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帶傷鬼混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八十六章帶傷鬼混

白豔濤想推開那女人,可是顧忌到房間里馬文還在呢,于是也就順勢抱住了那女人.但是這麼一抱呢,那女人碰到了白豔濤的傷勢,白豔濤不由得"哎吆"一聲叫了出來.

"呀!怎麼了大哥?"那女的見白豔濤痛的叫了一聲,忙問道.

馬文正在興頭上,轉過頭來說道:"濤哥這是興奮的叫呢,好好伺候濤哥啊!"說著又轉身去啃懷里抱著的那女的去了.

白豔濤身邊那女的聽到馬文這麼一說,也就往白豔濤身上靠了過來.軟玉溫香入懷,白豔濤也顧不上身上疼了,抱著那女的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那女的嗷嗷叫.

白豔濤這邊還在吻著那女的,馬文早已脫下他和他懷里那女的衣服,然後將那女的壓在了身下猛烈運動起來,那女的沒過多久就大聲地呻吟起來.

白豔濤這邊看到馬文已經開始運動,也就開始脫起那女的衣服來,那女的也想幫白豔濤脫衣服,被白豔濤制止了.

"大哥……"那女的想說話,白豔濤說道:"我自己來!"然後脫了那女的的衣服,也把自己下半身衣服脫了,上半身還穿個襯衣,正好遮住被烙鐵燙傷的地方.

"濤哥,干嗎不把衣服脫了?"馬文轉過頭來問道.

白豔濤只好尷尬地笑笑說道:"我喜歡穿點衣服玩."

見白豔濤這樣說,馬文會意地一笑,也就不說話了,繼續他的上下起伏.

白豔濤這邊也就將那女的按在床上開始了運動,但是白豔濤運動一下,那被烙鐵燙傷的地方就猛地抽一下,動一下它就抽一下,直抽的白豔濤疼的齜牙咧嘴的.白豔濤身下那女人此時正閉著眼睛享受呢,也沒有注意到白豔濤的表情.而馬文那邊的那個女人叫的越來越大聲,白豔濤這邊為了不讓馬文看出破綻,也拼命地干著身下的女人,那女的沒多久也就大叫起來.

"濤哥,寶刀不老啊!"馬文淫笑著跟白豔濤說道.

白豔濤尷尬地笑了一下,然後繼續上下運動著.這也許是白豔濤這輩子跟女人在床上最痛苦的一次運動了,動一下傷口就抽一下,簡直是痛苦難當.後來實在疼的受不了了,白豔濤只好匆匆了事.而這個時候馬文正干得起勁呢.白豔濤身下的那女人見白豔濤這麼不濟,而人家馬文那邊現在還正起勁著呢,于是白了白豔濤一眼,就走進衛生間里去了.

過了一會,馬文終于在"嗷"的一聲叫之後停止了運動,而他身底下那個女的也是閉著眼睛,還沒從余味中緩過來.

白豔濤這邊那個女的從衛生間出來後就自己在那玩手機,還不時地偷看著馬文那邊的動作,當他看到馬文和另外那女的玩的那麼起勁時,不由得露出了羨慕的表情,而同時也對白豔濤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只不過是不能說,要不然早罵人了.

休息了片刻,馬文赤裸著身子走過來跟白豔濤說道:"濤哥,咱兩再換換?"

白豔濤笑了一下說道:"馬少爺您隨便!"

馬文于是就摟著那個之前在白豔濤身下的女人開始吻起來.白豔濤怕馬文起疑心,也就走到馬文之前那邊去抱住了另外那個女人.

之前跟馬文玩過的那個女人這會似乎還沒有從之前激情的余味中回過神來,也就任由白豔濤抱著她一動不動.

"怎麼了,濤哥?玩不動了啊?"馬文笑著問道.

"本來就是個不中用的."馬文摟著的那女的笑著說道.

馬文伸手"啪"地打了那女的一個耳光,罵道:"臭婊子,說啥呢?濤哥剛才干的你嗷嗷叫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那女的捂著臉嚇的再也不敢說一句話,馬文也不理她,繼續吻著那女人.吻了一會,馬文又來了興致,就將那女人壓在身底下開始運動起來,那女的之前跟白豔濤沒爽,現在被馬文弄的大聲地開始喊叫起來.

白豔濤這邊的那個女的這時也從剛才的余味中回過神來,看到身邊換成了白豔濤,調笑道:"這位大哥,看人家那麼激烈,咱也開始吧!"

白豔濤尷尬地笑了笑,伸手就摸到了那女人的下面,然後開始撫摸起那女人來,那女人被白豔濤一陣撫摸,也開始大聲地叫了起來,白豔濤見到了時候,把那女人翻個身,側躺著,然後自己躺到了那女人後面,繼續用手撫摸著那女人.這個角度馬文根本看不見白豔濤在干什麼,馬文只看到白豔濤把那女人弄的嗷嗷叫,于是也就更加猛烈地在那女人身上運動起來.

過了一會,馬文那邊偃旗息鼓的時候,白豔濤這邊早就休息了一會了.白豔濤根本沒有力氣再騰身而上,只是用手弄了那女的一會,那女的顯然不滿意,拉著一張臭臉.

之前白豔濤那邊的那女的這時也被馬文弄的滿足了一次,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馬文隨後將那兩女的打發走,然後穿上衣服跟白豔濤說道:"濤哥,怎麼樣?盡興了沒有?沒盡興改天咱再叫兩個."

白豔濤現在根本不能再跟女人干那事了,他感覺到自己的傷口疼的越來越厲害了,肯定是剛才跟那女的辦事的時候扯到了.白豔濤隨後就穿上衣服辭別了馬文離開了.

白豔濤離開之後,去醫院里讓醫生給包紮了一下,醫生發現他的傷口已經又開始往外溢血了,白豔濤心中驚了一下,幸虧從馬文那里出來的早,再呆一會就要露陷了.

醫生給白豔濤處理完傷口後,白豔濤就回家了.

這天,張可可正在公司里處理點事情,她這段時間公司有事,老跑公司.這時電話響了,張可可拿起電話一看,原來是劉丹丹.

張可可按下接聽鍵說道:"喂,丹丹!"

劉丹丹在電話里說道:"喂,張總,謝謝您的錢,我和剛子打算離開A市了,就跟您告個別."

張可可問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走了,我去送送你們."

劉丹丹說道:"張總,不用送了,我們自己走就行了.我們明天下午三點的火車,票都已經買好了."

"是嗎?沒事,明天下午我去送你們,你就這麼走了我哪里放心得下?"張可可說道.

劉丹丹只好說道:"那好吧,張總,那咱們明天見!"

"嗯,明天見!"張可可說道.

張可可掛了電話後,心中覺得稍微放心了下來.只要劉丹丹離開A市,就不會再受到馬文的騷擾,相信她可以獲得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