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回老家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八十七章回老家

第二天下午一點半,張可可准時到達劉丹丹家里.

"張總,您來了!"劉丹丹打開門看到張可可,欣喜地問道.

"我能不來送送你嗎?今日一別,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見到?"張可可笑著說道.

"是啊,張總,我真舍不得離開您."劉丹丹說著抱住了張可可,張可可也反手抱住她.

兩個人抱了一會,張可可問道:"怎麼樣?東西都收拾好了沒?"

劉丹丹說道:"收拾好了,就等您來呢!"

張可可笑道:"好,那咱走吧!"

隨後劉丹丹和男友把幾個大包小包拿下樓放到了張可可的車上,張可可就送他們去了火車站.張可可在進站口等著,劉丹丹和男友先去取票.

當劉丹丹和男友取完票往回走的時候,人影一閃,馬文帶著幾個手下站在了劉丹丹的面前.

"丹丹,這是打算去那兒啊?"馬文笑著問道.

劉丹丹和男友看到馬文,頓時傻了眼.劉丹丹男友簡直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大喊一聲就朝馬文沖了過來,同時伸出一只手,一拳朝馬文頭部打了過來.馬文伸手一拿一放,劉丹丹男友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就"撲"地一聲摔到了地上.

"馬哥,我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劉丹丹"撲通"一聲跪到馬文面前,哭喊著說道.

"丹丹,你這是干什麼?快起來!"馬文說著就去扶劉丹丹,這時劉丹丹男友"騰"地躥起來,一下子抱住了馬文,然後發一聲喊,使出全身力氣將馬文摔倒在地上,然後坐在馬文身上就是幾拳.

馬文這也是彎腰去扶劉丹丹了,沒留意劉丹丹男友會給他來這麼一下,瞬間鼻子就被打出血了.而馬文的那幾個手下這時也反應過來,拉開劉丹丹男友拖到一邊就是一頓暴打,直打的劉丹丹男友鬼哭狼嚎的.

馬文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抹了抹嘴唇上的鮮血,然後罵道:"操你媽,賤骨頭!"

劉丹丹哭喊道:"馬少爺,你被讓他們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求求你了馬少爺,別打了!"

這時四周的人越聚越多,但大家都是遠遠的看著,並沒有人敢擠到前面來.張可可等了半天不見劉丹丹二人過來,這時一個保鏢跑過來告訴她說道:"張小姐,你的朋友在那邊被馬文的手下打呢."

"什麼?"張可可驚叫一聲,馬上下車就跑了過去.

"張小姐,你別過去……"那個保鏢還沒來得及喊完,張可可已經跑了過去,那十多個保鏢怕出事,也只好跟了過去.

那邊劉丹丹不住地求著馬文,馬文擺了擺手,朝幾個手下喊道:"停,別打了!讓他趕緊滾!"

那幾個手下放開劉丹丹男友,劉丹丹慌忙跑過去,卻看見男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劉丹丹把男友抱在懷里,二人抱著"嗚嗚"地哭泣起來.

張可可分開人群擠進去看見劉丹丹正抱著男友哭呢,轉身對馬文說道:"馬少爺,你是非要逼死他們不行嗎?"

馬文看見張可可來了,笑道:"張大美女,你怎麼這麼說呢,丹丹好歹跟我好過那麼一段時間,我過來送送她怎麼啦?"

張可可對馬文的臉皮之厚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她冷笑著指著劉丹丹男友說道:"你就是這麼送人的嗎?"

馬文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說道:"是他先打我的,不信你問問周圍的眾人."

這時一個大嬸喊道:"沒錯姑娘,是那個人先打他的."

張可可冷冷地盯著那大嬸,嚇的那大嬸打了一個冷顫離開了.

馬文雙手一攤,朝張可可說道:"你也聽到了,是他先打我的."

張可可對這種無賴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轉身走到劉丹丹和劉丹丹男友面前說道:"走吧,咱別理他!"

張可可扶起劉丹丹和劉丹丹男友就准備離開,這時馬文的一個手下走過來一把抓住張可可的衣服喝道:"就這樣就想走,你他媽誰啊?"

張可可的保鏢們看見形勢不對,刷刷地過來,其中一人一拳就把抓張可可那人打倒在地上.

馬文剩下的那幾個手下看見不對,馬上跑過來,然後雙方的人手就打到了一塊.

張可可也不理他們打架,扶著劉丹丹和她男友就往進站口走去,馬文身子一閃攔住去路.

"張大美女,這是我和丹丹之間的事,你為什麼要插手?"馬文冷冷地問道.

張可可冷冷地瞅了馬文一眼說道:"馬文,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你跟他們到底有什麼仇恨非要逼死他們你才甘心?"

馬文笑道:"我說了這是我跟丹丹之間的事,不關你的事."

張可可冷笑一聲道:"丹丹是我的下屬兼好朋友,她的事我管定了.要麼你一刀把我劈了,要麼我就送他們離開."

馬文這個時候也覺得張可可真是個管事婆,隨即擺擺手道:"好吧!讓他們走吧!"

張可可隨後將劉丹丹和男友送到了進站口,劉丹丹和男友千恩萬謝的,然後就進站坐火車回家去了.

張可可目送劉丹丹二人消失在進站口里面後,轉身卻看到馬文正在背後笑盈盈地望著自己.

"你干什麼?"張可可一臉的厭惡,問道.

馬文笑道:"可可,我今天其實不是來找他們的,我是來找你的."

張可可冷冷地問道:"你找我干什麼?"

馬文笑道:"好長時間沒有跟你一起吃飯了,想請你吃個飯."

張可可冷笑道:"馬少爺的飯我可吃不起,您還是找別的女人吃去吧!"

馬文這時覺得張可可真的是比之前成熟了很多,顯得更加有女人魅力了,隨即一把抓起張可可的手,說道:"可可,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跟我好吧,我會好好待你的."

張可可慌忙掙脫馬文的手,說道:"馬少爺,我張可可何德何能讓您喜歡,我的朋友們一個個都被您禍害的差不多了,您又想著禍害我嗎?"

馬文臉色一變,說道:"算了,你走吧!"

張可可轉身就走,但是還沒走出兩步,脖頸一痛,就暈了過去.

張可可醒來的時候,看到了一張美麗絕倫的面孔,正是仙女般的韓曉鳳.

"可可,你醒了!"韓曉鳳驚喜地說道.

"韓姐姐,我這是在哪里啊?"張可可問道,她感覺腦袋里昏昏沉沉的,隱隱約約記起自己好像之前在火車站被人從後面打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