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突然出現的老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忙忙度日,吃這鱷魚肉,在島上過著無依無靠的日子,恍惚間又過了三天,每天殺兩頭鱷魚,日子倒是天天有肉吃了.

謝飛那些人一走,果子也夠吃了,資源也夠用了,倒是不那麼緊迫了.

可所有人都知道,不會有船只出現,不會有人出現,不會獲救了,除非和謝飛他們一樣,不見了,才是希望的所在吧.

每日在森林里穿梭,在海島上游走.

讓人心底發寒的好像住進了牢籠,所幸,牢籠里面,還有艾靜,袁蕊,傑西卡陪著我,讓我不至于太寂寞.

我還想到了某個電影,好像就一個人流落荒島,就一個排球陪著他,最後連語言能力都退化了.

我們算是幸運的了.

在想到那些已經葬身海底的游客,我們也算幸運了,在想到劉大頭,就這麼死了,更算幸運了.

就也笑了,苦中作樂的笑了.

袁蕊陪著我來找果子吃,天天吃鱷魚肉,讓人吃的嘴里發澀,得需要一些果子清清口,果子已經不太好找.

椰子樹基本都沒椰子了.

在森林里溜達,袁蕊邁著雪白的大長腿,在前面走,翹挺的小屁股扭來扭去的,微微嘟著嘴,"晨,咱們要在這里一直到死嗎?我,我不想這樣,我剛剛大學畢業,我還有我美好的未來,我,我不想."

抿嘴要哭.

這種無住的感覺侵入人的心底,讓人不寒而栗.

我只得勸說,"咱們總比那些死了的要強,在者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我就不信了,咱們會死在這里."

攔住了她的細腰,在她翹挺的小屁股上一掐,"最起碼咱們現在還活著."

"嗯,嗯."

羞答答的抱住了我的胳膊,趴在了我的肩頭.

小鳥依人的讓我想到了釋放的所在,是得給自己找個地方解解悶了,一轉身的把她頂在了一顆樹上,笑呵呵的幫她的頭發撂倒一邊去說道:"你看過倚天屠龍記嗎?"

"看過啊,怎們了."

眨巴眨巴一雙大眼睛,眉目如畫,柳葉眉頭的有些好奇,嘟著紅撲撲的小嘴唇問我:"你想說什麼啊."

"那個,張無忌的老爹和張無忌的老媽,流落冰火島,生下了張無忌,看過這個階段嗎?"

"你,你,流氓."

知道我想干什麼了.

卻也咬了咬嘴唇,居然同意了,"我,我還是處女呢,如果游輪沉沒,我就死了,那就太虧了,連女人都沒做成,給你,我心甘情願."

粉面桃腮的羞紅了臉,在我胸口上畫圈圈,卻又突然激動的說道:"不過你得答應我,離艾靜,還有那個傑西卡遠點,知道嗎?"

"怎麼又有傑西卡的事了,你這飛醋可吃的沒理由啊."

我手已經不老實的在她臀兒上掐弄了,彈性十足的讓我舒服,在看她打大美腿,修長筆直,大腿根還挺多肉.

一掐的好想可以掐住一碗水來,笑呵呵的摩擦著.

"流氓."

袁蕊羞得臉頰快要滲出血來了,推搡我,卻又任由我了,認真說道:"那個傑西卡一看就是個隨便的女人,你,你不要和她走的太近知道嗎?"

"知道,知道,聽你的就是了."

呵呵笑著,敷衍著,這才環住她的腰,吻了過去,小舌頭立刻塞進了袁蕊的口腔,攪動著,享受這一刻不可多得的舒服感覺.

"嗯,討厭."

一不小心的她稍微離開了大樹,"啊!"的一叫,還跌在了草叢中,跌的我倆疼的不行.

"就你,疼死我了."

袁蕊連連去揉屁股.

我笑呵呵的再接再厲,去侵襲她的身體,把手射進了她的懷里,揉搓她的酥胸乳鴿,"別,壞了情趣,繼續."

"流氓,流氓."

咯咯笑著,又捶打了我兩下.

我捧著她的臉,笑呵呵的就說道;"老天其實對咱倆不錯,你想一想啊,咱倆是初戀,流落到了荒島上,還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如果沒有這次的事情,你我這輩子在在一起的可能性能有多大啊,我感覺沒有可能."

"那也不一定,你一直是我喜歡的類型,你只要努力追求我,在有點上進心,也不是不可以的."

抿嘴偷笑的也掐了掐我的臉,"就喜歡你這個壞樣子."

"哎呀,還會調情了."

我呵呵笑著,吻了過去.

她這次就抱住了我的脖子,開始回應了,笑吱吱的享受起來,待,差不多了,我就湊到她耳邊說道:"行不行啊,今天,不行,就改天."

"來把,人家,人家准備好了."

甜甜一笑的伸手去撩開自己的裙子,開始下一步了,還說呢,"你不許搭理艾靜和傑西卡了知道嗎?"

"知道,知道."

我慌亂的去脫褲子,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微微有些緊張.

結果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喊了起來,"梁老大,梁老大,你在哪啊,你在哪啊,出事了,出事了."

是小麥的聲音,看似離這里不遠.

我倆一下慌亂了,暗歎,小麥這孩子,不長眼,立刻爬了起來,整理衣服.

"討厭,討厭."

羞紅的袁蕊躲到了我的身後,撒嬌的不敢見人了.

"什麼事啊."

我喊了一句,還想著,沒正事,一定踢他屁股,破壞我的好事.

結果,小麥跑了過來,說道:"是大事,島嶼中間出現一個老頭,還有一個小店鋪,嗯,那個,都過去了,小強哥,讓我叫你呢."

"什麼玩意,一個老頭,一個小店鋪."

我懵了,無語了,"你說什麼."

"你過去就知道了,一個老頭,一個小店鋪,他好像在那里做生意似的."

嚷嚷起來了.

拽著我要我過去.

店鋪,老頭.

懵了!

"過去看看,這島上,突然一伙人走了,又突然冒出來一個人,什麼意思啊."

還喊了一句,"袁蕊,你先回峽谷,我去去就回."

"不,我要跟著你."

過來拽住了我的手,要跟我一起去.

"行,行,行,一起看看,一起看看."

在森林里走啊走的,繞到了森林中間的地方,見到了曾小強,老錢,柳葉他們,圍著一個小木屋,正好奇的詢問呢,"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等人都來齊了,我會說的."

老人微微有些推背,還帶著一個老花鏡,滿臉的褶子,看起來最少得六七十歲,笑呵呵的拿著一個抹布在擦桌子,一身短打的衣褲,像是一個飯館的老伙計,這時見到我,笑了,"都來了,那就行了可以."

這才把麻布一扔,說道:"你們正在經曆你們口中的超自然事件,你們是知道的,但到底經曆什麼,你們或許不知道,我也沒必要多做解釋,你們早晚會知道的,至于其他的,是這樣的,你們想要活著離開這里,唯一的辦法,現在看來,就是消滅對方."

指了指我,指了指柳葉,"現在算是兩伙人,只有一伙能活到最後,活著離開這里,按照你們的營地,系統已經分配了,必須雙方有一伙人,死了,全死了,才算勝利,而你們要做的就是,殺了對方,一個不剩,要不然,就是被對方殺死,死在這里."

"這???????"

一上來就開口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柳葉都懵了,所有人也都警惕的向後退去了,"這??????"

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所幸,我和柳葉比較冷靜,說道:"先不要動手,先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什麼人,說清楚,不說清楚,我們是不會動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