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麻煩上門
g,更新快,無彈窗,!

翼龍速度非常快,我們騎著翼龍在空中飛翔著,在亞馬遜的雨林里穿梭,還讓我想到了在生化廢都里面的情景,汽車,飆車,大樓林立的摩登都市,鄉間小路的小鎮,各種生化物突襲.

像是末世生存.

在這里,騎著翼龍,生活在亞馬遜雨林里,又像是無法想象的侏羅紀世界,我們是騎龍的勇士.

還有我們前面的荒島求生,怎能不讓人浮想聯翩呢.

這個系統太厲害了.

對了,我們離開這里就可以去真的侏羅紀了,變成二等公民了,必然會更加的精彩吧,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對未來充滿了無限的向往啊.

高興不已.

主要是世界的突然轉換讓人不得不這麼想,"有機會了,一定要多去幾個世界,這個系統能滿足所有人的願望,就說明,肯定有更多的世界啊."

拿定了主意,也是越來越喜歡這里.

這時,李美妍,高恩雅,金莎朗飛著靠了過來,媚眼亂眨笑呵呵的說道:"歐巴,我們現在是一個團隊的人了,太好了."

"是啊,我們永遠在一起."

"嗯,嗯,在也不分開了,這種感覺正好."

眉飛色舞的在那甜甜的笑.

我卻突然一陣惡寒,袁蕊知道怎麼辦啊,壞菜啊,自己還想什麼未來呢,誰曾想到,沒未來了,上來就是這個,歎了口氣,"對,對."

敷衍了一句.

韓國的三個妞沒多想,繼續嘻嘻哈哈的笑了.

柳葉看出來了,湊過來說道:"我本沒資格說你,但你把她們三個帶入咱們的隊伍里,絕對比一個艾靜更嚇人,你那個初戀女友,不吃了你才怪."

"那我也不能因為她一個人,放棄整片森林吧."

我說完,都覺得自己不要臉了,連連撓頭,可又一想,我和金莎朗,高恩雅算是有了肌膚之親,可和袁蕊頂多親親摸摸,雖然我的心里對袁蕊有一些特殊情愫.

可男人嘛,誰不色,誰不想三妻六妾,如果說不想,那是吹牛逼,那就是反人性.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在這里得到了身份的最大體現,有機會了,不可能苦了自己,主要是也活明白了.

在這里,就得率性而為,還藏著掖著的那活著還有什麼勁啊.

"你啊你,沒救啊,真替袁蕊傷心,你走的那幾日,袁蕊可是天天著急不已,就差以淚洗面了."

柳葉拽著翼龍飛去了前面.

這一席話又讓我很無奈,袁蕊對自己不錯,自己太無恥了把.

反正就是抱著這樣亂七八糟的想法,回到了我們的大本營,依山傍水的我們一飛過去,下面的曾小強,老錢,還有袁蕊就連連揮手,"他們回來了,他們回來了."

歡迎我們.

"嘎!""嘎!"叫著,翼龍落了下來.

"成功了嗎?"

曾小強第一個過來詢問,一天半對于他們來說,眨眼即逝,到沒其他感覺.

我點了點頭,"這麼多人出馬,能不成功嗎?嘿嘿,咱們啊,團隊壯大了,這就是咱們以後的成員了."

一揮手的在一片草原之上,我們團隊站在那里,初現成果啊.

蒙田,曾小強加上我都是陸地上的好手,柳葉是魔法師,老錢,高恩雅,金莎朗,李美妍是弓箭手,還有袁蕊這個道士.

遇到多半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了.

"太好了."

曾小強,老錢都哈哈笑.

袁蕊也笑了,"是啊,人多了,以後遇到問題也好解決了."卻是羞答答的走了過來,袁蕊長的也很漂亮.

一雙大長腿不輸給任何一個韓國妞,模樣自然是不差分毫,就是胸小了一些,當然,和這三個吃藥長大的小奶牛面前是差了一些.

可看起來更加的協調,眼神里轉動的對著我婉轉的淡淡一笑的說,"沒遇到什麼特別大的危險."

"還行."

我心里內疚的揉了揉她的臉,"你呢,這一天半在這,不錯吧."

"看家唄."

像是小兩口聊家常一樣,讓人暖暖的,還幫忙撣了撣我身上的灰塵,讓我心中的波浪一下子平靜了,感覺這樣也挺好.

伸手幫她攏了攏發燒,想起了一句話,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可,我已經和高恩雅,金莎朗發生了,讓我無助的直撓頭,就說,"我們去了一個地方,叫做生化廢都,據說是以上海為藍圖制作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時期的上海,反正很漂亮,有機會在執行這樣的任務了,你們一定要去啊,很有意思的."

"是嗎?梁老大你趕緊說說."

老錢,曾小強也好奇了,過來詢問.

"說說就說說."

三人沒去,阿依蓮也沒去,圍過來聽.我們就把我們每個人的經曆講了一下,搖頭歎道:"這個系統里面必然有很多世界,什麼樣子的世界都有啊,以後必然有機會的."

"嗯,嗯,聽你們這麼一說,好向往啊,下次我們一定要去."

亞馬遜雨林很有意思,但外面的小世界肯定更有意思.

袁蕊則是對二等公民,侏羅紀這件事好奇了,詢問,"晨,怎麼才能成為二等公民啊,二等公民上頭,必然還有一等公民了,你就沒問問."

"我想問了,但當時情況危急,誰也說不好啊,就也錯過了."

我呵呵笑著想了想,"我想,以後必然會有機會的,放心,咱們這個團隊這麼厲害,一定能成為二等公民,甚至一等公民."

"沒錯,沒錯."

蒙田哈哈大笑,還說呢,"慶祝咱們的團隊今日正式成型,咱們喝一杯怎麼樣,奶奶的,在那個生化廢都,我們過的過的就是過街老鼠的日子,太難受了,還是回來爽快."

"對,對,喝一杯."

大家又張羅起來,要好好慶祝一番.

互相一看,都是這個意思,反正任務剛完,也沒什麼事情可做呢,呵呵笑著就道:"對,對,對,柳葉把酒拿出來吧,今天先休息休息,喝酒,痛快痛快."

在從生化廢都退出來那一刻,還出了點差之,驚出了一身冷汗,此時是該回回神不著急.

"行,你是團長,你說了算."

柳葉去安排了,李美妍,金莎朗,高恩雅很會來事,回來後就沒騷擾過,扭著屁股,去幫忙.

阿依蓮咯咯笑著反而湊了過來,說,"歐尼桑,你在和我說說,我想聽."

"嗯,嗯."

揉了揉她的頭,准備開口.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只貓頭鷹飛向了我們的方向,還是一只白頭貓頭鷹,非常漂亮,而且大,好像一只老鷹一樣,飛起來速度不快,卻很穩.

也不叫,在我愣神一樣的注視下,飛到我們頭頂,居然落在了我們的院子里,扔下了一封信,"嘎!""嘎!"一叫又飛走了.

"什麼情況?!"

大家都愣住了,送信?貓頭鷹送信?給誰的啊,系統分配任務可不是這樣的.

"我去看看."

阿依蓮腿腳快,撿了起來,撕開後是漢字就遞給了我,"歐尼桑好像是寫給你的."

"是嗎?"

我一看還真是寫著梁風收呢.

一打開,字跡很簡單,"你殺了小孫,以為就沒事了,還留下了名字,哼哼,怕我找不到你是誰啊,小孫是我的手下,我要你血債血償,如果想了結這件事,就來找我,如果讓我找你,就是死,記住我的名字,血手章魚."

"血手章魚?!"

倒吸了一口涼氣.

也才想起,我殺了小孫,還因為煙花的事留下了名字,必然是有了名字,商店那里就可以讓貓頭鷹送信,這下咋舌了.

"麻煩上門啊."

在那撓了撓頭.

"什麼情況啊."

曾小強搶了過去看了看,"什麼玩意啊,什麼血手章魚啊,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看看."

大家分頭傳閱,高恩雅幾人知道,過來問我,"是那個小孫的事啊!這可怎麼辦啊."沒了主意,小孫這種人居然真的有人幫他出頭,到是出乎了我的預料.

至于這血手章魚到底是什麼人,就鬧不清楚了,便說,"不怕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繼續喝酒,哼哼,我還就不信了,他能找到這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