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食物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和謝飛猜想的超自然事件沒在發生,狼群被消滅後,三天之內什麼都沒發生過,那日,大家一起喝酒,一起吃狼肉,痛痛快快的慶祝了一番.

很快,就又個子都回了個子的地盤.

而且沒幾天,就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劉大頭的尸體,一直沒有找到,誰也說不清楚,還過來問我.

曾小強一句話就給回絕了,我們當時分開了,你們知道,去找該問的人吧.

他們就去找謝飛詢問.

但後來,柳葉似乎是給押去了,就也不了了之,而且,柳葉把島上那些不相信有狼的人,也給收編了.

人數到是不少.多半的時間就也相安無事.

熊肉吃了,狼肉吃了,猴子肉也吃了.

三天後,食物陷入了問題.

我這邊,曾小強,中年大叔,艾靜,袁蕊,傑西卡,小麥,那個母親和一對小蘿莉,什麼概念,十個人.

兩個小蘿莉吃的少.

也得吃啊.

果子是有限的,采完了,大家都沒的吃,發生了不少摩擦,正應了那句話,這島上,存活不了這麼多人.

謝飛開始帶著人抓猴子.

柳葉帶著人,也去抓猴子,還差點打起來,所幸,後來談攏,一起抓了兩只猴子,分而食之了.

可也不能總這樣下去,

食物成了大的問題.

二人找到了我,知道這樣下去,早晚會鬧出人命,人最怕的就是饑餓.

不想被這件事打破和平.

謝飛甚至說道:"這個情景,還不如出現野獸呢,最起碼一致對外,之後有肉吃,現在一天天的生活越來越緊迫,救援船遙遙無期,感覺早晚得出事."

陷入到了惡性循環.

我這邊也一樣,就說道:"捕魚,讓所有人,做紮槍,到海邊,和我一起捕魚."還說,"猴子早晚得吃光,果樹也早晚得吃光,只有海里的魚,能取之不盡,其他的就省著吃吧."

算來算去,已經登錄島上,十天還多了.

三十多人,無法供給.

謝飛,柳葉明白,點了點頭,去安排了.

我捕魚的技巧不錯,交給他們,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鍛煉了兩天,每一天就都有所收獲了.

才算接了燃眉之急,大家不在那麼緊繃.

而這麼一算,就是過去了將近一個星期,最大的收獲就是傑西卡的傷一天比一天的好,複原了.

骨頭沒有傷到,雖然出現了六個開放性傷口,但有了消炎藥,很快就消腫了,出現了結痂,雖說不至于恢複到原來那麼神勇,卻也是不用在需要人幫忙,生活能夠自理了.

走路完全自如的在那活動身體,展示著超長的柔韌性,大長腿,體態婀娜的讓人看著,不像是受過傷的.

主要是身材還特別好,白皙的身體,豐乳翹臀的身材,纖細的腰肢,加上白人女孩的美麗容貌.

青春感十足.

"你還是在養幾天吧,就那麼點消炎藥,你在複發,藥都不夠用了."

我忍不住抱怨,看著也是不錯,論身材,還是歐美女孩好.

"我現在感覺我自己都可以跑了,無礙的."

傑西卡能走之後就去看過姜敏的墓地,看過後心中的悲痛已經放下了,也知道,在悲痛也沒有用.

自己還在島上,無處可去呢,在悲傷就是給自己找罪受了,得往前看,在那說道:"過兩天,我看啊,我都可以幫你們下海捕魚了."

"不作死就不會死,你要是下海,你就真是作死了."

我呲牙一笑,搖了搖頭.

傑西卡笑呵呵的一頭金發的馬尾辮梳著,額頭微微的出著汗,擦了擦笑著說:"我就是好長時間沒活動了,活動活動而已,看你那樣,比我還激動."

樂呵呵做到了我的旁邊,看著山洞里有條不紊的一切的一切都在發生著,問我,"你說咱們什麼時候能獲救啊,現在都半個月了."

"誰知道."

越往後,島上的生存越困難,人太多,物資根本不夠用,我看出來了,柳葉控制不了那些人,到時他那邊還得出事.

只是早晚的問題.

謝飛反而好一些,都聽他的.

至于我們這里,曾小強,中年大叔都是實在人,還有我和小麥兩個吃的不多的,應該能頂過去.

"等吧."

"哎!"

傑西卡也歎了口氣,坐在那里,無助,"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現在最想的就是,我加利福尼亞家里的那個沙發,睡起來真軟啊."

在那思念,一雙藍色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拖著下吧,看著遠方.

我哈哈大笑,"你啊你,居然思念一張沙發,你可真有意思."

笑個不停.

她就說:"有機會你去我家做客,我讓你試試你就知道了,太舒服了."伸著懶腰,回味無窮的.

沒錯,沒了野獸,沒了危險,就這般在這里過活,一日一日的,非常沒意思,只剩下這點想念了.

艾靜,袁蕊則是意識到了,又增加了一個情敵,這時就湊了過來一左一右的護著我說,"傑西卡,你應該回山洞里面休息去了,大病初愈,不應該總在外面待著."

"沒錯,這里不適合你."

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傑西卡抿嘴笑了,她哪能不知道,在那舒展身體的,把馬尾辮散開了說道:"在我們美國,大病初愈更應該多出出汗,這樣才舒服."

一頭金發飄蕩著,就是個金發碧眼的大美女,根本不搭理艾靜,袁蕊.

我則哭笑不得.

就准備和曾小強,中年大叔一起研究研究弓箭的事.

不得不說,中年大叔提議弓箭那事之後,一直掛念這呢,也是島上無事,就但打發時間了,和曾小強有事沒事就在那找木材做.

做了好幾把,有的有模有樣,很不錯.有的則是,根本射不准,這時正在練習呢.

我就起身不管三個女人了,過去說道:"老前輩,讓我試試,這東西應該和槍一個意思吧."

"對手臂的力量,更有要求,但你問題不大."

中年大叔,叫做錢銳,我就叫他老錢,或者老前輩,今年已經四十二歲了,體格算是硬朗的了.

呵呵笑著,把最好的一把弓交給了我.

我試著拉了拉勁頭很足,一直用目光做成的箭,射出去,"嗖!"的一下子,紮在了木板上.

"勁夠大的啊."

傑西卡也過來湊熱鬧,"我也試試."

樂呵呵的接過,也搭弓射箭,"嗖!"的同樣射在了木板上,"這個射在人的身上,如果是致命地點,可是要出人命的."

"還得在調試調試,主要是射不遠,頂多五米以內,在遠,就不行了."

老錢很是得意,笑呵呵的繼續去研究.

我撓了撓頭,感覺也得給自己找點是干了,一天天的忒沒意思,結果這時,一個人突然大步跑了過來,正是柳葉手下的一個人,喊道:"海邊,海邊???????"

話音喘著的讓我們一愣.

傑西卡更是喊道:"海邊看到了船只."

"是嗎?"

都激動了.

艾靜,袁蕊都錯了過來,激動的眼眶是濕潤了.

那人卻搖了搖頭,"不,不是,是發現了鱷魚,在捕魚的時候突然出現的,已經咬死了一個人了,他們都跑了,柳葉讓我來找你."

"鱷魚,從海上出現?"

"這???????"

面面相覷.

又想起了謝飛的話,超自然事件,還在發生啊,看來是了,立刻喊道:"都拿起武器來,跟我去瞧瞧."

內心深處反而有些刺激了,希望這樣的生活,而不是無聊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