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赴約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島上活下來的人都有一些小勢力.

東邊有幾個人,也聚集了不少東西,這時過來,是他們的帶頭人,一個文質彬彬戴著眼鏡的男子,叫謝飛,一過來就四處看著笑道:"梁晨是吧,你們這里不錯啊,有模有樣,可比我們那里舒服多了."

我拿起來了消防斧,擺出一副不好欺負的樣子,撇嘴一笑"還不錯吧,湊活著活,怎麼,你有事."

"咱們流落到這里,必然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嗯,我算看出來了,十天半月,三兩個月都有可能,所以我想請你去我那里說幾句話,不知可不可以."

淡淡一笑,客氣邀請.

"去你那里?有什麼話,這里說不行啊."

艾靜膽子大,上前一步,開了口,"你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

他沒有解釋,就是看著我,那意思看我有沒有膽量去了,我一想,倒也沒什麼好害怕的,笑著點了點頭,"行啊,可以走一遭."

"那就說定了,我喜歡和痛快人打交道,傍晚時分不見不散,對了,你們也可以一起去,我們那有魚湯喝."

哈哈一笑,就走了.

……

到了傍晚時分.

我,艾靜,袁蕊,胖總裁赴約前往,為了以防萬一,我提著斧頭,腰里還藏了一個用木棍削出來的匕首.

艾靜,袁蕊,胖總裁也一人一個,以應付有可能出現的麻煩.

也商量過了,無非就是說說以後要怎麼活的事,感覺倒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而此時東島的人,真在沙灘邊上點著一個大大的篝火,希望來往的船只能夠看見,但效果不是很明顯,

不過用來做蒸餾水,烤魚倒是不錯,圍了六個人,四男兩女,正在那忙碌,也准備了很多武器,多半都是用木頭做的紮槍,擺放在那.

看我們過去.

剛才過去找我們的謝飛推了推眼鏡,笑呵呵的揮了揮手,"來了,這呢,趕緊的魚湯剛剛煮好."

其他人也起身看著我們,眼神中都是熱絡的期盼,到看不出什麼危險.

我提著斧子就笑道:"那就不好意思了."

是用救生船的鐵皮做成的鍋,煮著魚,咕嘟咕嘟的還在撒鹽,味道香甜,讓人只咽口水.

"咱們一直吃烤魚,這回真是有的吃了."

艾靜就是個吃貨,舔了舔嬌嫩的小舌頭,被味道所吸引.

"就知道吃."

袁蕊沒有著急,訓斥了一句,就問,"我們都來了,有什麼事你們就說把."

"不著急,不著急,先做下,先喝碗魚湯,著什麼急啊."

謝飛樂呵呵的拿出來用木頭做的木碗,非常精致,說道:"閑來無事我們做的,喜歡就拿過去,反正木頭有的是,現成的."

"不用了,有需要,我們自己也可以做."

接過木碗,嘴邊還是有些抵觸和警覺,也沒坐下,就拿著拿著木碗,他們拿著木勺子,給我們盛魚湯.

謝飛文質彬彬的笑了笑,"我們不是那些保鏢,野蠻人,明白一個道理,大家齊心協力才能生存,互相殘殺是沒意義的,喝吧,味道很鮮美."

"嘗嘗."

這島上想找毒藥都不好找,就送進了嘴巴里,一入口,果然鮮美,讓人舌頭一緊,尤其是咸淡味讓我舒服的渾身的每個毛孔都該打開了.

"好久沒喝這麼好喝的燙了."

艾靜忍不住一聲贊歎.

我們一直吃烤魚,因為就一個破鐵通,用來煮水,沒敢煮過魚,這回一吃,驚訝無比,"以後咱們也弄點魚湯喝吧."

"嗯,嗯."

袁蕊,胖總裁只剩下埋頭喝湯了.

我甚至還想到了家的味道,讓我把魚湯一口干了,"你們的日子,比我們滋潤啊."

"這算啥,咱們其實到現在還沒弄明白這個島的所有情況呢,如果齊心協力日子不會太差,都是文明人,死不了."

謝飛哈哈一笑,繼續給我們拿勺子盛湯.

"多來點,多來點,我好久沒吃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胖總裁最為激動,就差把勺子搶過來了.

"你也是身價十億的人,至于嗎?丟人現眼."

艾靜,袁蕊冷嘲熱諷,可結果也一樣,大口大口的喝.

我則意識到了,自從我們來到這里,謝飛就一直說這個問題,團結起來,不要互相殘殺,有東西大家一起分享.

和保鏢隊長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我大概明白了,他是想對付保鏢隊長.

我喝著魚湯,看著做成長槍的木棍,一根一根的笑了,"咱們就打開窗戶說亮話吧,你有什麼計劃說一說,你的一句話,我非常認同,大家都是現代人,團結起來,以這個島上的物資很有可能活到被救,就怕自相殘殺,所以,你我的價值觀是一樣的."

"這話我愛聽."

謝飛拿著勺子坐下了,他身後忙碌的兩男兩女也坐下了,目光炯炯有神,似乎都准備好了.

謝飛拿出了一把匕首,說,"這把匕首是救生船里的,我原本用它來殺魚,去鱗,還做小木碗,可是今天,情況已經如此嚴重,我必須得用他干點別的了."

"你想干啥,殺人?!"

胖總裁也坐了下來,說道:"殺了那個保鏢隊長,劉大頭?我看行,那伙王八蛋忒不是東西."呲呲的喝湯.

"你就會使喚別人,小蜜被人搶了,你自己怎麼不去啊."

艾靜冷嘲熱諷,坐在了我的旁邊,用翹挺的小屁股拱了拱我,那意思是,別被人當槍使.

我明白,淡淡一笑,沒說什麼.

這時謝飛就又說道:"大家不用著急,我先分析分析局面,這是咱們進入島上的第三天,天已經黑了,明天就是第四天,在船上拿來的食物基本都快吃光了,你我算是比較有腦子的,開始抓魚,開始省吃儉用,開始想辦法,可你看,標鏢隊長那邊,大吃大喝,以為食物多,就在那亂來,我算過了,最多還有兩天,食物必然會開始不夠吃,他們男人多,到時就會對周圍的人下手."

說出了關鍵.

我,艾靜,袁蕊都是一緊,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很有可能出現.

而且他的目標如我的猜測,就是保鏢隊長.

謝飛樂呵呵的說,"我不是危言聳聽,我說的都是實情,你們想一想,海難啊,別說搶奪食物了,殺人了,吃人都做的出來,人是不想死的,所以必須得早做打算."

"你真打算對保鏢隊長那伙人動手."

我搖了搖頭,"先不說殺人犯不犯法這件事,就說,他們七個男人,還有一些女人,你我幾個人,攻擊過去,你以為能行?這不是開玩笑呢嗎?論體力,能力,都不好使啊,直接過去拼命我不贊成."

這也是保鏢隊長那麼肆無忌憚的原因,這島上三十號人,男人加起來,也就十五六號,還有一些老弱病殘,他們的生力軍占據了一半,全部聯合也不一定能行啊,我們幾個就更別提了.

"硬功肯定不行,得智取."

謝飛呵呵一笑,似乎早就有底了,眼神透著一股玩味的看著我,"從你的身手可以看出,你當過兵,單純個人的武力值來算,你最厲害,島上沒人能打得過你,你就說你想不想吧,你想,就算你一個,我就會把計劃全都告送你,而你如果不想,我就在找其他人,也希望你看在這一碗魚湯的份上,替我保密."

拿起勺子,繼續給我們盛魚湯喝.

"當然干了,劉大頭那個王八蛋,最該死."

胖總裁第一個呼喊.

結果說完,又閉嘴了,看我的意思.

艾靜,袁蕊跟著我就是為了自保,沒想到到殺人這一步.

艾靜說,"如果救援過幾天就來,殺人可是犯法的,就算是海島求生,可依然得面臨法律啊,這件事,不能著急."

緩了緩.

又拱了拱我.

別看艾靜老是賣萌,在我身邊撒嬌,其實腦子很好用,要不然也當不了大明星,袁蕊反而是就是害怕了.

"在怎麼著那也是殺人啊."

我連連撓頭,說,"殺人這件事可不是你張張嘴就能辦的啊,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對,對,對."

謝飛哈哈大笑起來,也沒在說,還說,"艾靜大明星,在船上就看你唱歌了,給我們此時也獻歌一曲如何."

扯開了話題,不聊了,不強求.

艾靜撇了撇嘴,"喝了你的魚湯,就當姐姐我的出場費了?那可不行,得多請幾頓."抿嘴咯咯一笑.

太極拳又打了回去.

"行,有機會就過來喝,反正大海里有的是魚,大明星賞臉,哪能不給這個面子啊."

哈哈笑著.

謝飛起身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臉的別樣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