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合盟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們在前五分鍾,不,三分鍾前還在想怎麼對付柳葉這些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結果,三分鍾之後,問題全部解決了.

柳葉用積分先強大了自己,然後兌換了印第安土著弓箭手,那些人肯定還想著,柳葉也會讓他們逐漸強大,跟著柳葉贏得比賽.

結果柳葉,一聲令下,七個印第安土著弓箭手把所有人都殺了,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煙云.

因為柳葉看出來了,那些人不可靠,沒必要和我們死磕,或許她內心深處也不覺得自己會百分之百贏得比賽吧.

就選擇了這個方式,投降,不,讓我詔安,然後合盟,算是我們這一隊贏得了這場比賽.

突然起來的一下,我怎麼不能驚訝,怎能不吃驚,怎能不被柳葉的思維和手段蟄伏呢,哭笑不得的就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你這麼聰明,操過你的男人,知道嗎?"

絕對的有感而反.

想來,這女人和謝飛一樣,太讓人驚呼了,狼子野心很手腕啊.

內心只有佩服,沒有其他的了.

驚為天人.

柳葉眉頭卻是一緊,被魔法袍裹住的極品身材,顫動了一下,不悅的回敬了我一句道,"他們操我之前或許不知道,但操過我之後,都知道了,要不,你也試試."

還咧嘴的挑釁了我一下.

最後揮手說道:"我也不和你們墨跡了,你就說同不同意吧,不同意,現在就殺了我,當然,火拼一場,我是魔法師,火系魔法師,還有七個弓箭手,拼一下.還是你去接受懲罰,擁有我這個幫手,兩全其美."

在那拿了一根木柴,添火,抬頭看著我.

我已經不知道如何表達我此時的心情了,就也第一時間沒說出話來,當然內心深處已經接受了,因為她說的沒錯,兩全其美.

老錢則是有些抵觸,問道:"你,你連自己的幫手都敢殺,如果受到威脅了,在殺我們,怎麼辦啊?你這種人,讓人不得不防啊."

"是啊,這也是個問題啊."

柳葉跟著開口.

"年紀都活到了狗身上,白癡."

柳葉哼哧道:"咱們這些人流落到了島上,一起出生入死的生活了這麼多天,我才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可以依賴,我如果在遇到危險,對方我不認識,我怎麼會單刀赴會,來這找死呢?我的誠意難道還不夠嗎?笨蛋."

還指了指那些水和吃的說道:"一進來就吃東西,也沒想過會不會中毒,笨死了,我如果兌換了一包毒藥,灑在了水里,你們現在都死了."

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我,袁蕊,老錢,曾小強聽到此處,都是面面相覷,"這游戲,果然是你玩的最好."

內心的佩服之感越來越強大了.

"咱們是強強聯合,謝飛他們生死為止,游戲才剛剛開始,我如果殺了你們就能離開這個島,回歸到現實,我或許和那些癟三為伍,但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我要和你們一起,因為你們信得過?明白嗎?我會和你們一起努力,活下去的."

這次就把話說白了.

日子還長著呢,柳葉看出來了她手下那些人成不了什麼大氣候,而且,對她不尊敬,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與其那些人反她的水,不如她先下手為強,和我們合作.

看透了我們,會接受她,也看出來了,我們的實力比那些人強,比那些可靠.

灰衣老人也一再強調,系統對我的評價很高,這就說明了我的實力,我在撓頭,明白了一些,也有了定論.

袁蕊,老錢,曾小強,包括小麥,也都看向了我,"梁老大,你拿主意吧."

"晨,你來做決定吧."

袁蕊抱住了我的肩膀,其實大家都明白了.

"你敢來,就是算定了我們會收下你,你說我們才是你最好伙伴,不就是看出來了我們都是爛好人嗎?沒你那麼狼子野心很手腕,嘿嘿,行啊,多你一個伙伴,最起碼多一份助力,而且離開這里之後就都不是認識的人了,我想,你應該更信的過我們,而不是隨便的在去投靠其他人,再者,我們的實力也不錯啊."

樂呵呵的伸出了手.

"這才對嗎?要會審時度勢,小男人,你很聰明啊."

這一刻,原本我感覺有些溫柔的柳葉,變得很妖豔,很璀璨生輝了,"啪!"的與我手握在了一起.

算是完成了詔安.

這一刻,我們這場原本以為會是你死我活的戰斗就這麼結束了,意外的結局,現在想來,卻也是情理之中.

那些人和柳葉本就不是一伙的,想來,謝飛這麼一鬧,倒是幫了我的大忙,笑了,竊喜的偷笑.

"你應該偷笑,如果謝飛沒殺死劉大頭,你的敵人現在就是劉大頭,那時,我或許會幫助劉大頭,你們,多半就得死在這里,就算是贏,也會殘勝,而不是現在,云淡風輕的就贏了,一點損傷都沒有,多麼好的結局啊."

聳了聳肩膀.

這里的事全被她看透了.

袁蕊,老錢,曾小強,都呵呵笑了,摸著腦袋,傻乎乎的笑,"意外驚喜啊."

笑個不停.

小麥年紀小還有些事沒搞明白呢,直撓頭,"梁老大,是不用打了嗎?柳葉姐,又和咱們一伙了."

"沒錯,沒錯,還知道喊我一聲柳葉姐啊,就說明你小子還有些良心."

柳葉也呵呵笑了,彎腰掐了掐小麥的臉蛋.

這一刻,似乎才是最正確的組團方式,熟悉感撲面而來,成了一伙兒的.

呵呵的都笑個不停.

我呢,就又問了,"詔安是不是得通過灰衣老人啊,還得有積分啊."

"嗯,需要10積分,積分倒不是太多,只是一個形式,主要是得要懲罰,因為這違反了系統的規定,如果我投降,是我受到懲罰,而如果你詔安,就是你受到懲罰."

柳葉笑呵呵的說道:"你是男人,這個懲罰就由你來承擔吧."

"這??????"

大家又都不笑了,如果懲罰太危險,我死了,那麼豈不是她接管我的隊伍了,這又給我們的局面增加了一些未知.

"這,這不好吧,如果懲罰出了事,怎麼辦."

袁蕊抱住了我的胳膊,一臉擔憂,那意思一切都是柳葉想的,應該柳葉去安排這一切.

柳葉開口說道:"我問過灰衣老人了,咱們才剛剛開始,不會有太大危險的,不信明早灰衣老人來了,你們在問問."

揮了揮手,"安啦,安啦,放心好了,我不會讓梁晨去送死的."

寬慰我們,但這個懲罰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懸著的一顆心,無法放下啊,弄的我直撓頭.

但一想,就算在危險,也危險不過和柳葉這種女人死磕啊,點了點頭,"行,我去承擔,你投桃報李,我不可能不做出點犧牲."

呲牙笑著,說,"那邊我記得還有點紅酒,是從劉大頭那弄來的,大家今晚嘗一嘗,等明天灰衣老人來了,咱們就去兌換,離開這里."

"不."

柳葉突然打斷了我,起身搖了搖頭,"離開這里必然會進入下一個地方,按照我和灰衣老人聊天得到的內容,必然會更凶險,所以大家需要強大,強大到一個在這個島上到達的頂峰時,才離開這里,而不是忙碌的就要走."

沉吟了一下說道:"所以,我們現在是需要去殺了島上的那些東西,獲得更多的積分,尤其是梁晨,必須強大起來,因為懲罰,是他一個人面對,而不是在這里喝紅酒,睡覺,浪費時間."

"這???????"

大家聽的啞口無言,被這個女人再次折服了,說的是很對.

我咽了咽口水,瞧了瞧她的身材,笑了,"柳小姐,我對你真是刮目相看了,感覺你現在才算是真的活了,嗯,我還想到了一句話,認為是錯的,誰說胸大的女人沒腦子,你看你,胸這麼大,奶牛似的,不是也很聰明."

呵呵笑著.

"流氓."

柳葉抿嘴卻也笑了,一下子全都笑了,有了目標,也有了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