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結伴同行
g,更新快,無彈窗,!

玩也玩了,鬧也鬧了,就該辦事了.

部落戰士走遠後,我倆就走了出來,她一臉認真的看著我,笑呵呵的指了指她那些隊友逃跑的方向.

我只得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知道,我跑不了."只能跟著她去找.

感覺這日本小妞,肯定大不了,就是身材這麼長的,腿不長,胸大,屁股翹,走起路來,拿著日本武士刀,絕對極品中的極品了.

樂呵呵的走著,往那邊看,還說呢,"你的朋友如果都死了,你怎麼辦啊."

她根本聽不懂,眨巴眨巴看著我要寫字.

其實寫字也得猜,不可能全部都認識,我揮手懶得寫了,"走吧,走吧."

亞馬遜雨林里,我倆素不相識的就這般走到了一起,一個人穿著絕地武士的袍子,一個人穿著和服拿著日本武士刀,漫步著走啊走的,就看到了一具尸體,躺在了一片爛泥之中.

不用看相貌,那身日本的和服就看出來了,這就是日本小妞的一個伙伴,"死了一個."

"歐尼桑."

日本小妞激動的跑了過去,翻開了尸體一看,死得不能再死了,身體上好幾個箭矢,還有毒鏢,必死無疑.

"去找下一個吧."

她悲傷的留下了眼淚,在那把尸體拽了上來.

"你們日本人也講究入土為安啊,那可沒工夫陪你挖坑."

我理解錯了,這日本小妞很聰明,在那個日本人的身體上翻啊翻的,拿出來了很多東西,甚至連武士刀都換了,才不舍的離去.

"你真有意思,這麼悲傷,還占人家便宜."

咧嘴笑了,這日本小妞很有意思,在加上剛才啥都干了,就在她屁股上一拍,對著她豎起了大拇指.

"空寂你娃,撒有???????"

說了一大堆.

我也聽不懂,就揮了揮手,"繼續找,繼續找."

分散開了,也不知道都跑去了哪里,感覺是很難找到了,那些部落戰士對這里比我們熟悉,想跑,太難.

他們這個團隊太倒黴了,一上來幾乎就團滅了.

"點背啊,不能怨系統啊."

呵呵笑著,還拿起水壺喝了點水,這也是我兌換的,以備不時之需.

"歐尼桑!"

日本小妞舔了舔舌頭,一副很渴的樣子.

"你也想喝."

我樂呵呵的遞給了她,"喝吧."

"歐尼桑,謝謝."

鞠了一躬,接過,大口大口的喝,不好意思的又遞給了我.

"我占了你那麼大便宜,不用那麼客氣,不用客氣."

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掐了掐她的小臉蛋.

而這次,繞啊饒的,繞了許久,也沒找到人,日本小妞還呼喊起來,"歐尼桑,歐尼桑."聲音很大,嚷嚷著我都怕把部落戰士引來了.

結果卻是依然沒有消息.

"你那個伙伴,多半已經死了,這里到處都是湖泊,到處都是森林,還有食人魚,九死一生啊."

我給她分析了分析.

她不笨,寫道:"我的同伴,好像都死了."

"對??????"

我看了看她,此時的情況就是她的團隊就她一個人了,她也無處可去了,如果說讓她跟著我,也行,我還有七天的時間呢,有個伙伴,總比沒有強,可一想起,我詔安了柳葉,搞得自己被放逐.

在招安她?不知什麼危險呢.

嗯,在一想,我不管了,她就是死了,我可以讓她自己去冒險,但一看這傻白甜的樣子,讓她投降,去冒險,也是找死.

有些遲疑了.

"在找找吧."

繼續繞,結果把這一帶都饒邊了,日本小妞喊的喉嚨都快嘶啞了,依然沒有任何效果,只得作罷了.

"我,我的同伴真的死了."

抱著膝蓋,坐在那里,嗚嗚哭了.

在這種環境下,同伴的全部死亡,那種無助,無力感,再加上對這里的陌生感,她哭也是正常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我在曆史長河之中,本就是已經死了的人,認了吧."

"嗚!""嗚!"還是哭,哭天抹淚的全眼淚.

勸說也沒用,根本聽不懂我說的話.

我去寫吧,她也不看,無奈的我就也坐在了那里,看著她,也看了看這個環境,此時,恐怕柳葉,袁蕊,老錢他們也剛剛到達這個亞馬遜雨林吧.

不知他們在干什麼,會不會也遇到這樣的危險.

但一想,柳葉聰明,應該能解決,就也不去想了,出神的坐著.

過了好一會.

日本小妞不哭了,看了看我,寫字道:"我想活著,我跟著你行不行啊."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哭那麼久,演什麼戲啊."

我撇了撇嘴,歎氣道:"你可以暫時跟著我,如果在途中遇到日本人,我就把你交給他們,咱倆啊,暫時的朋友."

伸出了手.

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懂,她瞬間破涕為笑,笑呵呵的與我握在了一起,算是有了同伴.

"走吧,咱倆相依為命了."

我其實也不知道去哪,就是瞎溜達,但剛才我想了,我得找到商店,找到這個地圖里的商店,灰衣老人說不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嗎?

嘿嘿,我找到了商店,兌換一下沒准能行.

有了目標,就開始行動,日本小妞成了我的跟屁蟲,跟在我的後面,開始了在亞馬遜雨林里的生存之旅.

亞馬遜雨林到底多大,到底生活著多少我們這樣的團隊,生活著多少土著部落,誰也不知道

完全是兩眼一抹黑.

忙忙無助的走啊走的,到了一個大湖泊的地方,時間就已經中午了,我們是早晨過來的,這時,肚子微微有些餓了.

我准備了很多東西,就是沒准備吃的,這時看啊看的,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什麼效果,就說道:"吃點東西吧,我餓了."

"嗨!"

日本小妞這下更聽話了,左右看著,拿著日本武士刀,就想去捕捉獵物,給我吃.

還服侍起我來.

我說道:"你留下來生火,我去,生火,知道嗎?火,火."

"嗨!"

明白了.

立刻去劈砍樹枝,找尋干的木柴,我來來回回看著,一路上一個生物也沒遇上的,讓我很好奇,這亞馬遜雨林里,怎麼就沒有動物啊.

都被部落戰士弄死了.

"那就得去釣魚了."

卻也沒有魚鉤啊,讓我很無奈,在那直撓頭,食物這一關,到了這里也不好辦啊.

所幸這時,日本小妞在那從懷里拿出了一些日本的米團,沖我招手,"我日,他們居然拿了食物?!"

大大的出乎了我的預料,笑了,"看來,帶上你還是有用的."

笑呵呵的過去,接過米團,大口大口的吃.

"歐尼桑."

她喊了一聲,也開始吃.

我拿出了水,遞給她.

她抿嘴喝著,這一刻,還真有點相依為命的感覺.

我就說:"我叫梁晨,梁晨,我的名字,你呢,你叫什麼啊."

"梁晨!"

她嘟囔了一句,知道了,就說,"索尼馬賽,我叫,阿依蓮."

"阿依蓮?!"

日本還有姓啊的,真是無奇不有,點了點頭,"阿依蓮,你今年多大啊,我二十三歲,你呢."

"阿依蓮,19歲."

一邊吃著米團,一邊喝著水,一邊傻乎乎的交流,倒是知道了對方的一些基本信息,阿依蓮,19歲,不算是蘿莉了,卻也是個小蘿莉的模樣.

讓我樂呵呵的掐了掐她的臉蛋,"你這幾天就跟著我混吧."

"嗨!"

低頭抿嘴偷笑,絕對的可愛迷人.

結果這時,突然,銀盤平靜的湖水面上,"嗷!"的一叫,掀起了巨大的浪花,波浪滔天的,我們這里都受了影響,差點成了落湯雞.

"什麼情況啊."

驚訝的我倆躲到了樹後面,往那邊一看,居然是一頭巨大的不明生物,長長的脖子,藍褐色的皮膚,像是恐龍,嗯,就是恐龍,還是傳說中的蛇頸龍.

一出現,脖子一動,蕩起的水花,好像漲潮,身體也慢慢爬了出來,沒錯了,就是恐龍,蛇頸龍.

"亞馬遜雨林,怎麼出現了恐龍,玩呢."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