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團滅
g,更新快,無彈窗,!

猛張飛服下療傷藥,明顯好了許多,感覺他的命是保住了,在那臉色恢複的有了血色,還露出了一絲微笑,艱難的說出了一聲,"謝謝."

卻是手腳依然動彈不得.

受的傷肯定很重,他的體格比較好,換做其他人,恐怕已經死了.

"不用,不用."

我連連晃手.

這個人第一次見面,橫沖直撞的脾氣不好,但後來聽說了我的事,卻是願意幫忙,就說明是個外冷內熱的人.

笑呵呵的送水給他喝.

阿依蓮還說呢,"你不會死的,你的外傷已經開始恢複了."

"嗯,嗯."

在那點頭.

至于其他幸存者.

三個韓國妞回來都是搖了搖頭,"沒有了,就他一個幸存者了."一臉無奈.

他的團隊可以說是團滅了.

"咳!"

猛張飛咳嗽起來,對這個消息,肯定很難受,嘴角"撲哧!"噴出了血,在那一抽搐的暈倒了.

"我日,別死啊,你在死了,就一個人都沒了."

掐人中,繼續賽藥丸.

才算讓他臉色又恢複了一些,但說在次蘇醒,看樣子是不可能了,剛才那一句團滅,必然是讓他氣血攻心.

"我不該說的."

李美妍摸了摸他的鼻息,很虛弱,糾結的咬了咬嘴唇說道:"現在怎麼辦啊."

"有過一面之緣,就不能見死不救,在這也沒什麼意義,帶走吧."

我來來回回的看,他們這里有木屋,是他們的聚集地,就找了一個能放在了他的木板,說道:"你們三個輪流和我抬著他,阿依蓮,你去前面開路,趕緊回商店,那塊的藥品肯定多."

雖然天一黑,商店就沒有了.

但那里有可以交易的東西,就說明必然有更加迅速的恢複藥.

"嗯,嗯."

高恩雅與我第一次抬,開始走.

阿依蓮拿著日本式武士刀前面開路.

李美妍,金莎朗卻是眼睛一轉的走到我身邊,小手在我身前撩撥的,說道:"他的團隊被團滅了,肯定有很多武器還有很多東西都是有用的,部落戰士們沒拿,不如??????"

抿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咱們到時在還給這個男人,不就行了."

金莎朗呵呵的笑.

我回頭看了一眼,不拿被其他人發現也是浪費了,點頭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趕緊去把,記得快點追過來了,太黑,別太貪了."

"嗯,嗯."

"歐巴,你最帥了."

二女邁著大長腿去撿了.

有乾坤袋,可以隨便拿,都好說.

高恩雅在後面跟我,笑呵呵的說道:"歐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你可是沒占我們便宜啊."

咯咯的笑.

速度不快,我在前面抬著,就說,"要不你在前面,我在後面,讓我看著你的大屁股扭啊扭的,讓我占占便宜."

"行啊."

還真要換,我立刻搖頭道:"算了,算了,走把,開玩笑呢."

被她們打敗了.

也是被她們吃的死死的.

回頭看了一眼這個男人,又一陣無奈,我自己被放逐,算了算時間,都過去將近兩天了,沒找到大本營不說.

隊伍倒是越來越大了.

哭笑不得.

又多了一個人.

前面開路的阿依蓮速度不慢,一路上也沒遇到什麼麻煩,至于李美妍,金莎朗很快就又跑了回來,必然是收獲頗豐.

因為猛張飛這個團隊,人數很多,從他就可以看出來,這家伙騎著一頭迅猛龍啊!

就問,"都有什麼東西啊."

"很多不錯的,不過有一些我們也認不出,兌換出去必然能換很多東西."

咯咯的笑.

李美妍換過了高恩雅.

金莎朗還走過來,說道:"歐巴,我來替換你."

"算了把,我還頂得住."

天已經徹底黑了,剛才放了一個煙花了,十幾里之內都能看到,走了又有半個小時多,就又拿出了一個煙花,說道:"再放一個."

"嗯,嗯."

高恩雅,金莎朗去幫忙,天空中在次出現了我的名字.

待,月上中梢,黑漆漆的在黑夜之中看到了一片火光之後,就意識到了,"前面就是商店了,快,快."

金莎朗又替換了李美妍.

阿依蓮前面也報信了,"是商店,商店."

大聲呼喊,招手我們過去.

火光越來越大,大晚上的商店這里人也不少,聽到了吵鬧聲,還有哈哈大笑聲,好像在喝酒.

穿過最後一片叢林,豁然開朗.

看到了圍在商店的那群人,連連喊道:"誰有快速強效的療傷藥,這里有人受傷了,受傷了."

"啥."

喝酒的人,在那開玩笑的人,瞬間回頭看了過來,看到我們抬著一個人,明白了,紛紛起身,過來瞧,"這傷可夠嚴重的啊."

"那可不,不過外傷都好了,內傷就不知道了."

評頭論足.

我,金莎朗把猛張飛的木板放下了,累的氣喘籲籲的找那個上午時要和我們交易的交易人,來來回回看,"那個交易人呢."

"我在這呢."

他笑呵呵的出現了,說道:"快速強效治療藥啊,我這里有,一顆下去,必然能保住他的小命."

拿出一個乾坤袋在自己手上顛了顛,"你們有什麼東西要換嗎?"

樂呵呵的好像就等待這一刻呢.

他是生意人,自然不會白給我們.

我,阿依蓮,李美妍等人互相一看,說道:"你想要什麼啊."

"嘿嘿."

他瞧了瞧三個韓國大美妞說道:"今晚我不想要東西了,我想要人,這三位里只有一位,今晚陪孫爺我晚上啪啪啪,就給你們一粒強效丹藥,嘿嘿,一枚可價值10積分啊,你們想一想,保准能救了他的命."

"滾蛋!"

我一揮手推搡著把他推走了,"你要東西我還能理解,居然還想借此要挾,一邊去."

"你小子敢動手!?"

他看了看我推搡他的地方,一咬牙,揮手道:"找死是不,也不看看這里是誰的地盤,奶奶的,敢動我,我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這一下,圍過來七八個人,都是男人,拿著武器,努著胸脯虎背熊腰的站在了他的身後.

這里就是叢林,叢林法則.

誰拳頭硬,誰就是老大,根本沒人管.

這一下,我一魯莽還惹了麻煩,當然,這小子瞧見了這三個韓國妞,又是黑夜,必然不會這麼簡單的.

就是故意惹怒我們的.

"八格牙路."

阿依蓮扒出了武士刀.

李美妍,高恩雅,金莎朗微微有些緊張的也拿起了弓箭,卻也知道,這回不好打,對方人太多.

又是對方的地盤.

那些不想管閑事的,紛紛退讓了,這一下就生下了我們兩伙人.

"怎麼,威逼利誘不行,還想動手啊,真是讓我見識見識這片叢林的善與惡啊,我們五個人看他的團隊被滅,有一面之緣,救了他,你們卻是要對付我們."

咬牙切齒的啐了一口吐沫,攥進了激光劍.

"少和我說那些沒用的啊."

交易人咧嘴的笑著的看了看李美妍,高恩雅,金莎朗,還有阿依蓮說道:"現在這四個妞跪下,給我們每個人吹吹喇叭,輪一圈,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你們了,要不然,就讓你血濺五步,這四個妞,我們綁了,慢慢玩,我這個人還沒有別的愛好,喜歡玩點SM.."

什麼都不管,就是要強上了.

"干."

我護住了四女,絕對不會讓他得逞,"奶奶的,來啊,看看你們多厲害.""嗡!"的一聲,激光劍,冒出了火焰的光芒,照射著他們.

他們有些膽怯.

但他們人多依然無所畏懼,"行啊,那就陪你耍耍,放心,我不會殺死你的,我讓你看著,我怎麼玩弄你的女人."

拿出了一一把匕首,在手中快速耍著"上."

其中一個大漢,一鞭子就甩了過來,幸虧我們躲得快,躲開了,但這場遭遇戰也不可避免了,"干他們."

手往上沖.

但就在這時.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呼喊我的名字,"梁晨,梁晨,是你媽?"

女人的聲音,一瞬間激動的我渾身的汗毛孔都打開了,回頭看去,想著,是柳葉,還是袁蕊啊.

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大喜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