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劉丹丹辭職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八章劉丹丹辭職

"可可,你這是給我准備的鴻門宴嗎?"馬文看見那些保鏢們圍了過來,冷冷地說道.

張可可指著樓梯口朝馬文說道:"你走!我不想再看見你!"

馬文冷笑一聲道:"可可,終有一天我會讓你死心塌地的跟著我."

這句話馬文已經不是第一次對張可可說了.

馬文說完就要走,張可可的那些保鏢們卻不願意讓路.

"讓他走!"張可可怒喊了一聲,那些保鏢們不情願地讓開了,馬文冷哼了一聲,然後走了.

馬文走後,張可可心亂如麻,他想起剛才馬文說的話,他為了張可可願意放棄A市的一切,如果說張可可答應他,那麼陳天問就可以去掉一個大敵,張可可為了陳天問,有那麼一種沖動就要答應馬文.

馬文一直以來就很喜歡張可可,從剛開始為了跟陳天問爭地盤,爭女人開始,直到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張可可,直到後來兩個人好了那麼幾天,而後陳天問用行動感動了張可可,再到後來馬文輪奸徐瑩,欺負阿美,讓張可可徹底對馬文失望.但是直到現在,馬文仍然對張可可不死心,上次讓張可可聽他和劉丹丹的叫床聲也是為了故意讓張可可生氣,吃醋,只不過張可可生氣是生氣,但不是為了他馬文,更別提吃醋一說.

張可可對馬文那是真失望,雖然徐瑩對張可可那樣,但是再怎麼說徐瑩也是張可可曾經的好閨蜜,如果說要懲罰她,也不能讓她受那種折磨吧?再加上阿美,雖然馬文之前為阿美出過氣,但是馬文後面害的阿美一輩子不能生孩子,作為一個女人那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馬文從宴賓樓下來,還沒有回到家里,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

"喂!哪位?"馬文接起電話問道.

"馬賢侄,是我!"電話里傳出一個蒼老卻中氣充沛的聲音.

馬文頓時精神一振,這個老狐狸終于打電話來了.原來,打電話來的正是周浩然的生父王志千.

這個時候距周浩然落在馬文手里已經過去兩天多了,馬文一直在等待著王志千的電話,而在這兩天里,馬文把周浩然折磨了個半死.

"是王伯父啊?好久不見,您好啊!"馬文假意說道.

王志千在電話里說道:"馬賢侄,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晚上見個面吧!"

馬文笑著說道:"好啊!不過地點由我來定!"

王志千沉吟了少頃,說道:"行!"

馬文笑道:"那好,我定好地方給您電話!"

掛掉電話後馬文心中暗道:"老狐狸,看老子晚上怎麼收拾你!"

張可可回去後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應該再跟劉丹丹說一下,于是她就給劉丹丹打了個電話.

"喂,張總!"電話里傳出了劉丹丹的聲音.

"丹丹,你聽我說,馬文真的不是什麼好人,我還是想勸你離開他,別越陷越深,最後害了自己."張可可說道.

劉丹丹沉默了少頃,然後說道:"張總,我的事我自有分寸,謝謝你的關心!我已經把辭職報告交到人事處了,這兩天我就回去辦離職手續."

"什麼,丹丹你要辭職?為什麼啊?是嫌我說了你幾句嗎?"張可可問道.

劉丹丹說道:"不是,張總,你別誤會,是我自己的原因.沒事,我辭職了也沒關系,您哪天需要我的時候就給我打個電話."

張可可這個時候也不准備再留劉丹丹了,她知道劉丹丹雖然是一時被馬文蒙蔽了眼睛,但是辭職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要不然她說話不會這麼冷靜.辭就辭吧!自己再留她就沒多大意思了.張可可這個時候才發覺自己的確有些多管閑事了,馬文是個混蛋不錯,但是跟他上床的這些女人一開始都是心甘情願的,別人怎麼樣,自己也管不著.即使是劉丹丹以後受到什麼傷害,那又跟自己有什麼關系呢?

隨後,張可可打電話給人事處的人,劉丹丹的辭職報告她批准了,讓人事部盡快通知劉丹丹來辦理離職手續.該走的留也留不住,愛上哪上哪兒去吧!

完了張可可給阿美打了個電話,問她在韓曉鳳那邊怎麼樣,阿美說挺好的,韓曉鳳也挺照顧她的.而後阿美跟張可可說了馬文來找韓曉鳳要帶走她的事情,張可可一聽又火的不行.張可可也跟阿美說了劉丹丹和馬文的事情,她勸了劉丹丹幾次就是不聽,現在還要辭職.阿美對張可可說那個劉丹丹本來在公司就是那種比較勢利的人,看見誰混的好了巴結個不停,讓張可可勸她不管用就別管她了.只是兩人都對這馬文禍害了一個又一個比較憤慨.

到了晚上,陳天問回去後,張可可跟他說了劉丹丹的事.

陳天問冷哼一聲道:"這種女人你留著她干嘛?早該讓她愛上哪就上哪去."

張可可說道:"我不是在意她,我是覺得不能讓馬文再禍害良家女子了,他已經把徐瑩和阿美害成那樣,萬一劉丹丹再有個什麼閃失,我心里也不好受."

陳天問說道:"你呀!就是喜歡多管閑事.周浩然被馬文抓去了你知道不?"

張可可一聽,頓時心驚不已.

"什麼?周浩然被馬文抓去了?"張可可驚呼道.

"是啊!這下周浩然估計死定了."陳天問說道.

張可可這個時候又隱隱為周浩然擔憂了起來,她擔心萬一馬文真的殺了周浩然.其實不管是擔心劉丹丹還是周浩然,甚至是之前的徐瑩和阿美,張可可都想管一管閑事,不是她閑的無聊,而是張可可心地太善良了.張可可不希望看到她身邊的人受到傷害,哪怕是曾經傷害過她的人.這也許是為什麼陳天問,馬文,周浩然三個身邊不缺女人的男人都對張可可一往情深的原因吧!一個女人受那麼多男人喜歡,總有她自己身上的閃光點.

吃完飯後,陳天問一把抱起張可可就往床上走去.

"喂,你干什麼?"張可可慌忙叫道.

"你說我想干什麼啊?嘿嘿!"陳天問詭笑一聲,把張可可放在床上就朝她吻了下去.最近陳天問事多比較忙,已經有好幾天沒和張可可歡好了.

張可可知道陳天問最近比較忙,也想犒勞犒勞他,也就不再反抗,任由他激烈地吻著張可可的臉上,脖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