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被襲
g,更新快,無彈窗,!

午夜,夜深人靜,部落的那些戰士多半也不會出來,都睡覺呢,很適合快速行進,還有就是,我們此時已經恢複了一些體力,可以繼續趕路了.

不太累.

雖然天黑了,商店也會關門,但只要天亮前到達那里,就可以兌換了,那一帶必然還有團隊安家,多半也安全.

拿定了主意,"走."

一揮手,大步而去,阿依蓮跟著我,依然跟屁蟲一樣,溜達著離開了小山坡,順勢往東邊行進,以免被人遇上.

遇上了也是麻煩,話多.

"歐尼桑."

阿依蓮嘟囔著又准備寫字.

天太黑,寫起來太費事,我也懶得看了,就說,"你只要想跟著我,就趕緊趕路,明白嗎?我不會虧待你的."

"哦,哦."

嘟著小嘴不說了.

慢慢的離開了那塊范圍,我倆才放慢了速度,緩步前行,不用太著急,如果累了就休息,反正明天一早到就行.

一邊走,一邊看著,密密麻麻的森林,寂靜嚇人,萬籟俱寂一點聲音都沒有,連一只鳥都沒有.

奇了怪了.

我記得我看過很多關于亞馬遜雨林的記載,都是有很多鸚鵡的,可這一路趕過來,就看到了恐龍,還有一些野獸,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啊.

"不對勁啊,難不成真的都被部落戰士都殺死了?!"

只能這樣猜測了.

反正這個亞馬遜雨林和我認知中的不一樣了.

"歐尼桑."

這時,阿依蓮在次呼喊我.

"什麼事啊."

心情郁悶的吐槽了一句.

阿依蓮捂著肚子,一臉的害羞.

這下我明白了,"你想尿尿啊,那趕緊去,我等你,這事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是我大意了."呵呵一笑,揮手讓她去解決.

"嗨,嗨."

小妞跑到了遠處,撩起和服,退下小內褲,嘩嘩的尿了起來.

尿的還挺多,嘩嘩聲不絕于耳.

"肯定是憋了很長時間了."

我呵呵的笑,瞧著月亮,瞧著遠方,還想著,幸虧有這日本小妞陪著,要不然我一個人趕路,更沒意思了.

結果這時,突然,後面傳出了人的聲音,是在對話,"前面好像有人."

"是有人."

警惕的沒在往前走.

樹影婆娑下,看不清楚,但這聲音我熟悉,是那兩位俠士打扮的一男一女,他倆怎麼跑到了這里呢?

一想明白了,就呼喊道:"是自己人,過來吧,過來吧."

"自己人?"

警惕的走向了我們的方向,看到阿依蓮羞答答的跑到我的身邊拿著日本武士刀時,愣了,"你們是會說漢語."

"不,我是中國人,我會說,她不會,她是日本人,我倆是相依為命."

我笑呵呵的說道:"你倆肯定是意識到了那個灰衣長衫的男人有問題,才離開的吧."

"你是中國人."

二人驚訝的合不攏嘴,隨即就也明白了,"這種情況下多個心眼,挺好,沒錯,那個人明明就是在找炮灰,那些傻子看不出來而已,我們可不和這些人為伍.你倆呢,是不是早就知道商店在什麼地方啊."

"嗯,沒錯,我們遇到了一個很厲害的團隊,團隊的人很友善,把地址告送了我們,已經趕了一段路了,還有半天,就到達商店了."

淡淡一笑.

這兩個人剛才就看了,人品不錯,此時又離開了那里,就說明和我們是一路人.

"你們的團隊恐怕就你倆吧,不是你們的老大讓你們去找商店,而是你們要找,對吧."亞馬遜雨林里的團隊不可能都是那麼多人,這兩位,我行我素,必然是了.

二人警惕的沒想到被我吃的死死的,咬了咬牙,說道:"那你們呢,是怎麼回事啊."

"她的團隊被團滅了,我是被放逐的,需要去找我的團隊,所以我們兩個走到了一起,哎呀,你們的人品不錯,我們的品行你們看著就行了,這回啊,咱們四個一起趕路吧,互相抱團取暖."

伸出了橄欖枝.

懶得廢話了.

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吧,我,阿依蓮兩個人的實力,如果遇到一些麻煩,只有逃跑的份,再加上這二人,就也多了一份助力.

因為我感覺這一路必然不會太平,要不然那個長衫男子也不會找炮灰,來開拓這個路線.

"這??????"

二人被我這次的坦白和直接,弄的有些無語.

黑暗中,二人小聲議論了幾句,最後過了許久,才一點頭,達成了一致,"你猜的沒錯,我們團隊就我們兩個人,嗯,這一路危險重重,你倆感覺也不賴,那就一起走把,有個照應."

走到了我們身邊.

阿依蓮依然警惕的拿著武士刀,聽不懂漢語.

沒搞清楚.

我伸出了手,那邊的那個男人就也伸出了手,握在一起的笑了,"爭取合作愉快."

"愉快."

這一下,阿依蓮明白了,合作了,笑了,說了一大堆日語,意思差不多是她早就說過,要合作的.

我揉了揉她的頭,"走把,走把,你最聰明,我笨蛋了."

哈哈笑著,黑夜下,兩個人變成了四個人.

我介紹道:"我叫梁晨,她叫阿依蓮,你倆呢,都叫什麼啊."

男人道:"我叫牧凡,她是我女朋友,叫做,彩蝶."女人也點了點頭.

一看就是假名字.

但一想,我們都是死人,在這里這般活著,取一個新名字也不錯,笑呵呵的說道:"牧凡,彩蝶,很好,那咱們就是短暫的盟友了."

"對,短暫的盟友."

並肩而行.

攤開了,倒也算是坦誠相見了.

結果這時,黑夜下,突然在樹林里,"嗖!""嗖!""嗖!"的冒出來幾個人,穿著打扮一看就是部落戰士.

而且拿著弓弩和竹筒,上來就進攻我們.

"日了,這里有埋伏."

一瞬間,我就感覺大腿上被竹筒的毒鏢打中了,牧凡,彩蝶也紛紛中招,只有個子矮的阿依蓮幸免于難.

"有埋伏,有埋伏."

我連連呼喊,"嗡!"的一下子,熾熱的等離子激光劍冒出了火光,照亮了黑夜的清楚.

七八位,跑了過來,弓箭還在射箭.

我腿部發麻,中毒了,立刻拿出解毒藥,往嘴里賽,看牧凡,彩蝶也中毒了,身子發軟,把解毒藥遞了過去,"解毒的,快吃,快吃."

"哦,哦."

二人懵了,接過驚訝的看了我一眼,才一一咽下.

很快,冰涼的感覺清晰身體,麻木的感覺減弱了,可弓弩卻"嗖!""嗖!"沒有停止,危險依然沒有解除.

這種事不能逃.

部落戰士的弓箭太厲害,我們跑不過箭,得沖過去,肉身纖薄,瞬間拖著微微麻木的腿,跳了過去,"阿依蓮,上,殺了這些部落戰士,不能後退."

"嗯,嗯."

阿依蓮拿著日本武士刀,速度快,"嗖!"的一聲,拔了出來,月光下,武士刀,亮如彎月,對上了部落戰士.

快准狠的一刀,坎番一個.

牧凡,彩蝶恢複了,"嘩啦!"一聲,拔出了自己的寶劍,都是中國古典寶劍,一躍而起,開始反擊,"殺了他們,要不然會越來越多,快殺,快跑."

以免動靜太大,惹來其他部落戰士.

這一刻,我們真的成了盟友,一起對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