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一夜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多了,柳葉,李美妍,蒙田散落再其他地方,也該睡去了.

高恩雅受傷剛剛恢複,需要休息.

我,金莎朗這來來會胡的亂跑,各種各樣的亂事,也累了,就說道:"咱們趕緊休息吧,休息好了,明天才好找人,別在耽擱了."

"嗯,嗯."

就一張床,高恩雅睡著呢.

我和金莎朗一看,地面髒亂差的不好席地而眠,就說,"咱倆要不去其他樓層看看吧,."

"行啊."

我彎腰揉了揉高恩雅的頭,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記,"睡吧,明天一早我倆叫你."

"我,我沒什麼事了,你們放心吧."

微微有些虛弱的臉色依然有些白皙,卻是沒有內傷,甜甜一笑,自己躺下閉上了眼睛了.

"上面如果有一張床怎麼辦啊."

金莎朗抿嘴嬌羞的笑著,在那撩撥自己的長發,肯定還想著今天我倆兩次都沒成功的事呢.

屁股上的水跡可不都是口水,下面早就黃河泛濫了.

這時風平浪靜了,躲開了母體藍怪,也沒人打擾了.

該成了吧.

我著實有些累了,在她屁股上一拍,歎道:"有一張床,你睡."

"討厭."

小胳膊撩撥的在我胸前一打的,咯咯笑著,扭著屁股在我前面爬樓梯,這個門面鋪子,二層樓一樣有地方可以居住.

一張不大不小的床,我倆看著,還真是只有一張床了,我有些有心無力,金莎朗卻是蓮藕般的胳膊一下子環繞在了我的脖子上,美女蛇一樣的在我懷里滑動,"今晚,我必須吃掉你."

蜜吻的性感的嘴唇襲擊而來.

瞬時跌倒在了床上.

"我真怕在出事了."

長籲短歎,在夜色的照耀下,看著她,咽了咽口水,摸了摸她的發稍,嗅了嗅,笑呵呵的說道:"要不,睡吧,再出事真受不了了."

"不睡."

金莎朗嬌嫩的小手在我身前亂摸,摸來摸去的摸到了下面那物,忍不住一聲驚呼,"好大啊."咯咯笑著,揉搓兩下,就湊到我的耳邊說道:"我忍得住,不會讓恩雅聽見的,來吧,人家今晚真的想要了."

外面風平浪靜,好像是不會在出什麼事了.

扶著她纖細的腰肢,高聳的酥胸,翹挺的圓臀,還有她野性充滿魅惑的容貌,徹底忍不住了,"那就開始吧."

把她的頭按了下去.

一瞬間,她解開褲子,把那物送進了嘴里,包裹的感覺第二次了,讓我爽的差點繳械投降,立刻連忙忍住,笑呵呵的閉著眼享受著.

"歐巴."

金莎朗咬著嘴唇,一點點的服侍,卻是扭腰擺臀的想真正開始.

"把屁股對著我,我喜歡這個花樣."

"討厭."

她背對了過去,扶著我的雙腳,撅著屁股扭啊扭的,開始退去自己的衣服,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不成也得成了,不可能有人在打擾了.

結果,真是今晚不適合做這種事.

高恩雅咬著嘴唇突然爬了上來,小巧的五官下,羞答答的看著這一切,邁著大長腿在那咬著嘴唇,嬌滴滴說道:"能不能算我一個啊,歐巴."

"絲!"

嚇我一跳.

咽著口水的看著金莎朗微微害羞的護著自己的身體,這一下,又笑了,"你不暈了就行."咯咯笑著招手.

"這種事促進血液循環,對我的傷有幫助的."

咯咯笑著,過來,蜜吻了我一下,我躺在那里,一瞬間就變成了兩個大美女,二女互相看著,把衣服退去了,赤身裸體的在河水里看過一次.

可這一次還是讓我魂牽夢繞的不能自拔.

"我的天啊."

金莎朗顯得略微豐滿一些,高恩雅顯得瘦,可屁股,胸卻也顯得大,尤其是屁股,肥嘟嘟的,圓滾滾的,扭動著,像是個歐美妞的身材.

逆天,極品,絕對的尤物.

一下子擁入我的懷里,小舌頭亂舔的說道:"把那天沒辦成的事,辦成吧."嬌羞的笑著,婀娜的身體在我懷里如一條美女蛇一樣,纏繞,滑動.

"歐巴."

金莎朗同樣是一條美女蛇,野性的一樣跑過來爭功,徹徹底底的讓我迷失了,"我,我這輩子都不要離開這個游戲了."

兩只手感覺都不夠用了,摸索著,親吻著.

她倆也極盡旖旎之本能,小舌頭卷著跑到下面,爭搶那根棍子,你一口,我一口的,讓我看的血脈噴張,雙乳交融的又在我的雙腿上滑動,游走.

還把屁股撅過來,在那蠕動.

我大飽眼福,忍不住雙手在她倆圓滾,翹挺的屁股上揉搓,把玩,一個肥臀,一個圓臀的讓我看著,很快就受不了了.

"來把."

獸血沸騰的要起身.

"一夜的時間很長,歐巴,別著急."

"對呀,著什麼急啊."

咯咯笑著,互相一看,知道我這個人的喜好,突然起身,走到床邊,開始扭動身體的挑起了豔舞.

一個人跳,另一個人就摸索那火爆身材,在那若有若無的響著吟聲,還勾引的撅著屁股,到我旁邊,扭動的說道:"我倆的你最喜歡的誰的屁屁啊."

"這個,不好選."

一只手摸索著一個的讓我意亂情迷,就對著她倆的屁股一人吻了一下說道:"要不,疊加起來我看看."

"討厭."

羞答答的高恩雅趴在了最下面,撅著屁股,金莎朗騎在了上面,也崛起了屁股,兩個屁股扭動的在那搖啊搖的,一上一下,飽滿的讓我眼花繚亂,完全忍不住了,撲了過去.

一夜瘋狂.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剛大亮,我腦袋有些發懵的醒了過來,看到了趴在我身上,露著大腿,屁股的高恩雅,在看旁邊,縮在一角獨子睡去的金莎朗.

都不敢想象,昨晚發生了什麼,忍不住揉了揉額頭,看著自己,還是依然有些濕噠噠的床單,想到了一句話.

"從此君王不早朝啊,這種日子,我這麼意志堅定的人都不行了."

搖頭苦笑.

抱住了高恩雅,吻了吻,又抱住了金莎朗,吻了吻,說道:"起床了,起床了."

"討厭."

恐怕早就醒了,睡回籠覺呢,這種事,男人比較費神,咯咯笑著,撲向了我,在我懷里扭捏,"昨晚你好壞啊,討厭死了."

"是啊,根本不像初哥,弄得人家腿都發麻."

二女在我懷里畫圈圈.

晨勃下我都快受不了了,所幸,昨晚太荒唐,讓我囊中羞澀,就說,"這太陽都曬屁股了,咱們可是來完成任務的,不能耽擱事啊."

"對,對,這事不能忘,美妍姐還沒找到呢."

二女不在鬧了,伸著懶腰,婀娜曲線一覽無遺的洗漱,穿衣服了.

這里一應俱全,什麼都有,我們還找了一些水,洗了個涼水澡,才高高興興的出來.

這一下,必然更加親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看著二女的模樣,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會擁有這樣的女人.

在她倆的屁股上一左一右揉搓的走在生化廢都上,想著,這個世界或許才是自己真的活了吧.

在原本的所謂的現實世界里,自然好像就是一個行尸走肉,在這里,才可以肆意妄為,才可以擁有一切.

慢慢的越發迷戀了.

想到了灰衣老人說過的那段話,"你有可能不想出去了."

現在我就不想出去了,因為這里擁有我想擁有的一切,而且還遠遠超出我的想象,我為什麼要出去呢.

出去了,我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普通人,在這里我才是英雄,才是女人們趨之若鹜的對象.

邪邪的一笑,洞察了,笑了,抿嘴笑著的,看著什麼,都越來越舒服了,在她倆的屁股上,還狠狠的一掐,"這屁股,摸不夠啊."

"疼."

"那就讓你摸一輩子."

咯咯笑著,吻我,在我身前扭捏.

"歐巴,你在想什麼啊,剛才笑起來的樣子,好邪意啊."

"是啊,為什麼笑啊."

二女注意到了我的不對,又吻了過來.

"因為我發現,我才活過來."

對著二女絕美的臉龐,一人吻了一記,"我現在才活過來啊."伸出雙臂,哈哈大笑,"我才活過來,才活過來."

享受這一切,享受這命運給我的一切,讓我舒爽的每個毛孔都打開了,看明白了,就能更好的去享受了.

"討厭."

一左一右的簇擁著我,"不就是不是處男了嗎?至于嗎?"羞答答的連連掐我,鬧成了一團.

卻不知道我的心路曆程,連連說道:"別鬧了,別鬧了,找人,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