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旗開得勝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狼的腦袋都被坎碎了,身上好幾處傷痕,必死無疑,躺在那里,血灑當場,一動不動的已經死了.

"成功了."

曾小強剛才嚇了一跳,這時激動的過來踢了踢,確認是死了,"奶奶的,真的死了."

哈哈一笑.

其實剛才已經有些亂了,如果是三頭狼來了,以剛才的架勢,多半是得出事,所幸,老天幫忙.

安排了這麼一幕,一只狼被消滅了.

"行啊."

我啐了一口吐沫,在看其他人,都是咽著口水,手有些麻木呢.

"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行了."

鼓勵眾人.

謝飛也跟著說道:"沒錯,沒錯,剛才我也害怕了,所幸,梁晨一沖,我也發了狠,這不就殺了,簡單."

笑個不停,都高興了.

成功了第一步.

而外面在看,"吱!""吱!"叫著,猴群還想往里面沖.

"他是在要小猴崽子."

從狼口拽了下來,仍給兩只成年猴子,它們一看,"吱!""吱!"暴走了,跳起來,攻擊我們.

"我日,不知好人心,怎麼還打起我們了."

此時就兩只猴子了.

謝飛喊道:"殺了,吃猴子肉."

發了狠,呼喊著讓大家振作起來.

眾人卻是因為殺了狼,一愣,讓猴子沖了進來,對著中年大叔那個方向,就近了身,撓他,他一把抱住了,去攥猴子的手.

"快,快救我."

猴子力氣不小,中年大叔瞬間跌倒在地,在地上居然打起了滾.

"我日了."

我拿著收服過去准備殺了,誰曾想另外一只猴子,"吱!""吱!"叫著,又沖向了我,直接撓我的臉.

"小心."

曾小強的紮槍太長,根本不管用,"碰!"的一下子給我撞了個跟頭,而且,沒給我機會,直接撞完就跑了.

那邊,中年大叔,比較狠,一把攥住了猴子的尾巴,喊道:"殺了他,殺了他."

"吱!""吱!"猴子在跑也來不及了.

"去你媽的."

怒眉那家伙比較猛,看中年大叔攥著猴子的尾巴,一紮槍直接刺了過去,"撲哧!"一聲,刺透了猴子的脊骨,穿腸而過.

當場就死了.

"吱!""吱!"那只逃跑的猴子,怒了,還想攻擊,卻是往前沖了一下,又退了回去,拿石頭砸我們.

"追過去."

曾小強呼喊.

我這才爬起來,喊道:"別動,守在這里,不能讓咱們的人受傷."

拿起了消防斧,郁悶至極,就我被踹到了.

"繼續擺好陣型."

哼哧了一句.

而這一下,就是一只猴子,一只草原狼的戰果了,也沒去管尸體,真心再次擺好了,中年大叔臉上被撓出了好幾個血印子,極為的深.

吧唧吧唧嘴的呲牙咧嘴的疼.

"疼死我了."

那個怒眉的長槍,便笑道:"你這沒白疼,猴子死了."呲牙笑.

而那只猴子吱吱的亂蹦亂跳,也搞不清楚這三只猴子的關系,"吱!""吱!"的還叫呢.但我們陣型一擺,它就沖不過來了.

"嗷!""嗷!"叫聲正好這時在次傳來,是狼的聲音越來越遠了,沒有來救援,看來,猴群給那兩只狼帶來了不少傷害.

另外兩只草原狼跑了.

"這下更好辦了."

心中一喜,拿起石頭砸那只猴子,"滾蛋,滾蛋,趕緊滾蛋."

"一起砸他."

都不拿武器了,撿起海灘的石頭猛砸.

小麥也過來幫忙,砸個不停,"趕緊走,趕緊走,要不然你也得死在這里."轟走他,省得他在這找我們麻煩.

對付狼群才是最重要的.

"吱!""吱!"被砸的七葷八素的,猴子最終還是跑了,跳躍著上了石頭山,不見了蹤影.

"大獲全勝."

互相看著,都是笑個不停.

在看地面的草原狼尸體,更是激動,過去把狼的尸體拽了起來,血還在留,卻是已經死了,哈哈笑個不停,"讓你吃我們老大,現在我們要吃你."

甩動起來.

那只猴子,也很沉,曾小強過去,拽著尾巴說道:"把皮扒了,可以做件衣服哩."呵呵的笑.

享受這一刻.

沒有動物在來了.

"下一步怎麼辦啊."

謝飛靠了過來,推了推眼鏡,和我想到了一塊,此時是對付狼群的最佳時機,還有兩只了,必然是受了傷,早消滅早好.

"嗯,得派人出去看看."

我不好自己出去,猴群如果襲擊過來,雖然不是狼群吃人,但也麻煩,就叫來了小麥,"你恢複了吧."

"梁老大,你放心,我不累了,你說,讓我去哪看看."

知道我找他干什麼.

我指了指石頭山道:"你去看看石頭山這地帶,死了多少猴子,什麼情況,然後在慢慢的靠近峽谷看看,狼群是否在那里,切記,不要被發現,一定要小心."

"嗯,嗯."

小麥樂呵呵的去了.

年少膽大,什麼都不怕,跑的飛快.

"等等吧,大家也都回回神."

我撣了撣身上的土,剛才跌了個跟頭,弄的我還挺疼,這時走到了艾靜,袁蕊旁邊,呲牙一笑,"沒事了,我不亂跑了."

"你就愛逞強,在這樣,掐死你."

艾靜伸手一個勁的掐我.

袁蕊羞答答的也跺腳,"下次,下次別這樣了."

"嗯,嗯."

我哈哈笑著答應了.

"晨,晨."

傑西卡虛弱的坐了起來,叫我.

"你別起來了,趕緊躺下,沒事了,沒事了,已經殺死了一只狼,只剩下一只了,必然很簡單."

我哈哈一笑,坐在了她的手邊.

傑西卡說道:"替,替,敏敏報仇."抿嘴要哭.

她來到中國就是投奔姜敏的,誰曾想,鬧成這樣,姜敏還死了,無依無靠的肯定很無助.

我攥住了她的手,放在手邊說道:"嗯,會報仇的,你也不要傷心,還有我,你還有我."擦了擦她的眼淚.

"嗯,嗯."

傑西卡這才不哭了,卻還是在那暗自神傷.

"等你恢複了,就又是一條好漢了,沒事,沒事."

給她鼓勁.

她只剩下點頭了,這種事也不是一兩天就能恢複的,拿來了一些肉湯,給她喂了一些,才安撫著讓她休息睡去了.

另外那些人,都在拿著狼和猴子的尸體,笑個不停,還有那只小猴子的尸體,也被甩來甩去的.

我立刻喊道:"別甩了,放好,一會兒猴群看見,又該被激怒了."

"嗯,嗯."

一想是這樣,連連收了起來,至于狼的尸體,看著是讓人解恨,這就搞定了一頭,距離成功就也不遠了.

謝飛,柳葉靠了過來說道:"下一步,就是去圍攻那兩只狼?"

"等小麥的消息,消息來了再說."

沒有著急.

小麥速度也很快,沒多會就跑了回來,說道:"那些猴子死了好幾個,那一塊,全是血,但猴群很多,很厲害,把狼群打跑了,兩只狼正在峽谷里,舔傷口呢."

"你沒看錯,兩只狼,都在里面."

"嗯,嗯,身上都有血,都在那呢."

小麥肯定的點了點頭.

我就也看向了其他人,"別玩了,走,去把那兩頭狼殺了,今晚就可以不用在在這里吹海風了."

"嗯,嗯."

這一下不怕了,我們的計劃是對付三頭狼,現在是兩只狼了,還是受傷的狼,都不怕了,拿著武器,趾高氣昂的跟著我.

前往峽谷.

艾靜,袁蕊等人有些緊張的翹首以盼,"你們可得小心啊."

"放心."

我揮手道:"你們就等著我們勝利的消息吧."一定會大獲全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