,這里面一定有事."

"能有什麼事啊."

大大咧咧的主要是我們的團隊現在很強,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里.

"就那個血手章魚啊,這才幾分鍾的事,忘了."

柳葉瞪大了眼睛哼了我一下,"這種人敢留下名,敢說來找你,就說明人家不是白給的,這片雨林里高手眾多,不得不小心啊."

這話對.

我第一天來就遇上了什麼天團,都是高手,不得不防,可我感覺小孫這樣的人不至于有人會死切擺列的幫忙,還是有些大條,"要不,派人去打聽打聽."

"行啊,我看這樣靠譜."

柳葉想了想,說道:"我在這一帶認識幾個人,這樣,小強,你跟和我走一趟,咱們去問問,你們啊,也別喝了,這件事了解了再說."

"嗯,柳葉姐,我陪你去."

曾小強拽來了兩個翼龍,二人騎著走了.

我們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內心也有些沒譜.

"真是倒黴啊,剛過完團隊合並任務,就又來事了,他媽的郁悶,郁悶."

把一瓶酒扔向了草叢里,啐了一口吐沫道:"行了,大家隨便吃點,等著柳葉的消息吧."

"嗯,嗯."

無人在去慶祝了,隨便吃了一點,,就收拾了起來.

"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剛才就是隨便說了說,不是特別清楚,袁蕊過來詢問.

我就把小孫的事說了一下,"這小子該死,見色起意,我當時不殺了他,現在就是他找我麻煩了."

哼了一聲.

蒙田咬牙道:"這事是因為救我,奶奶的,敢來,我弄死他們,什麼血手章魚,誰都不好使."

拿著自己的雙刀,來者不拒.

"對,咱們這麼多人,還怕他們,不怕,和他們拼了."

高恩雅,阿依蓮比較性子直,直接開口說道:"大不了和他們血戰到底."

"嗯,嗯."

李美妍,金莎朗都跟著點頭,萬眾一心.

"不至于,不至于,小孫這種人就是個給別人賺錢的,咱們殺了他,留下了名字,那個血手章魚肯定琢磨沒了搖錢樹,又沒了面子,才這樣的,不用如此,不用."

我樂呵呵的還說呢,"都去休息休息,柳葉辦事穩重,一定能打探到消息呢."

"可???????"

大家說的嘴硬,但都是懸著的一顆心不知往哪放,主要是,情況就是這麼情況,我們在明,人家在暗.

很不好處理啊.

不可能放心的下.

我們依然算是新手呢,對這個系統不了解,甚至對亞馬遜雨林都不了解,便歎了口氣,"那就一起等等吧."

"嗯,嗯."

在院子里什麼都不做了,一起等待著柳葉打探消息回來.

這時還鬧出了一點不協調,高恩雅擔心我心切,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懷里,雙臂抱住了我的脖子,嬌滴滴的說,"歐巴,你不用擔心."

撒嬌似的寬慰我.

這一下,袁蕊驚了,立刻過來推開了高恩雅,"你干什麼啊,這是我男朋友,你想干什麼啊."

發了火.

早就知道我和三個韓國妞有些曖昧,現在好了,直接現場就來了.

袁蕊的脾氣還受了.

"你干什麼啊,怎麼還打人了."

金莎朗過去扶住了高恩雅,二人一愣一愣的,"你,你什麼意思啊,怎麼了,我倆也是梁晨的女朋友,怎麼了."

"歐尼桑."

阿依蓮又不高興了.

這一下,蒙田,老錢都驚訝的看向了我,感覺到了這里面有事,"我倆去給翼龍喂喂糧食,你們先聊,你們先聊."

咽著口水,走了.

"女人是老虎啊."

我歎了口氣,頭都大了,"行了,行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這個人是個花心大蘿蔔,是個陳世美,是個王八蛋,行了把."

就差作揖求饒了.

原本以為高恩雅,金莎朗還是比較走心的,不會添亂,可這一下,麻煩還是出了.

"梁晨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什麼叫也是,你,你小子,都做了什麼啊."

袁蕊過來就要恰我的耳朵.

"你不許傷害歐尼桑."

"喀嗤!"一聲,阿依蓮拔出了刀,一副要打架的意思.

"梁晨."

袁蕊怒了,跺腳了,眼眶里濕潤了.

"趕緊把刀收起來,阿依蓮,別添亂."

哼哧了一聲,我也無奈了,歎氣道:"我都說了,都是我的錯,是我,是我花心大蘿蔔,怪我."

反正就是承認錯誤,其他的不想了,該來的早晚會來,我也沒有辦法,

"王八蛋."

袁蕊狠狠的砸了我一下,走了,"嗚!""嗚!"哭著,跑去了房間里,接受不了.

"日了."

歎氣的只好追了過去.

看著高恩雅,金莎朗,阿依蓮還有李美妍,無奈了,"你們在這等柳葉的消息吧,我去去就回."

"歐巴!"

"歐尼桑."

她們還有些生氣.

我連連揮手,追了過去,在房間里面抱住了袁蕊,說道:"你想干什麼啊,這都你死我活的要出事了,你還想這些干什麼啊."

"王八蛋,大色狼,我上學時怎麼就沒發現啊,你,你就是個花心大蘿蔔,你,你當兵這麼久就沒接受思想教育啊,王八蛋,王八蛋."

狠狠的掐我打我.

我歎道:"當兵三年,母豬賽貂蟬啊,我當了五年的兵,忍不住啊."苦笑不得的說道:"但,我可以保證,我最愛的永遠都是你."

"滾,什麼叫最愛,你還想三妻四妾讓我們都跟你啊,滾滾滾."

使勁推我.

我無奈了,只得又抱住了她,就是緊緊的抱著,什麼都不說了.

袁蕊嗚嗚的哭著,哭著,捶打我,"你想讓我怎麼樣啊,你,你怎麼這麼討厭啊,太壞了,太壞了."

一個勁的鬧.

我也理解,誰先把自己心愛的人分享啊,那是不可能的.

袁蕊不是金莎朗,高恩雅她們,用身體綁住我,也不是阿依蓮,稀里糊塗的就到了這一步,我們倆是高中同學,是青梅竹馬啊.

"我錯了."

"那你和她們斷交,和她們永遠不在來往了."

"這??????"

我無語了,低下了頭.

"你就是個王八蛋."

推開了我,走了,跑去了自己房間.

這一下我連怎麼勸說都不知道了,真是郁悶啊,只得在那駐足的發呆了,沒想會經曆這一切,歎氣,還是歎氣.

"歐尼桑."

阿依蓮羞答答的走了過來,看了看我,明白了,"你,你去和她說,你只會愛她一個人,我們,我們不會在招惹她了."

"可,可太委屈你們了."

必然是高恩雅,金莎朗讓過來說的.

可這樣能行嗎?

我歎了口氣,"行啊,先穩定住她在說,只能先對不住你們了."走向了她的房門,推開房門說,"我以後絕對不會去招惹她們,一心一意的對你,行了把."

"你,你說話算數."

她坑吃著,梨花帶雨的翹著我,哭紅了眼,激動的胸前都抽搐了.

"我說話算數,一定算數."

無奈的抱住了她,"這下你放心了吧."

"我,我不信."

又推開了我.

"我日了."

暴走了,"那你他媽的怎麼才信,我他媽的出生入死,過了今天沒明天,你以為我想啊,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啊."

"你,你凶我."

袁蕊又要掐我耳朵,我一把推開了,"一邊去."走了,愛怎麼怎麼地吧,胡攪蠻纏,懶得在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