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折磨白豔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八十四章折磨白豔濤

其實這件事情王志千也是臨時起意去幫助陳天問對付馬文的,白豔濤哪里會知道,而且馬文要對付陳天問也沒有跟白豔濤說,分明就是看不起白豔濤的那些手下.馬文要是覺得白豔濤故意不告訴他王志千會出手對付馬文,那可是真的冤枉白豔濤了.

白豔濤跟手下正在跟手下開著兩輛車走在路上.突然,"刷刷"前面開來了幾輛車堵住了白豔濤和手下的去路,而就在這時,後面也有幾輛車堵住了白豔濤他們.

白豔濤心知大事不好,果然,前面那幾輛車下來了一大批人,為首的正是王志千.後面那幾輛車上也下來了不少人,瞬間就圍住了白豔濤和手下的車子.

白豔濤無奈,只好和手下開門下車.

"白豔濤啊白豔濤,老夫看你這次往哪里跑?"王志千冷笑道.

白豔濤說道:"王哥,上次那件事真的不關我的事,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呢?"

王志千冷笑道:"不關你的事你和馬文合起火來算計老夫,我告訴你,浩然的事情你別想賴,他都跟我說了."

白豔濤衣服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王哥你說吧,你想怎麼樣?"

王志千冷哼一聲罵道:"我想怎麼樣,干你娘的,老子想殺了你."

王志千罵著一腳踹出,踹到了白豔濤的肚子上.白豔濤吃痛俯下身子,王志千一個勾拳直接將白豔濤打倒在地上.白豔濤的那幾個手下看見對方這麼多人,也不敢動手,被王志千的手下按住暴揍了一頓.

"把他們給我帶回去."王志千冷哼一聲,隨後王志千的手下將白豔濤和幾個手下帶到了王志千原來在山上買的那套別墅里.

在王志千那個別墅的後面有一片空地,王志千讓人在那埋了幾根柱子,然後把白豔濤和幾個手下綁在了柱子上.

白豔濤知道這次死定了,于是就朝王志千喊道:"王志千,你他媽的要殺要剮隨便,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好漢."

白豔濤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看不慣周浩然父子的作風還是怎麼回事,竟然沒有求饒,而是一臉正氣凜然.上次被馬文抓回去的時候白豔濤可不是這麼表現的,要不然馬文留下的就是他白豔濤而不會是陳亮了.

"白豔濤,你害我兒浩然受那麼重的傷,老夫不會讓你就這麼便宜的死去,我會留著慢慢折磨你."王志千陰笑道.

白豔濤聞言心中一凜,素問王志千手段毒辣,還不知道會被他折磨成什麼樣子?

王志千見白豔濤不說話了,就笑道:"濤哥,你說你也一大把年紀了,跟著馬文湊什麼熱鬧啊?再說,浩然是你的外甥,雖然是你姐姐的養子,但是你也不能出賣他啊!你看看你干的這叫些什麼事?"

白豔濤罵道:"老狐狸,你他媽少給老子來這套,老子不怕你.舅舅又怎麼樣?哪次不是看到打不過了你們父子兩先跑的比兔子還快,你們什麼時候管過老子的生死?"

王志千看到白豔濤還在那里罵,叫人燒紅了一個烙鐵,然後"蹭"地一聲就壓到了白豔濤的胸部.

白豔濤慘叫一聲,胸口冒起一陣白氣,然後飄出一股肉皮烤焦的糊味.白豔濤頭一歪就暈了過去.

然後王志千如法炮制,把白豔濤的那幾個手下也折磨了個半死.

折磨完白豔濤的手下,王志千又讓人拿了一盆涼水,一下子就給白豔濤澆了過去.白豔濤吃涼水一潑,悠悠轉醒.

"濤哥,這麼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啊?我這有三十多種花樣呢,我得讓你慢慢都嘗一遍,要不然哪能對得起你濤哥對我們父子兩的恩情呢?"

白豔濤只感覺到胸口一陣火辣辣地疼痛,有氣無力地說道:"王志千,有種,有種你殺了,殺了老子,這麼折磨,折磨老子算,算什麼本事?"

王志千陰笑道:"吆,骨頭這麼硬啊?老夫倒是想看看你骨頭有多硬?"

隨即王志千又叫人拿過來燒紅的烙鐵,一下子又給白豔濤壓到了胸部.

"啊……"白豔濤發出一身淒慘無比的慘叫,又暈了過去.

就這樣,王志千燙白豔濤一次,白豔濤就暈一次,然後王志千就把他弄醒,然後繼續燙.

等到第七次的時候,白豔濤實在受不了了,就求饒道:"王哥,王哥,我知道,知道錯了,您,您饒了我吧!您要我,要我干什麼,什麼都可以.求求您,求求您放過我吧!"

王志千"哈哈"冷笑道:"你不是骨頭硬嗎?還知道求饒啊?你叫我饒了你,可是你當初為什麼不饒了我兒浩然,你為什麼要聯合馬文害我們父子?"

白豔濤看著情形,知道不說是不行了.王志千說他有三十多種酷刑,這才第一種白豔濤就受不了了,哪里還能再堅持的下去?

白豔濤斷斷續續地說道:"馬文威脅我,威脅我要殺了我,殺了我全家,所以我,我實在是,實在是沒有辦法."

"馬文能殺你全家難道老夫就不能嗎?老夫能把你祖宗十八代的祖墳都挖出來你信不信?"王志千聽到白豔濤說馬文能威脅他,知道說的是實話,其實這時候也沒那麼生氣了,不過他為了達到他的目的,還是要嚇一嚇白豔濤.

白豔濤說道:"王哥,我錯了,你行行好,行行好放過我吧!以後,以後我給您,給您當牛做馬,一定,一定不敢再,再背叛您了."

王志千原本是打算真的把白豔濤折磨一段然後殺了,可是後來想想,既然馬文能利用白豔濤禍害他父子兩,他父子兩為什麼不能利用白豔濤禍害禍害馬文呢,等將馬文拿下來,再殺他白豔濤也不遲.

于是,王志千就笑道:"濤哥,其實咱兩親戚關系,我也不想跟你處的這麼難看,是你先不顧親情和道義,竟然害你自己的外甥."

白豔濤慌忙點點頭說道:"是,是,都是我的錯,我的錯."

王志千笑道:"濤哥,只要你能夠改過自新,老夫就網開一面,不過以後你知道該怎麼做了?"

白豔濤點頭如搗蒜,趕緊說道:"我,我以後定,一定為王哥馬首,馬首是瞻,若再敢做,做對不起,對不起王哥的事,就讓我,讓我不得好死!"

王志千對白豔濤的表現還比較滿意,于是就說道:"好,老夫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老夫打算攻打馬文一次,需要你的配合,你可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