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伏擊
g,更新快,無彈窗,!

整個亞馬遜雨林里幾乎到處都是部落戰士,系統在這里設定的恐怕就是殺光了,還會刷新吧,要不然不會這麼多,反正我到哪里,哪里都有,而且都是成群結隊的,一出來就幾十人,幾十人的,殺不光一樣.

而一個團隊,挺多七八個人,十幾個人就算多的了.

部落戰士的隊伍五六十人起,就算少的了,有的甚至上百人,就算我們這樣的小團隊再厲害,也頂多殺死一些,代價多半都是團滅,阿依蓮,三個韓國大腿妞都是教訓啊.

"跑,跑."

穿過了一騙叢林,還感覺到了河水的氣息.

湖水是一潭死水,沒有這種流動的河水氣息,我連連喊道:"往前跑,往前跑,有可能有河流."

這些部落戰士在追擊恐龍,恐怕死切擺列追我們的可能性很小,而且我殺了那麼多的劍龍,還有一只梁龍,肉都沒要,他們不至于死切擺列的追吧.

當然,這是我的猜想,先逃命在說.

"河流,河流有什麼用啊,如果攔住了去路,更不好逃跑啊."

一個韓國大腿妞發問.

"笨啊."

我歎氣道:"有河流,必然會有活物在那里聚集,到時咱們一亂弄,哪還有部落戰士管咱們啊,情況亂了咱們才好逃跑."

"對呀."

明白了.

動物是需要補充水分啊,有了河流,必然會聚集一些,到時部落戰士們追擊而來,亂糟糟的場面下.

我們更容易逃脫.

快馬加鞭的繼續跑,回頭看去,追過來的部落戰士人數不多,明顯感覺比剛才漫山遍野的少了,"我看看,還剩下多少追擊咱們."

"一,二,三??????"

回頭跑著,數了數,笑了,"頂多還有二十多人,如果在窮追不舍,就給他們殺了,讓他們找死."

毒鏢沒有意義,我有解毒藥,就怕弓箭手,但現在我們也有弓箭手啊.

二十多人,感覺危害不大.

"能行嗎?"

韓國大腿妞有些遲疑.

"先看看情況,不拼命,如果實在不行了,就干他們."

在樹林里繼續跑,穿過了一片草叢,突然一覽無遺的出現了一大片的草原,平整齊整的好像修剪過,一棵樹都沒有.

而在大片的草叢里.

"日了娘了,居然是一群恐龍的聚集地."

什麼龍都有,劍龍,包頭龍,還有梁龍,鳥龍,一大片,最起碼上百只,其樂融融的生活在這里.

"那邊必然是有河流了,是個平原,他奶奶的,亞馬遜雨林里居然出現了平原,還出現了恐龍群,日了系統他爹了."

快步往里面跑.

這時,阿依蓮一直跟隨著我還說呢,"這里的恐龍如果咱們都殺了,那的是多少積分啊."

"是啊,最起碼1000積分,每個人200積分啊."

看著眼饞.

可危險還沒解除呢,那些部落戰士依然在追,主要是此處太平坦,這麼多恐龍願意在這里生存是有條件的.

"怎麼辦呢."

我想了想,看著部落戰士還沒沖到這里,立刻說道:"躺在草叢里,和那些部落戰士拼一下,我就不信了,咱們五個人還殺不了他們."

對于我和阿依蓮來說,只要靠近,就可以搞定.

在者,還有三個遠距離攻擊的,也可以克制弓箭手,感覺問題不大.

"這不好吧?"

三個韓國大腿妞依然有些遲疑.

我堅定的點了點頭,拿出解毒藥給她們說道:"如果被毒鏢擊中,立刻吃解毒藥,你們三個,只管保護我倆就行,把那些弓箭手控制住,就沒問題."

"那,那好吧."

有了解毒藥,有了一些底.

我們五個順勢藏在了一片茂密的草叢里,隱藏好了.

想來那些部落戰士看到這麼多的恐龍,必然也會驚歎的忘掉追擊我們的事吧,想要捕獵.

反正此時藏著,是個策略.

等啊等的,很快,耳邊傳出了,"嗚!""嗚!"的叫聲,這些部落戰士就一個毛病,追擊時,愛叫喚,愛虛張聲勢.

就也讓我們好辨別他們的位置,離得我們不遠,在往里面跑,還有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話,看樣子是想捕獵了.

"別著急,別著急."

手往下壓,讓四個女孩別著急出手,越靠近越好,越靠近我們的勝算就越大,那些部落戰士早就忘記我們了,高高興興的往里面跑.

"嗚!""嗚!"亂叫的,准備射箭了.

我趴在看的清楚,一個部落戰士的腳已經靠近了我不足三米的地方,立刻喊道:"出手."

跳了起來,對著離我最近的那個部落戰士,一劍下去,直接砍斷了他的半個身子,血灑當場,其他部落戰士,是分散開的.

一副捕獵的陣型,這出乎了我們的預料,以為會在一起,這一下,其他分散開的部落戰士,立刻看了過來.

所幸.

三個韓國大腿妞出手了,"砰!""砰!""砰!"三聲,一個火焰爆炸的爆裂之箭,還有一個雷電之箭和一個穿透之箭.

穿透之箭,直接把兩個連串部落戰士殺死了.

爆裂之箭,炸開之後,火熱的火苗鋪面而來,部落戰士們有些受挫,我和阿依蓮就有了機會,沖擊而去.

"給我去死吧."

一躍而起我再次殺死了一個,阿依蓮也一樣,一瞬間,就解決了五個.

但隨之,"嗖!""嗖!"的毒鏢和箭矢就撲面而來,我順勢拿起一個解毒丹,塞進了嘴里,用絕地武士的斗篷,護住了腦袋,喊道:"殺那些弓箭手."

"是."

"嗖!""嗖!"的弓箭開始對射.

三個韓國大腿妞是魔法弓箭手,各種招數,層出不窮,部落的弓箭手根本不行,我,阿依蓮,也沖了過去,直接在陣營里,亂殺.

我還好說,有絕地武士的斗篷,"我去你媽的."一腳踹翻一個,又砍死了一個.

阿依蓮就壞了,一不小心,小腿被箭矢射中,"啊!"的一叫,跌倒在了那里,小腿血嘩嘩流,呼喊,"歐尼桑,歐尼桑."

"我來."

金莎朗快步跑了過去,站在了阿依蓮前面,一箭把剛才的弓箭手射死了,護住了阿依蓮.

"我日你大爺."

我快速的沖擊,"嗡!"的一聲,再次把一個要跑的部落戰士砍死了,這一下,就也只剩下四五個了,弓箭手全都被三個韓國大腿妞的弓箭搞定了.

"全部殺死,一個不剩."

二十多個部落戰士這一刻,只有他們逃命的份了,還在"嗚!""嗚!"叫這,好像在叫救兵.

"叫也沒用."

我追擊過去,一個挑坎,直接把一個部落戰士的後背砍斷了.

"嗖!""嗖!"兩個束縛之箭把剩下的兩個部落戰士,困在了那里,完全是被藤蔓捆住了腳,跌倒在地.

"找死."

"嗡!""嗡!"兩刀,解決了.

最後跑的一個,被韓國大腿妞的穿透之箭,直插咽喉,喪命當場.

這才算是全部大功告成.

我身上不知中了多少毒鏢,箭矢也射中了身體,所幸,絕地武士的袍子有用,讓我沒事,毒鏢的毒,也被解毒藥緩解了.

可阿依蓮受了傷.

我立刻跑了過去喊道:"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沒事的,沒事的,我這有療傷藥."阿依蓮疼的額頭全是虛汗,咬著嘴唇,快哭了,必然很疼.

我立刻拿出療傷藥,塞進了阿依蓮的嘴里,"忍著疼,一會兒就好."

攥住了箭矢,看了看三個韓國大腿妞道:"按住她,拔出來肯定很疼,但一會兒就好."

"嗯,嗯."

按住了阿依蓮的兩個手臂,一條大腿.

我一咬牙的"蹭!"的直接把箭矢拔了出來,一瞬間血液橫流,傷口瞬間裂開了.

"啊!"的一叫.

阿依蓮疼的想要掙紮,所幸,她力氣不大,被三個韓國妞狠狠壓制,我把外傷的療傷藥,撒在了上面,都是我為自己准備的.

這一刻,都起了作用.

傷口開始愈合,和治愈術差不多,很快傷口就結痂了,"好藥啊,阿依蓮,不疼了吧."

"疼,疼."

必然是血液不通呢還,委屈的不敢動.

"在等等吧,等藥效發作完了,就也好了."

樂呵呵的擦了擦她頭上的虛汗,還說呢,"二十多個部落戰士全解決了,這下行了,恐龍都是咱們到了."

結果這時,"撲通!"一聲,韓國妞金莎朗突然跌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什麼情況."

一看,解毒藥沒吃,臉色慘白,這可要出事,"日了,趕緊把解毒藥給她服下,這妞,怎麼這麼大條啊,這事都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