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艾靜
g,更新快,無彈窗,!

謝飛,柳小姐親熱完,肌膚相貼的靠在沙灘旁邊的一顆樹下,互相溫存著開始說話,"那邊什麼情況啊,那個保鏢隊長信任你了嗎?"

"他就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根本沒多想,對我極為的信任,他們也沒想什麼生存,以為自己拳頭最大,什麼都不怕,還搶了島西邊一些人補貨的螃蟹和魚."

柳小姐在那說道:"看來你的猜測是對的,他們把自己的食物吃完了,必然會對島內的其他人下手,他們根本沒想過怎麼利用這里的環境生存,但把所有人的食物搶走之後,就該吃人了."

歎了口氣,"他們就是野獸."

"你受苦了."

謝飛歎了口氣,一只手撫摸著柳小姐的臉蛋,"我不希望如此,也不希望你被他凌辱,我一想到,就生不如死,可也無可奈何,光靠武力是不行的,這樣才能把這個麻煩解決."

在那議論這件事.

我,胖總裁聽著,都是有些對謝飛不怎麼感冒,"這小子,我記得好像結婚了,據說老丈人很厲害,靠著老丈人起的家,說明很會討女人歡喜,柳小姐雖然冷靜,看來還是被他利用了."

胖總裁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我對謝飛印象不好不壞,但他這麼做,太過于機關算盡了,搖了搖頭,有些嗅之以鼻,好感全無.

主要是感覺不至于,用女人做這樣的事.

這時柳小姐還問起了我,"那個梁晨呢,梁晨是怎麼想的,他會不會幫忙啊."

"應該會,就是還沒答應,放心,以我觀察人的能力,他應該不是笨蛋,能看清楚局勢呢,咱們啊,短時間內是走不了了."

抱著柳小姐,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這種日子我絕對不會讓你過的超過三天,放心,放心."

"嗯,飛,我信你."

柳小姐依偎在他的懷里.

"兩個人一個是職業經理人,一個是公司高管,沒准原來就有一腿."

胖總裁在那分析.

"我感覺差不多,要不然不會發展的這麼快."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謝飛,柳小姐起身了,"你回去吧,別引起他們的懷起,嗯,什麼時候行動,我給你發信號,放心,不會太久的."

"嗯,嗯,我信你,飛."

蜜吻了一通,分別了.

"這個謝飛,真有一套,工于心計啊,不得不防."

胖總裁我倆慢慢的回到了我們的藏身之處,嘀咕著在那烤著火說,"梁老大,你呢,看到這一幕,感覺如何."

"柳小姐犧牲身體打入內部,必然是好,完全可以一擊命中,百分百的搞定保鏢隊長,可太下作了,而且,之後呢,島內的資源有限,如果我和謝飛在發生沖突,這種人,我可不是對手."

胖總裁笑道:"島上三十多人,老的老,小的小,能活下來二十人就不錯,我感覺,還是可以合作的,最起碼,還可以多活幾天,沒聽柳小姐的話嗎?保鏢隊長根本沒想過怎麼生存,就是在吃老本,早晚得沒,到時以他們的德行,沒准就對艾靜,袁蕊下手."

指了指屋里睡著了的二女.

這話對,我護著艾靜,袁蕊目標太大,和謝飛干,是個不錯的注意.

可謝飛太工于心計,我不喜歡啊.

"梁老大,你人不錯,但你還是太年輕,我做生意多年,所謂商場如戰場,有個道理你得懂,你和謝飛就算是敵人,哪怕是能成為一天的盟友,這一天他幫你忙,這一天的盟友也是必須要做的,丘吉爾知道斯大林不是什麼好鳥,可為了對付希特勒,還是聯合了蘇聯,最後結果不是很好."

胖總裁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瞬間眼前一亮,笑了,"看來,你這個沒人要的,倒是個寶貝,懂得挺多啊."

"這算啥,我這腦子,還是有點用的."

嘿嘿笑了起來.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當然我也不可能全信了他,我也不是傻子,他想讓我對付保鏢隊長也是有自己的私欲的.

我自己可得把這件事想清楚.

夜風習習,催人入睡.

我烤了烤火就說:"明天在說把,先睡,先睡."還說道:"在這,沒有老大,小弟什麼的,你啊,明天也弄個窩棚,我幫你,今晚就算湊合吧."

"嗯,嗯,梁老大,你就是我的老大."

呵呵笑著,找了個小土坑,睡去了.

我縮進了窩棚里,看著艾靜,袁蕊已經熟睡,看著二女月光下動人的容貌,標致的臉龐,婀娜的身姿,怎麼都不想讓她倆被人欺負.

所以情況到也好選擇了.

一分鍾的盟友也是盟友.

拿定主意,就也躺下了.

我一躺下,艾靜突然睜開了眼睛,往我身前鑽了鑽,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聲音,說道:"你們的談話我都聽見了,你是不是准備和謝飛合作啊."

滑嫩的小手摸著我的腹肌,掐了一下,"胖總裁勸你,就是想報私仇,你可得想清楚啊,那可是殺人."

"我知道."

我拱了拱身體,抱住了她,雖然鬧歸鬧,但艾靜太會演戲,我沒當真過,這般親密的抱在一起,還是頭一次,在那說道:"我們剛才看到了柳小姐和謝飛."

把我剛才看到的情況和艾靜說了一下.

艾靜驚為天人,捂住了嘴巴,"謝飛夠可以的啊,讓自己的女人為了這點破事,居然出賣身體,真是個王八蛋,更不能和他合作了."

"可不合作,保鏢隊長那伙人早晚得出事,而且已經開始搶東西了,這才第三天,這種人發起瘋來,不好辦,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他還沒發瘋前把他收拾掉."

"可,可如果咱們獲救之後呢,你想一想,你還是殺了人啊."

艾靜用雙手環住了我的腰,抱著我,一對大咪咪來來回回的蹭,"我有時候開玩笑,但,但,但這件事太大了,到時說出去,弄不好就是死刑啊."

還想著逃離出去的事呢.

我道:"問題在于荒島上沒人,如果一年半載不獲救怎麼辦,這種事常有啊,馬航失事,輪船沉沒,沒人管啊,找不到的."

我也抱緊了艾靜,殺人,我當過兵,卻也沒殺過人啊,心里沒底.主要是剛剛海難三天,還存在著現代文明社會的某些想法呢.

"你,你是不是怕他們把我們倆怎麼樣啊?"

眨巴眨巴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我,一臉的動容,狐媚子的臉龐,咬了咬嘴唇,"我就知道,我沒看錯人,當時咱們游上岸,我看你在那幫助一些年歲大的,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主動接近你,看來,我沒看走眼."

一對嬌嫩的朱唇吻了過來.

讓我一愣,卿卿我我的事她也來過幾次,卻沒像這樣過,小舌頭直接侵入我的嘴里,挑逗我的舌頭.

還伸手進入撫摸的我的腹肌,胸肌,一下一下的掐弄,瞬間讓我血脈噴張了,"艾靜,別鬧."

"什麼叫鬧,這叫投懷送抱,沒看過電視劇啊."

她笑呵呵的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笑呵呵的問我,"以前看我演電視劇,電影,是不是沒想過能摸我的大咪咪啊,現在摸摸,看看,是不是假的啊,那些八卦媒體都說我隆胸,你摸摸,真不真,比珍珠還珍."

嬌笑著往我懷里拱.

"這???????"

我手動抖動了,就也順勢揉了揉,入手軟綿綿的,好像一個大肉團,讓人愛不釋手,嘿嘿一笑,"好軟啊."

"舒服."

她微微還一呻吟,咬著嘴唇,又要吻過來,"再來."

結果這時,袁蕊突然說夢話的喊道:"梁晨,梁晨,你,你,你快來救我啊."呼喊起來,之後突然驚醒坐了起來.

我,艾靜連忙分開.

"大半夜的說什麼夢話啊."

艾靜還煩氣的翻了白眼.

"我,我,我做噩夢了."

袁蕊嘟著嘴,一臉的不好意思,又躺下了,"我,我,晚安."不知夢到了什麼.

我,艾靜看著自然不敢再胡作非為,鬧歸鬧,剛才那一下,可是讓我有些手足無措,沒想到,就也不如如何繼續,所幸,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