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計劃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胖總裁把肥魚,螃蟹還有繳獲的斧頭重新收拾了起來,胖總裁咽了咽吐沫,便開口了,"梁老大,你這麼一來,就是和劉大頭宣戰了啊."

"宣戰就宣戰."

我昨晚已經想過了要和謝飛合作,今天就是意外了.

當然,看此情況,也該出手了,他們到處搶東西,還收保護費,這些保鏢果然是沒想過自己生存,想要欺壓,想要成王.

以為他們可以隨便伸手搶奪別人的一切.

他們可以這樣生存.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咬了咬牙,啐了一口吐沫:"哼哼,反正不能讓他從我手里搶走我的食物,走,回去,不捕魚了."有了定論.

"你想好了."

胖總裁不傻,立刻明白了,"就該干,這群人都是白眼狼,都受過我的好處,可你看,都怎麼對我,王八蛋,該死."

替我打氣,"以你的能力,謝飛的計劃,他們就是盤子上的魚肉,隨便你們怎麼切,等死的份."

樂呵呵的非常高興.

他早就想出這口氣了.

而我們一回去,就看艾靜,袁蕊在那一籌莫展的站著,互相不搭理對方,又吵架了,"梁晨歐巴你回來就好了,這丫頭笨死了,燒好的一鍋熱水,一下子全撒了,火也熄滅了."

火堆上原本的一鍋水灑了三分之二,原本的篝火,已經成了落湯雞.

"不怪我,是,是那個把手太燙了."

袁蕊嬌滴滴欲哭無淚的無奈嘟嘴,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沒事了,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艾靜一個勁的數落,"你知道火源多麼的不好弄嗎?你知道鑽木取火多費勁嗎?你知道你這麼做對大家的危害嗎?"

數落小雞子似的.

袁蕊全都映襯了,一雙大長腿,跺腳生悶氣.

我們第一天,鑽木取火幾乎弄了一天,累得我滿頭是汗才算有了火,為了怕火熄滅,一直就這麼點著,誰曾想今日功虧一簣.

"不要吵了,沒事."

我晃了晃手,把魚放下了說道:"正好,這也不安全了,換個地方."

那兩個保鏢回去必然添油加醋的去向保鏢隊長告狀,到時保鏢隊長如果魯莽,沒准就待人過來.

而且很有可能.

這里絕對不能留了.

"不安全?怎麼了?"

艾靜,袁蕊這下警覺了.

我道:"收拾東西,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

"是保鏢隊長那伙人,收保護費,搶我們的魚,被梁老大打了."胖總裁嘴欠先說了出來,還說,"他們一定報複,咱們去找謝飛他們."

知道我要去哪.

我點了點頭,"沒錯,拿上東西去找謝飛他們,到了那,人多才好辦事,咱們四個人,他們男人就七八個,不能逞強."

"哦,哦."

二女明白了,情況危急,窩棚也不要了,把能收拾的全都收拾了起來,一一拿著向謝飛那邊走去.

艾靜抱著我前幾日采的椰子,過來問我,"梁晨歐巴,你想好了,要和謝飛合作."

"不合作是不行了,保鏢隊長這伙人也該有個結果了,你也看到了,昨天在海灘上耀武揚威,今日就收保護費,日後還得了."

我歎了口氣,"在這方面,謝飛比你我看的要遠啊,知道這些人是毒瘤."

"那,那好吧."

感覺也是如此了.

袁蕊氣鼓鼓的還說呢,"我打翻了水,弄滅了火,也沒事了,對把."

"毛手毛腳的,下次吸取教訓."

艾靜永遠不會忘記打壓袁蕊.

袁蕊邁著大長腿,氣得跺腳咬牙.

而我們拿著東西出現在謝飛等人的營地外面時,謝飛推了推眼鏡,立刻出來迎接,"怎麼,還把東西都拿過來了,不用如此,就是晚上一起行動就好."

樂呵呵的幫忙接過,還招呼人過來說道:"給這些人安排好,找避風的地方."之後就看向了我,"有情況吧."

"嗯."

我把情況說了,"我得罪了保鏢隊長的人,只能來找你了,嗯,咱們加起來人多,保鏢隊長或許忌憚一些,要不然,不好辦."

我還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現在我是靠你了,靠你幫我了."

"這不算什麼,我找你與我合作,就是認准了你這個人,這都是小事,小事."

謝飛推了推眼鏡,笑吱吱繼續說道:"不過這麼一鬧,咱們得小心一些了,這保鏢隊長就一瘋狗,得誰咬誰,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要是過來拼命也不好辦."

這時又淡淡一笑,"所幸,他身邊有我的人,不會讓他這麼辦的."露出了一抹玩味的微笑.

"誰?!"

我沒想到他直接攤牌,面上就也裝作不知道,樂呵呵的說道:"這不會是你計劃中的一環啊."

"嗯,我早就看出來了,咱們不會在短時間內獲救,這一代是淺水區,輪船不會經過,飛機看到咱們的可能性很小,有可能半年一年的就住在這里了,而唯一的不安定因素就是保鏢隊長這伙人,必須除掉,不然,全都得玩完,所以我就讓一個人打入到他們的內部."

說道這里,他咽了咽吐沫,有些無奈,"我原本想讓一個男人去的,但柳葉自告奮勇,我,我最後也同意了."

"柳小姐?!"

我忍不住一聲驚呼.

至于他說是柳小姐自己自告奮勇,還是他脅迫柳小姐,那就是他倆的事了.

這時,他身邊的人幫著艾靜,袁蕊,胖總裁在收拾東西,就說,"咱們去那邊說說,我把我的計劃,全都告送你,還有,我沒看錯人,知道你一定會幫忙的,你也是島上唯一能幫我的人."

向著森林里走去.

計劃看來只希望我倆知道.

我招了招手,"把胖總裁也叫上,這家伙,腦子夠用,也有用."

"嗯,這也行."

謝飛同意了.

胖總裁樂呵呵的跑了過來,跟著我倆進入了森林.

謝飛拿起一個樹枝在地面上畫了一個地形圖,開始說他的計劃:"這是咱們的島,後面有山,也比較亂,還沒人去過,這一面,你們,我們,還有保鏢隊長,這些是一些零散的人,你在看這,這是一個小懸崖似的地方,我和柳葉說好了,在某個安排好的晚上,她會帶著保鏢隊長去那里看風景,到時保鏢隊長身邊就也沒了人,你我,還有我手下兩個男人,摸上去,四個人,就解決了保鏢隊長,這一下,他們就群龍無首,到時,咱們在殺過去,東西平均分配,那些人如果長眼,就留他們一條狗命,如果不長眼,見機行事."

快准狠,幾乎周全,簡單,很容易上手.

柳小姐身段婀娜,為人精明,保鏢隊長必然做不了柳下惠,晚上出來打個野炮,抒發抒發一些騷情,去懸崖那,看看風景.

保鏢隊長肯定不會多想.

到時也不至于會帶人,我們一舉可以拿下.

我點了點頭,豎起了大拇指,"計劃不錯,斬首行動啊."

把保鏢隊長一個人殺了,這伙人多半就也樹倒猢猻散了.

不過我還是拿過了樹枝說道:"你的那兩個幫手,不用跟著去,埋伏在保鏢隊長營地的外圍,以面打草驚蛇,也可以隨時提供消息,嗯,我,你,兩個人就夠了,你負責放風,他,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漂亮,我就等著你這句話呢."

謝飛哈哈一笑,連連拍打我的肩膀,"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痛快,那就按你說的來,你的武力值,你肯定清楚."還重申道:"知道你殺人的,如果我那兩個幫手不過去,就我,柳小姐,還有這位胖總裁了,我們必然守口如瓶,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麻煩."

"那就祝咱們計劃圓滿成功."

我伸出了手,他也伸出了手,握在了一起,開啟第一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