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動物襲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回去把我遇到猴子的事和謝飛等人說了,"看來石頭山那塊應該是是猴子出沒的地方,我們遇上的只是一只小猴子,應該有猴群,不會太少."

猴子是群居動物,一兩只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荒島上肯定存在猴群.

"猴子的殺傷力不如其他獵食動物,但猴子是雜食動物,也得小心啊."

謝飛推了推眼鏡,說道:"要不,咱倆過去瞧瞧,看看大概有多少,如果少的話,捕殺一只也是可以的,這種事雖然是捕殺稀有動物,可流落荒島也不會有人管."

和我想的差不多.

知己知彼才好.

可我倆得有一個人留下啊,要是保鏢隊長劉大頭那邊,突然來襲,這些都是女孩容易吃虧.

我就說:"要不你留下,我和胖總裁走一下吧,先看清楚情況,不著急動手呢,反正以對付保鏢隊長為第一准則,等弄清楚情況了,咱倆在出馬."

"也行."

謝飛一思索同意了,"那你倆去把,拿上武器,小心點."

"嗯,嗯."

我大概看到了猴子的逃跑路線,想來不會太難追到,就叫來胖總裁,把情況說了,"走,拿傷紮槍,比斧子好用."

我腰間一直藏著一只削的匕首,拿了一個紮槍,頭前帶路.

胖總裁這些年作威作福,身子早虛了,在那跟著說道:"我能行嗎?別到時出點事,添亂啊."

"吃魚時你怎麼不說添亂啊,是男人就給我跟著,別廢話."

哼哧了一句.

我倆走到了我和袁蕊遇到猴子的地方,來來回回瞧了瞧道:"走,那邊."

向著石頭山而去.一路上可以找到猴子的一些行動痕跡,但不是特別多,就也不好找.

"多大的猴子啊,是猩猩,還是長臂猿,還是普通的猴子啊."

胖總裁心虛膽小,不是那個出謀劃策的家伙了,跟在我的後面,膽小如鼠.

"怪不得保鏢隊長敢當著你的面玩你的女人,就是賭定了你老小子膽小怕事不敢把他怎麼樣,哼哼,你啊,膽子太小,也不知道怎麼賺的這麼多的錢."

我回頭呵呵笑著還問他,"是不是人有錢了之後就膽子小了,怕賺的錢,花不光啊."

"那,那倒也不是,就是沒必要冒險的事,不想冒險了."

呲牙一笑,拿著紮槍,直咽吐沫.

"行了,行了,不至于,不至于."

樂呵呵的安撫了一句,用紮槍在前面擋開了一片濃密的草叢,穿梭了過去,一瞬間豁然開朗,一坐石頭山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還是白色的山頭,很漂亮.

沒多少草,在後面就是大海了,算是島嶼的最後面,讓人看著,感覺畫中的景色.

"漂亮,漂亮,這石頭不錯."

嘖嘖稱贊了一聲.

胖總裁卻喊道:"猴子,猴子,梁老大你看,猴子."指著石頭山的山頂,喊道:"那有猴子,不是一只."

"看到了."

果然和我猜測的差不多,猴子愛在山上待著,這石頭山就是他們的地盤,"走,慢慢靠過去,看看有多少只."

"嗯,嗯."

放慢了速度,向著山頂而去.

石頭山,沒有任何的可以攀爬的地方,極為費事,繞啊饒的,我倆繞了半天,也找不到上去的渠道.

"日了,這山只有猴子能上去啊."

氣的我,不得不往山上扔石頭,"猴子,猴子,來啊,來啊,你們來啊."

卻是無人應答,氣死個人.

"梁老大,我感覺猴子不會太少,咱倆還是回去把,要是一股腦的沖下來十幾只猴子,咱倆還不好辦."

"鼠膽."

我抬頭望著,"既來一趟,不把情況鬧清楚可不行."就把紮槍給了胖總裁,"我來試試,爬上去看看."

"別冒險啊,梁老大."

好意的拽住了我.

但我去意已決,摩拳擦掌的准備開爬.

結果這時,"啊!"的一叫,一個女孩的尖叫聲突然傳來,嚇了我,胖總裁一跳,"什麼情況."

在另一個方向.

"趕緊過去看看,有可能是有人遇到猴子了."

"嗯,嗯."

我倆跑了過去.

尖叫還在繼續,"啊!""救命啊!"不絕于耳,女孩絕對喊破了喉嚨.

"在叢林那邊."

我們是從島的東邊過來的,繞過去,就是島的南邊,記得好像那邊有些人生存,跳過草叢,就見到一個女孩,在蛢命的掙紮.

一只巨大的蜥蜴,正在爬過去.

蜥蜴得三四米長,巨大無比,甩頭排位的像是鱷魚,褐綠色的皮膚,還有一些刺,極為的嚇人.

"怎麼又冒出蜥蜴來了,日他大爺了."

我大步跑了過去.

女孩嚇傻了,跌倒在地,根本想不起站起來,就在那蹬腿的向後退,"啊!"!"啊!"的叫,還閉上了眼睛.

"傻逼啊這是,閉眼管屁用啊."

我罵了一句,卻也發了狠,一躍而起,拿著紮槍,直接沖著蜥蜴的腦袋就紮了過去,"給我去死."

誰曾想,蜥蜴不傻,"呲!""呲!"的腦袋回過頭來,看到了我,一瞬間,就迅速想躲開,可我速度快.

還是"喀嗤!"一聲,刺到了他的身體里.

只不過不是腦袋,是前腿上,那塊骨頭多,我手上一麻,根本沒刺進去,也瞬時跌倒了.

"梁老大."

胖總裁在後面忍不住一聲呼喊,"啊!"的一叫,想拿著紮槍過來幫我,卻也腿一軟,沒敢動.

戰戰瑟瑟的顫抖起來,"梁老大,梁老大."

"呲!""呲!"蜥蜴晃動著身體,動怒了,甩頭擺尾的就像我進攻,胖總裁嚇傻了.

"我日!"

我爬了起來,紮槍已經不能用了,尖端折了,拿出了木制匕首,可這東西對付猴子行,對付皮糙肉手的蜥蜴,那可就是撓癢癢了.

"胖總裁,把紮槍給我."

"嗯,嗯."

胖總裁這才回過神來,跑向我.

我也跑了過去.

蜥蜴不管女孩了,甩頭擺尾的追我,一條前腿受傷了,卻依然雄風已在,巨大的身體,很有威懾力.

"梁老大,跑吧."

胖總裁嚇尿了都該,呼喊,讓我跑.

"跑個屁,殺了吃肉."

如果有一把消防斧似的,早搞定了,一把鐵質匕首也行啊,拿著木制的紮槍,必須刺中他的腦袋,才能獲勝,要不然,這東西的生命力,必然是極為費事.

"我去你大爺的."

我沖了過去,對著腦袋就刺,絕對扛著炸藥包往前沖,拼命的架勢,好像殺紅了眼,"狹路相逢勇者勝,來把."

我就不信,和毒梟干過槍戰的我,干不死一只蜥蜴.

"梁老大,小心啊."

胖總裁閉上了眼睛都不敢去看了.

"啊!"的一叫,那個女孩睜開了眼睛,看著這一幕,也忍不住尖叫起來,又閉上了.

"撲哧!"一聲.

這回蜥蜴沒那麼聰明了,以為可以撞翻我,沒有躲閃,一紮槍,穩穩的刺中他的眼睛,順勢紮了進去.

我用力過猛,身體摔倒了蜥蜴的身體上.

"呲!"呲!"叫著,蜥蜴發了瘋似的擺尾,亂動,一只眼睛瞎了,腦袋也受到了重創.

"去死吧."

我拿出木制匕首,對這樣咽喉又一通刺,血"嘩!""嘩!"的流,抱著它,不在給它機會,足有三分鍾,一直在刺.

蜥蜴這才不動了.

我渾身是血的站了起來,咽著吐沫的笑了,"今晚有蜥蜴肉吃了."呲牙一笑,渾身是血,就一排牙,白淨,還有個人模樣了.

卻也是牛逼哄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