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夜襲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袁蕊,曾小強,老錢,小麥離開了灰衣老人的店鋪,天色已經徹底黑了,我們一天的忙碌也該歇歇腳了.

准備回峽谷.

每個人都有收獲,也都樂呵呵的,尤其是袁蕊,最為興奮,剛才還找了一具尸體試了一下,出現了一只骷髏斧頭手,和傳奇里面的一模一樣.

感覺攻擊力不錯.

反正是收獲滿滿,大家都樂開了花.

老錢這時卻突然提醒這說道:"梁老大,你說咱們回峽谷,是不是太暴漏了,柳葉知道咱們的老窩在那里,如果晚上突然襲擊,很容易出事啊."

"這個是不得不防."

我嘟囔著在那停下了腳步,感覺老錢提醒的對,"可問題在于,不會山谷,那去哪啊,這一天,經曆的事太多,必須得回回神休息休息了."

"去謝飛他們那里,那里遮風擋雨的也可以休息."

曾小強提出了建議.

"山谷找不到,柳葉一定會順著這個思維想的,不太好搞啊."

連連撓頭.

這一刻,有家不能回了.

全都啞口無言.

"那就隨便找個地方,休息休息,補充補充體力,然後再說."

袁蕊隨著自己能力的提升,也開始發表意見,"我不太累,我可以替你們放哨."看了看自己的召喚出來地骷髏,想試試威力.

我搖了搖頭,"吃的,喝的,全都在峽谷,不管怎樣,都得過去一趟,這樣,咱們先湊過去看看在說,至于今晚怎麼辦,再作打算."

"嗯,嗯."

繼續悄無聲息的回了峽谷.

峽谷內依然空無一人,靜悄悄的什麼變化都沒有,我們進去後,立刻喝水,找到食物,大口大口的吃.

黑漆漆的沒有點火.

在那坐著,吃著,喝著.

我吧唧吧唧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柳葉說,時間對他們有力,就說明他們很有可能不著急進攻咱們,當然也有可能是煙霧彈,但我感覺,柳葉很有可能就是這樣安排的,拖延時間,他們的隊伍慢慢強大,到時,咱們反而不利了."

柳葉太聰明了,而且某種時候也豁的出去.

在進入島嶼後,為了收拾劉大頭,可以奉獻自己的身體,這就說明了她的心,超級狠,我和她比起來,什麼都算不上啊.

心機,城府,都落了下成,現在就是行軍打仗.

不好搞.

"那你什麼意思啊."

幾人聽的云山霧罩的.

我喝了口水,說道:"我的意思很簡單,現在咱們已經很強大了,咱們應該發起襲擊,而不是防禦他們,現在這個時間點,是她們怕咱們,而不是咱們防禦他們."

"這???????"

大家都是一愣,隨即明白了,"對,不能再拖了,拖下去,什麼都說不一定了."

"快刀斬亂麻,現在就去,就能能死他門."

曾小強,老錢都表示同意.

袁蕊,小麥想了想也跟著點頭,"對,下手把,不是咱們心狠,是你死我活,不是他們活,就是咱們活,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

"那就干."

統一了意見就好辦了.

我拿起一個樹枝在地面上畫地圖道:"這里是他們的地盤,柳葉不會不設防的,他們有最少五個印第安土著弓箭手,想要靠近,太難,但也可以試試,摸過去,隨後自然是大屠殺,見人就殺,我就不信,有人能抵擋住我的激光劍和曾小強的斧頭."

"偷襲如果成功,自然沒的說,可柳葉如果有防備,也不好辦啊."

這個系統的玩法,我們不一定比柳葉玩的好.

這麼一說,反而是我們近也不是,退也不是了,有些為難啊.

"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我再次發表了我的意見,可怎麼不坐以待斃,也很無奈,在那抓耳撓腮的跺腳,罵娘.

結果這時.

突然,峽谷門口火光閃爍,走進來一個人,一身火紅色衣服的人,嚇了我們一跳,在一看,居然是柳葉.

抿嘴笑著走了過來.

身後還跟著七個印第安土著弓箭手,而且每一個身上都是血,一瞬間把我們包圍了.

"快."

我拿起了激光劍,"嗡!"的一聲,冒出了紅色的火光,往前一沖的擋住了袁蕊等人,也隨之往前了一步.

咽了咽吐沫,沒想到,柳葉突然襲擊而來.

她手里把玩著一個火苗,渾身的衣服也變了,束腰的魔法服一樣,拖著白嫩碩大的胸部,一頭波浪長發,也變成了紅發,裙擺下面是一雙紅色的長筒靴.

極為的火爆.

像是個歐洲大美妞.

主要是胸很大,波濤洶湧.

"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她樂呵呵一伸手,火苗扔向了我們的火堆上面,著起了火,走落到了我們身邊,看著我的激光劍,笑道:"絕地武士,有意思."

樂呵呵的在瞧其他人,都一副很緊張的樣子,她笑呵呵的說,"今天下午之前,大家還是朋友,怎麼現在就不歡迎了."

"你還是趕緊說吧,你來這什麼意思,別廢話了,大家都明白,這事就是你死我活."

我意識到了,她選擇了魔法師,還弄了裝備,不好對付了,而且那七個印第安土著弓箭手,把我們包圍了,一聲令下,就會搭弓射箭.

感覺自己太不小心了,進入了這里,讓人家堵住了.

不過,柳葉卻沒什麼要動手的意思,而是笑呵呵的說道:"其實我對你們印象一直不錯,比劉大頭,比謝飛都好,尤其是梁晨,最適合當老大,有擔當,有膽略,我原本就想跟著梁晨的,但怕謝飛因為這件事在找梁晨你的麻煩,弄的島上人心慌慌,才帶著那些人離開了,他們對我卻並不尊敬,有時還調戲我,對我動手動腳,我不可能為了他們,對付你們,這沒意義,對吧."

"這???????"

這話讓我們不明白.

其他人也一樣,都保持警覺呢,都聽懵了.

"我把他們殺了,一個不留,全殺死了,現在我這一方,就我一個人了."

柳葉起身瞧了瞧我,笑道:"你想贏,殺了我一個人就贏了."咯咯的笑,胸前被束腰魔法袍托的碩大白嫩的胸脯,上下起伏.

著實紮眼.

我們則都被這個消息弄蒙了,不知道什麼意思,難不成,她想自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柳葉笑道:"別這麼激動,我呢,並沒有想過會經曆這樣的超自然事件,但感覺不錯,挺有意思的,最起碼比在島上等死要強,嗯,所以我和灰衣老人研究了很久,鬧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魔法師,還比如我可以投降,歸順."

咯咯的笑.

捂著嘴,笑個不停.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我不會因為一些無賴還有一些什麼都不敢做,畏畏縮縮的人,與你們為敵,你們才應該是我的朋友,你們在日後才會真正的幫助我,我分的請好壞,明白嗎?"

柳葉這時候把話說清楚了,"我當時背著你問了灰衣老人一個問題,你沒聽見,你應該知道我問的是什麼了吧,沒錯,我問的是,我可不可以投降,他說可以,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甚至你還可以詔安,我也可以投降,但投降會對我進行懲罰,招安則是對你進行懲罰,我想了想,我現在這麼強大,這懲罰應該由你來承擔,不過分吧."

"絲,這??????"

徹底無語了.

果然是比我們會玩,居然有招安,投降,並不是雙方血戰到底,至于懲罰?看樣子,是必須得我來了.

她複出的最多,要不然以她掌握的能力,還有對系統的熟悉程度,我們不一定會贏,可突如起來的這一下,還是讓我很是無語.

連連撓頭,哭笑不得,"你這麼聰明,操過你的男人,都知道嗎?"我攤開了雙手,徹底被她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