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統籌
g,更新快,無彈窗,!

峽谷所在的地方很隱秘,在叢林之中,極為的不顯眼,讓我在找過去,都不可能第一時間找到,小麥帶路,快速的跑,穿過了叢林,就也看到了峽谷的情況.

還有,"嗷!""嗷!"的一些狼叫聲,還有某種啃食骨頭的聲音.

"壞了,傑西卡也出事了."

暗歎要壞.

"我他媽的和他們拼了."

小麥哭著,拿著刀想沖過去.

我一把按住了,交給謝飛道:"看住這小笨蛋,別出聲,我過去看看."

"嗯,你可小心點啊,別著急."

謝飛再次提醒,"里面太危險了,不要輕易進去."

"我知道."

咬緊了牙,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湊了過去,峽谷有地方可以躲藏,我移步到了峽谷口處,偷偷側身往里面一看,正好看到,姜敏圓圓的臉蛋躺在了那里,血泊之中.

正在被狼啃食.

"我就日他媽了."

這女孩給我的印象很不錯,很可愛,而且很善良,願意照顧那些老人,可是現在,卻死了,"賊老天,你他媽的還長不長眼啊."

跺腳罵娘,也恨不得沖進去了.

在看,居然有三頭狼,兩頭在啃食,另外一頭,在把尸體從山洞里面拽出來.

我在邊陲之地服役過,狼居住山洞的,這上只狼居然要居住在這里,那麼里面的人,就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傑西卡."

我沒有看到傑西卡的身體,主要是也沒太靠近,卻還是能夠感覺到,傑西卡百分之八十死了,里面一個人的聲音都沒有.

就是三只狼在那活動.

"日他媽啊."

牙齒咬的嘎嘎響.

這時謝飛抱著小麥,捂著他的嘴,小心翼翼的靠了過來,"什麼情況啊."

"都死了,一個沒留,這些狼好像要在這里居住."

我心中百感交集,說,"應該就是這三頭狼了,黑熊也是他們干的.都是成年狼,而且是草原狼,速度快,凶狠,別看個頭不大,極為的難對付."

我,謝飛進去,也不好使.

"走把."

心里惆悵,昨天胖總裁死,今天沒想到,一大早起的姜敏,傑西卡也死了,心中憋了一口氣,郁悶無比.

"嗚!""嗚!"小麥還想反抗呢.

"你這是找死."

我哼哧了一句,心情怎能好的了.

結果這時,謝飛喊道:"你看."

地面出現了許多血滴,順著我們腳下,向東邊走了,"有活口,是人的血."

"快去看看."

我們順著血滴留下的痕跡,一路找了過去,沒走百十來米,就見傑西卡趴在了那里,血泊之中,流了不少血.

"傑西卡."

剛才我就沒有見到傑西卡的尸體,還以為她已經死了,沒想到她還是沖了過來,但這時一看,已經昏迷了.

"腿,腿被咬傷了."

小腿處,六個牙印深入肉皮之中,流血過多,昏迷了.

"趕緊帶回去,劉大頭那里有藥."

我一把抱了起來,快速的跑,什麼都不管了,能救一個是一個,"傑西卡你可不能死啊."

這可是意外驚喜.

必然是狼群襲擊,姜敏先被殺了,傑西卡反應快,讓小麥出來報信,周旋了一番,看沒用,就也跑了.

卻是被狼咬了一口,所幸,山谷里人多,狼也沒追.

她才在這保住了一條小命.

"傑西卡姐姐,傑西卡姐姐."

小麥嘟囔著哭了,不沖動了,看著我抱著,哭個不停.

"這孩子,倒是挺有人情味的."

謝飛揉了揉他的頭,說,"日後跟著我們吧,你傑西卡姐姐不會有事的."

"嗚!""嗚!"哭著點頭.

狼群那邊吃人肉,收拾山洞,沒工夫管我們,就也一路順利的回到了謝飛的營地,這時,劉大頭的人也剛剛過來,還在處理大黑熊的肉呢.

"趕緊的,趕緊的,把藥拿過來,快,快."

放在了我的窩棚里,小腿處依然流血,止不住的流,說道:"艾靜,艾靜,把你裙子給我撕下來一條."

"什麼?"

艾靜一愣,沒反應過來,也是剛剛得到消息,我就抱人回來了,完全蒙了.

我過去一把就在裙子下擺處,撕下了一條,對著傑西卡小腿上端,玩命的一記,讓血不能流通了,要不然流血就的流死.

"還尼瑪的都愣著干什麼,海鹽,海鹽."

"嗯,嗯."

艾靜這才回過神來.

"狼牙有毒,咬了之後,不能直接這樣弄吧?"

謝飛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但流了這麼多血,毒素就也少了,海鹽能消毒,試試吧."

海鹽拿了過來,我一把一把的往他的傷口處上摩擦,她昏迷不醒,要不然早就疼的尖叫了.

"我們能幫什麼忙啊."

劉大頭看著,咽著吐沫的嘟囔了一句.

"藥,消炎藥,還有紗布,快,快."

"有,有."

游輪淹沒時,拿了醫藥箱,都被劉大頭霸占了,這時拽了過來,還說,"這還有破傷風呢,用不用啊."

"死馬當作活馬醫,都用."

海鹽的作用大,擦洗了一遍,不流血了,就用紗布包裹上了,消炎藥也塞進了傑西卡的嘴里.

至于破傷風的針,也顧不得,脫開她的熱辣短褲,對著屁股就來了一針,忙乎完這一切,我才算是,長出了一口氣,嘟囔道:"這一下,就看這妞的生命力頂不頂的住了."

呼呼的出著氣.

"傑西卡姐姐,傑西卡姐姐,你可不能死啊."

小麥在那幫她擦拭額頭上的虛汗,在那嘟囔著哭.

"到底什麼情況啊."

柳葉問了一句.

我不想說,就在那抱著喘氣.

謝飛一一道來,"峽谷被狼群占領了,一共三頭狼,都是成年狼,嗯,那里的人,就他倆跑了出來,其他人都死了."

"三頭成年狼."

劉大頭咽了咽吐沫"那咱們怎麼辦啊,峽谷都沒了,躲都沒地方躲了,這回要玩啊."

"你不挺厲害的嗎?你不是還想收保護費嗎?這時候怎麼這麼慫啊,不能長他人的威風,滅自己的士氣啊."

謝飛哼哧了一句,看了看我,"別著急,從長計議,以你當時看的情況,有了那些人的尸體供他們吃,晚上前應該不會出來."

"你說的對."

我咬了咬嘴唇,點了點頭,說道:"但海灘這一代,還是太明顯了,得換個地方,嗯,去石頭山後面,那塊比較隱秘,還有猴群,狼群就算去了,猴群也會先發現的,先去那."

起身說道:"謝飛,找兩個人,用木板床,抬著傑西卡,其他人,把一些生活用品帶上就行了,其他的放在這里,狼群也不會要的,以後再說."

然後大手一揮兒:"搬家."

我還和劉大頭說道:"別他媽的跟著我們吃白食,你們他媽的這也有男人,發動你的人去島上把其他人都找出來,說出現了狼群,要他們去石頭上後面,如果死活不信,就別管,信了的,帶過去,最主要的是找男人."

"嗯,嗯."

劉大頭一個保鏢隊長其實沒見過什麼大陣仗,這時言聽計從了,去安排人,尋找其他荒島上的幸存者.

"晨,我怕."

袁蕊過來,伸出纖細的胳膊抱住了我的肩膀,一臉擔憂的說道:"這回我在也不鬧了,不鬧了."

"沒事,沒事."

我抿嘴一笑,看著大家有條不紊的開始撤離,在看著海島和里面的森林,咬了咬牙,隱隱約約也覺得,謝飛,柳小姐說的很對,我們有可能正經曆超自然事件.

要不然不會如此,因為那三頭狼,明明是草原狼,怎麼會到這里,而且黑熊也是東北大興安嶺的熊瞎子.

事情越來越不對頭了,我們也必須團結起來才能生存,要不然,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