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白豔濤反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八十五章白豔濤反水

白豔濤此時哪里還敢說不願意,趕緊說道:"願意,願意,王哥讓我,讓我干什麼,干什麼我都願意."

"好,把他們放開!"王志千朝身後的手下說道.

王志千的手下放開白豔濤和白豔濤的那幾個手下,白豔濤身子一歪,站立不住,就倒在了地上.

王志千附到白豔濤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後超手下說道:"帶濤哥去上點藥,然後送他們下山."

王志千的手下帶著白豔濤到一個房間里給他上了點藥,然後就開車把他們送下山了.

而這個時候馬文在那里還在大罵白豔濤怎麼還不到,打電話也打不通.

王志千這一下可是真的把白豔濤弄怕了,他看到王志千作為當年A市黑幫的老大是有多麼凶殘的一面,看上去白發蒼蒼像個慈祥的老爺爺,實際上凶狠毒辣比起馬文來更甚一籌.

王志千的烙鐵也讓白豔濤徹底的反水,但是白豔濤下山後不顧傷痛還是跟手下開車去了馬文那里.

"你怎麼這麼長時間才到?給王志千報信去了嗎?"馬文看到白豔濤,冷冷地問道.

白豔濤這個時候也恢複了一些氣力,于是朝馬文陪笑道:"馬少爺息怒,息怒,路上出了點車禍,所以耽擱了."

馬文才不管你路上出了什麼事,他一把揪過白豔濤喝問道:"王志千幫助陳天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害我白白失了那麼一個好機會."

白豔濤頓時做出一種委屈的神態說道:"馬少爺,我也是事後才知道這件事,王志千自從周浩然回去後就知道了咱們的關系,後來那次咱們不是還聯合砍他嗎?"

其實馬文也知道白豔濤可能真的不知道內情,但是他就是想找個出氣筒.這不在劉丹丹男友面前強奸了劉丹丹獲得了一點刺激還不夠,還准備整整白豔濤.

馬文聽到白豔濤為自己狡辯,上前一腳將白豔濤踹到地上,罵道:"操你媽的,王志千要動手你會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派人盯緊他的動向,你為什麼不帶人前來幫我對付陳天問?"

馬文這胡言亂語的,白豔濤根本不知道馬文要對陳天問動手,他怎麼帶人來給馬文幫忙.再說,馬文對白豔濤非打即罵,早就讓白豔濤不滿,就是知道了也不會盡心盡力幫助馬文攻打陳天問.而且白豔濤也不敢跟陳天問對著干,馬文這些話說的真是嫌唾沫多.

白豔濤本來身上就有傷,這個時候被馬文一腳踹到地上,更是疼的齜牙咧嘴.白豔濤強忍住疼痛說道:"馬少爺,我是真的不知道您要對陳天問動手,要是知道的話我怎麼能不幫您,?您就原諒我吧,我下次一定盯緊王志千父子兩的動靜,有什麼消息我馬上跟您報告."

馬文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跟白豔濤再怎麼生氣,畢竟上次抓住周浩然還是白豔濤的功勞,以後還能用得著他,不可以對他太過分了,以免寒了白豔濤的心.

于是馬文就伸手把白豔濤扶起來,說道:"濤哥啊,我也不是那種不通情理的人,可是你說咱兩上次那麼多人都沒能把王志千抓住,而且這次王志千幫助陳天問確實讓我受到了不少損失,你說我怎麼能夠對你不起疑心呢?好了,我知道你忠心耿耿,以後給我把王志千盯緊了."

"我一定盯緊他,放心吧馬少爺."白豔濤趕緊說道.

馬文一手搭住白豔濤的脖子說道:"濤哥,你也算是混了這麼多年了,在這行里我得叫您一聲前輩,以後做事的時候精明點行嗎?"

白豔濤慌忙不住地點頭.

這時,馬文手下走過來說道:"少爺,給您找的那兩娘們來了."

馬文一聽頓時精神一振,喜道:"好啊!給我帶到凱賓酒店308房間去.讓他們在那等著我,我一會就到."

手下應了一聲出去了.

馬文看看身邊的白豔濤說道:"濤哥,這樣,我這有兩個很正點的妞,上次跟你在一起玩我覺得很有意思.今天咱再去玩一次?"

白豔濤身上有傷啊,他慌忙推辭道:"馬少爺,我就不去了,我回去還有點事……"

白豔濤話還沒說完,馬文就一把推上他說道:"濤哥,這點面子也不給嗎?走吧!那兩美女很正點啊!"

馬文隨後就拉著白豔濤到了凱賓酒店308房間.

你說這馬文的臉就跟天上的云一樣,一會變成這樣,一會又變成那樣.剛才還想在白豔濤身上出氣呢,現在又拉著白豔濤一塊去玩女人,真是屬狗臉的.

你道這馬文為何要拉著白豔濤一塊去玩呢,原來,前兩天馬文當著劉丹丹的面強奸劉丹丹,看上去好像很刺激,但是他感覺很不爽,一來劉丹丹和男友兩人罵罵咧咧的,二來他也是一時興起,可是並沒有盡興,反而有些掃興.這不,讓手下給他找兩個漂亮的,性感的美女,他准備一箭雙雕.

正好白豔濤來到了他這里,他剛開始罵了一頓白豔濤,後來想想像白豔濤這種人還得恩威並施,你想想女人都跟他一塊玩,他還不對你死心塌地?馬文能夠這麼想,那是因為那兩女的不是他的女人,你要劉丹丹或者阿美現在跟白豔濤一起玩,馬文肯定不樂意,所以說這也並不是馬文心寬.一方面他感覺到上次跟白豔濤一起玩確實挺好玩的,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攏人心.

白豔濤跟著馬文進入凱賓酒店308房間後,看到沙發上坐著兩個妖嬈的女人,個個濃妝豔抹的,而且一個穿著超短牛仔裙,另一個穿著超短的粉紅色裙子.上身穿的也是露出兩個半球,十分暴露.

要是平時白豔濤看到這樣的女人肯定也是流著口水就撲上去了,可是今天白豔濤實在是不方便,又不能跟馬文說是之前被王志千抓去了用烙鐵燙來,而也不好拂了馬文的面子,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來了.

馬文一看到那兩個女人,樂的興高采烈的,然後挑了其中一個胸大高個的,將另外一個穿著牛仔短裙的推給白豔濤說道:"濤哥,這個給你,一會咱再換."

馬文說著就抱著那女人又吻又摸的開始了,白豔濤看的一陣心癢癢,但是自己實在是傷勢太重,這時那個穿牛仔短裙的女人過來貼在白豔濤身上,說道:"哥,咱也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