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憑空不見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曾小強,老錢,小麥,還有傑西卡,拿著武器隨著那個人跑向了沙灘,還問他呢,"有沒有去通知謝飛啊."

"去通知了,分兵兩路,柳葉他們已經躲起了,嗯,應該都在那了."

那人長須短歎的說道:"最起碼十幾條鱷魚,一出現就咬死了一個人,所幸,當時海里的人不多,多的話,全都死了."

驚訝的一個勁在擦汗.

"十幾條鱷魚?!"

鱷魚我記得是淡水動物,根本不在海里出現啊,什麼情況啊這是,頭都大了.

但也笑了,"鱷魚上了岸就好對付了,這回啊,咱們有鱷魚肉吃了."

"哪那麼容易啊,你看見就知道了,全是成年鱷魚,大得嚇人,十幾條,比三狼頭厲害多了."

長籲短歎的必然是受到了驚嚇.

我則依然有股子沖勁,不怕,笑道:"那就慢慢來,一次性全殺了,反而沒辦法儲存了,,一條一條的殺,天天吃鱷魚."呵呵的笑.

曾小強,老錢,小麥也干勁十足,摩拳擦掌.

待,到了海邊的邊緣就看見柳葉在那里正在藏在一顆樹的後面監視呢,他身邊就剩下一個人了,見到了我,連忙說道:"梁晨,你快過來,你看."

一瞧,沙灘上布滿了鱷魚,在來回走動,每一條都得三米長,是很嚇人,絕對的成年鱷魚.

"這???????"

膛目結舌,是不好辦.

所幸,此時鱷魚懶洋洋的沒怎麼動彈,感覺一會兒繞到兩側,勾引一只殺掉,應該可能性很大,鱷魚的速度不快,拿著長槍,斧頭,可以砍死.

就說,"謝飛呢,按照速度,謝飛他們離這里比我們進啊,怎麼還沒來啊."

"誰知道."

兩人有很多不愉快,但感覺不至于因為這些事,不過來幫忙.

再者說了,食物現在短缺,需要獵殺動物補充了,他們也不會不來,就道:"在等等吧,想來一會兒就該到了."

在森林里繼續躲著看著那些鱷魚.

"你說,大海里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的鱷魚呢,這也太假了把."

曾小強撓頭問道:"按理說不應該啊."

"這島上不應該的事發生了太多,現在什麼都應該了."

歎了口氣,沒錯了,就是發生了超自然事件,而且我們還在經曆,還在發生.

結果這時,那個去叫謝飛的人跑了回來,就一個人,我們都愣住了,問道:"謝飛他們人呢,不會真不來幫忙吧."

"這個王八蛋."

還罵上了.

可結果卻是把我們都驚到了,"不是,不是."

那人連連搖頭,說道:"謝飛他們不見了,人不見了,不僅人,他們的食物,他們的窩棚,那一帶,完全空了,好像沒出現過一樣,我繞來繞去,看了許久,都沒找到,謝飛他們好像搬家了!"

"搬家了,不見了."

我,柳葉面面相覷.

搬家不可能,他們那我去過,遮風擋雨,弄的很不錯,不像是要換地方住的意思,而且換地方也會提前說一聲啊.

或者其他的.

"這??????"

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就說:"你沒去其他地方看看,或許就在那一帶附近啊."

"看了沒有."

他還是搖頭,"一點痕跡都沒有,連腳印都沒有,就是憑空不見了一樣."

"這??????"

我不知道如何解釋了.

曾小強便說道:"那就在去其他地方找找,人不可能憑空消失的."

柳葉攔住了,一雙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說道:"這個超自然事件,似乎已經徹底的超乎了咱們的預料,沒准他們就是憑空不見了."

"這不可能吧."

都也驚了,都被這一出弄的無語了.

我冷靜了冷靜,知道柳葉說的很有可能,可還是說道:"還是到處看看把,別輕易小結論."和小麥,曾小強,老錢說道:"繞著看看,四處都看看,看看他們還在沒在島上."

"嗯,嗯."

每個人的神經都緊繃起來了,開始散開去尋找了.

傑西卡跟著我,還做了一個阿門的手勢說,"不會是上帝出現了吧."

"爭取是上帝吧,這樣,咱們也有救了."

森林里想起了呼喊'謝飛’名氣的聲音,來來回回的整個島嶼就這麼大,必然早就傳開了,可過了約有半個小時.

我們回來,嗓子都喊啞了,卻依然沒有找到,"空空如也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嗯,嗯,我都跑到猴子山附近了,也沒找到啊."

所有人都蒙圈了,這回對了,就是憑空不見了,謝飛他們不再這個島上了.

"昨天我還看見他們去抓猴子的,怎麼就不見了呢."

跺腳不相信

"有沒有可能是島上沒吃的了,坐船離開了."

一個人突然開口.

我差點沒噴出來,"你是不是猴子派來搞笑的,在海島上最起碼還有淡水,駕船離開,那是找死."

連連撓頭的頭皮發麻,就說,"咱們就是在經曆超自然事件,認吧,咱們理解不了了,就是謝飛等人不見了."

"我看也是如此."

所有人沉默無語了,好像一塊烏云籠罩在了我們頭頂.

柳葉甚至說道:"有可能下一次不見的就是你們,也或者我們,到時或許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聳了聳肩,又指了指外面的鱷魚道:"對于咱們來說,還是把鱷魚殺了再說吧."

"對,殺了再說,最起碼有肉吃了."

感覺到了無力,超自然事件,就是無法解釋的事件,看著天空,看著大海,看著一切都不對了.

但有一點是對的,那就是生存下去,只有生存下去,才有機會知道真相,知道我們到底在經曆什麼.

"我剛才看了,從左邊繞過去,左面的鱷魚少一些,可以引過去簡單的殺掉幾只,十幾只鱷魚呢,得慢慢殺."

"嗯,嗯."

柳葉的人,都拿著武器呢,隨著我的人,繞到了左面,從沙灘一側看到了鱷魚,那些鱷魚一看就是明顯適應不了海水,在地面上趴著不動.

謝飛的事暫且不提了.

我們開始專心致志的做我們的事,瞧了瞧,離著還有十米呢,就小心翼翼的說道:"老錢,靠你的時候到了,射那個離咱們最近的那只,引過來干掉."

"對,引過來."

曾小強摩拳擦掌.

小麥更是說道:"我腿腳快,我去吧."

"別魯莽,這是沙灘,一不小心跌倒了,就得出事,有弓箭了,就讓弓箭來."

我拍了拍老錢的肩膀,"顯示你本事的機會來了."

他說過五米之內都有殺傷力,雖然五米已經很近了,但還是有用的,慢慢的靠了過去,對准了一只在那曬太陽的鱷魚.

就來了一箭,"嗖!"的一下子,"碰!"的一聲,紮在了鱷魚的身體上,還真刺了進去,卻也是,小傷.

但鱷魚還是一擺動尾巴"呃!"的一叫,沖向了我們,還不是一只,是兩只,另外一只也動了,大大的嘴巴,張開,"呃!"的又一叫.

三米長的身體,威懾力很大,沖擊而來,很有威懾力,何況還是兩只.

"柳葉,你們殺一只,我們殺一只."

他們已經死了一個人,還有三個男人,還有柳葉自己,當然柳葉一個女人根本不行,這幾天發了狠想殺敵,卻也是有心無力.

就是三個男人,兩個人拿著紮槍,捕魚弄的尖端,都不夠尖銳了.

一愣.

所幸,傑西卡在,跑了過去,拿起了柳葉手里的斧子,道:"我來幫你."這一下才算接了燃眉之急.

至于我們,我,曾小強,老錢,還有小麥,圍捕一只鱷魚,展開了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