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算盤落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二章算盤落空

"死老鬼,又想跑啊?"馬文冷笑一聲,又劈出兩刀,分襲王志千的小腹和大腿,王志千不疑有詐,馬上橫刀阻擋,誰料馬文這兩刀是虛招,待王志千伸刀去阻擋,馬文刀勢一變,直直地砍向了王志千的肩部.

王志千來不及變招,身子急退,還是被馬文在肩膀上劃了一刀,瞬間血流如注.

"死老鬼,你他媽今天死定了!"馬文冷哼一聲,左右各劈出一刀,將王志千左右逃跑的路線堵了個水泄不通,然後馬文一腳踹出,踹到了王志千的肚子上,王志千肚子一痛,身子就往下彎下腰去,馬文一個勾拳,將王志千打的向後一個空翻,摔在地上.

馬文見自己得手,再不猶豫,砍刀一晃,一刀就向地上的王志千劈了過去.王志千雖然被馬文打的全身酸痛,但是這時看到馬文一刀劈來,趕緊往旁邊一滾,沒想到之前退出戰場的白豔濤趁機一刀劈來,砍到了王志千的手臂上.

王志千慘叫一聲,手中砍刀揮出,逼退白豔濤,不顧身上傷痛,爬起來就往外逃.

馬文看見王志千又要跑,凌空飛出一腳,將王志千踢的身子向後飛出,砸到了一張桌子,桌子上的東西"噼里啪啦"都掉了下來.

馬文又准備上前砍王志千,誰料王志千用盡全身力氣一把抓起那張桌子向馬文扔了過來.馬文躲閃不及,一刀劈出,劈到了那張桌子上,隨即往右邊一引,那張桌子"砰"地摔倒了一邊.

沒等馬文回過身來,王志千瞅准機會,也飛起一腳,踹到了馬文肩部,將馬文踹的往後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這一下算是王志千父子對戰馬文最好的戰績了,平常都是馬文吊打他們父子兩,這一下王志千竟然把馬文踹到了地上.

王志千見一腳踹到馬文,上前一刀就向地上的馬文劈了過去.馬文伸刀一架,從地上伸出一只腳,一腳踹到王志千大腿上.這時白豔濤持刀向王志千砍了下來.

王志千身子往後一退,一刀逼開白豔濤,再不敢戀戰,同時招呼手下喊道:"走!"

王志千這一聲招呼手下估計也是之前白豔濤說他不顧手下自己先跑說的他有點不好意思,要不然肯定自己先跑了,哪里還顧得上管這些手下?

等馬文從地上爬起來,王志千早已跑出了酒吧.而門口王志千的手下也紛紛向外湧去.

馬文想追王志千,卻被門口的人流阻擋著,他大怒,揮刀就朝王志千的那些手下砍了過去,很快跑得慢的就被馬文和手下砍倒在地.

等馬文和白豔濤追出酒吧,王志千早就發動了車子跑了,馬文對于今天沒能抓住王志千十分惱火,指揮手下對王志千的手下一陣掩殺,隨後也放棄了對王志千的追趕.

馬文沒有抓到王志千,將怒火全發到了白豔濤身上,大罵白豔濤沒用,白豔濤不敢反駁,但對馬文沖他發火深感不滿.

本來馬文和白豔濤的關系就是在馬文的威脅先白豔濤給他賣命,為此還不惜出賣自己的外甥.馬文還對白豔濤這麼一個社會上混的老將非打即罵,讓白豔濤心中惱火不已,這也直接導致了白豔濤後面對馬文的背叛.此是後話,暫且不提.

王志千逃回去後,包紮了一下傷口,暫時不敢再去找白豔濤的麻煩,不過他已經深深地記恨住了白豔濤,並發誓一定要白豔濤和馬文血債血償.

王志千這邊不想惹事了,馬文可不會放過他.馬文帶人攻打王志千的地盤,雙方大規模械斗了幾次,各有損傷,不過還是被馬文奪去了三四個場子.

由于周浩然傷勢過重,王志千不僅要照顧周浩然,還得應付馬文的騷擾,一時之間讓他疲憊不堪.

劉丹丹辭職後,也不去工作,就成了馬文的私人性伙伴,時間長了馬文就逐漸對劉丹丹沒了興趣.

這天,張可可正在家里吃完飯,這個時候陳天問還沒回來.突然一個電話打進來,張可可一看,竟然是劉丹丹.

"喂!你好!"張可可接起電話說道.

"張總,我是劉丹丹!"劉丹丹在電話里哭著說道.

張可可本來對劉丹丹不聽她的話十分反感,這個時候聽到劉丹丹在電話里哭著,頓時就心軟了.張可可就這點不好,心地太善良.

"丹丹你別哭,有什麼事你說!"張可可放下手中的筷子,說道.

張可可表情凝重,他害怕的是馬文給劉丹丹造成什麼大的傷害,光是上床的話現在也懶得理他們.

"馬文不僅背著我跟別的女人上床,被我發現後還惱羞成怒打我.張總,你說我該怎麼辦啊?嗚嗚……"劉丹丹哭著說道.

"什麼?你慢慢說,怎麼回事?"張可可一聽劉丹丹這話就知道肯定是馬文對她厭煩了.

然後劉丹丹就在電話里給張可可講述了一遍事情的經過.

原來,這天下午,劉丹丹親自煲了粥給馬文送過去,她想給馬文一個驚喜,于是就沒有給他打電話.誰知道,劉丹丹路過凱賓大酒店門口的時候,卻發現一個疑似馬文的背影摟著一個女人進入了酒店里面.劉丹丹趕緊從出租車上下來,當她進入酒店的時候卻沒有看到馬文.但是劉丹丹不死心,于是就到了樓上那個他們之前多次上床的酒店房間門口,卻發現那房間門竟然沒有管好,劉丹丹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的淫靡之音.馬文著急辦事,竟然粗心大意的沒有把門關好.

劉丹丹在門口徘徊了半天,聽到里面傳出了大聲的叫床聲,終于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劉丹丹進入房間,一眼就看到赤裸的馬文正壓著一個赤裸的年輕女子做著上下起伏的運動.

馬文聽到有人推開門進入房間,轉頭一看,竟然是劉丹丹.

馬文"蹭"地從那女子身上爬起來,赤裸著身子從床上下來走到劉丹丹面前,問道:"你怎麼來了?"

床上那女子還沉浸在激情中,感覺到馬文下床去了,睜眼一看,房間里多了一個女人,嚇的大喊了一聲,問道:"你是誰啊?你跑到我們房間里來想干什麼?"

劉丹丹眼含淚花,指著床上的那女子問馬文:"她是誰?你為什麼背著我在外面鬼混?"

床上那女人點了根煙,吐了個煙圈說道:"馬哥,這是你老婆嗎?"

劉丹丹幾步走到床邊,一個耳光就打到那女人臉上,直接把那女人嘴上的煙打飛到了地上,由于地上鋪著地毯,馬文趕緊把一杯水澆在那煙頭上,以防引起火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