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張可可和馬文說分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二章張可可和馬文說分手

阿美撒嬌道:"馬少爺,你說什麼呢?你想什麼時候要阿美就什麼時候給你,阿美能待在馬少爺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馬文笑著在阿美胸上使勁捏了一把,阿美尖叫了一聲,馬文得意的大笑起來.

"馬少爺,你弄疼我了!"阿美說道.

馬文笑道:"你這個騷貨,馬爺多少天不疼你了,你是不是發癢啊?"

阿美嬌笑一聲道:"馬少爺盡想著調侃阿美!阿美不理你了!"

"哈哈!還有脾氣!"馬文這個時候又恢複了氣力.翻身將阿美按在身下,又是一陣顛鸞倒鳳.

阿美為了討得馬文的歡心,極盡所能,變著花樣刺激著馬文的神經,兩個人翻翻滾滾,從床上到沙發上,從沙發上又到陽台上,最後又回到床上,馬文憋了幾個月的精華終于全部釋放了出來.

陳天問正在張可可家門口央求著說道:"可可,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以後肯定不敢了!"

張可可住的是以前的那種小低層,沒有電梯,陳天問層不止一次說要張可可搬到他的別墅里去或者在外面給她買一套房子,張可可卻對這住了幾年的老房子有了感情,死活不願意搬出去.陳天問最後沒辦法,只好找到房東把張可可現在住的這套房子買了下來,當然,只寫了張可可一個人的名字.

樓道里有上來下去的鄰居看著陳天問,陳天問不由得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也是,像他這樣在公司里是霸道總裁,在外面是商界大亨的人物,什麼時候干過這種跟女人哀求的事情,從來在女人面前他也是非常霸道,就像之前跟張可可交往一樣,從來都是不顧張可可願意不願意就跟她發生關系.

陳天問哀求了張可可半天,張可可始終不開門,他正准備先行離去,這時秘書打來了電話:"陳哥,馬文回來了!"

"什麼?什麼時候回來的?"陳天問眉頭一皺,問道.

"剛剛回來,他帶著阿美去開房去了!"秘書電話里說道.

原來,馬文一回到A市,就被陳天問的手下發現了,隨後陳天問秘書就派人跟著馬文,讓手下將馬文的行蹤隨時彙報.

陳天問冷笑一聲道:"我知道了,馬上回來!"

陳天問匆匆下樓離開了,張可可聽見半天沒有陳天問的聲音,就開門去看,誰知在樓道里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陳天問,生氣地罵道:"陳天問,你這個不靠譜的家伙,你給我等著!"

陳天問回到公司後,秘書送來了馬文和阿美摟著走近凱賓大酒店的照片.陳天問心中一咯噔,這他媽又到了多事之秋,不對,馬上就冬天了,應該是多事之冬才對.

陳天問安排手下盯緊馬文那邊的動靜,如果有什麼異動,隨時來報.

陳天問心中暗道:今年真是不順利,這剛剛送走了王志千和周浩然,馬文又回來了.注定不讓他好好做生意啊!

張可可在樓道里沒找到陳天問,回屋做飯自己吃了然後看了會電視就睡覺了.

馬文和阿美一直折騰到晚上十點多,馬文不由得覺得肚子餓了,其實阿美早就餓了,只是不好意思拂了馬文的意,也只好一直忍著.

馬文和阿美下樓用過餐之後,又回到房間內折騰了一會,把個阿美折騰的精疲力盡,最後像死魚一樣躺在床上,任由馬文在她身上來回起伏.

馬文折騰了一會也累了,就抱著阿美沉沉入睡.

第二天早上,張可可剛到公司上班,辦公桌上又放著一大束玫瑰花.

張可可心中一愣,他本以為是陳天問送來道歉的,也就欣然接受,拿了個瓶子把花插了起來.

當天倒是相安無事,陳天問手下來報,馬文送阿美離開酒店後,乘車回到了他的住所,然後再沒有出來.

下午張可可下班的時候,她一出公司大門,就看到了不遠處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然後就愣住了.

來人正是馬文,延續了一慣的作風,背靠著小轎車,手中拿著玫瑰花,嘴上叼著煙,眯著眼露出淡淡的微笑.

"馬少爺,你怎麼回來了?"張可可問道.

馬文看到張可可出來,欣喜地小跑過來,將手中的花遞給張可可,說道:"可可,你下班了!"

張可可並沒有伸手去接馬文的花,她跟馬文說道:"馬少爺,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吧!"

馬文見張可可沒有接他的花,頓時臉色一沉,尷尬地說道:"好!"

馬文開車帶著張可可去了一家餐廳,點了幾個菜,然後就跟張可可說道:"可可,我好想你!"

張可可看著馬文,臉上一熱說道:"馬少爺,今天咱們兩個就把話說清楚吧!"

馬文問道:"說清楚什麼,咱們不是挺好的嗎?"

馬文其實早就知道張可可又和陳天問在一起了,他只是明知故問,他就想著反正張可可還沒跟他說分手,那她張可可還是他馬文的女朋友.

張可可低頭想了想,終于還是鼓起勇氣,跟馬文說道:"馬少爺,咱們還是分手吧!"

"分手?為什麼,咱們不是挺好的嗎?"馬文臉色一冷說道.

張可可看著馬文變了臉色,也不為意,說道:"馬少爺,我知道你幫過我很多次,在這里我要跟你說聲謝謝.但是感情這東西,勉強不得,我不愛你,咱們兩個走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所以咱兩還是分手吧!"

張可可驚訝自己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不過話說出來,她覺得如釋重負,心里感覺舒服多了.

馬文冷笑一聲道:"你耍我?"

張可可看到馬文臉色不對,趕緊說道:"馬少爺,不是的,我沒有耍你,之前是因為我一時沖動答應了你,但是現在我有自己喜歡的人,所以咱們兩個不能在一起了."

馬文聽著張可可說的話,其實他心里早就有底了,但他只是覺得不甘心,跟阿美一樣,只是不甘心.現在聽著張可可這麼說話,馬文知道張可可是決定了,對于張可可,馬文不想用那種強逼或者怎樣的方式,他的內心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喜歡張可可的.

"是因為陳天問吧?"馬文問道.

"不是!"張可可沉默了半天說道.本來即使沒有陳天問,張可可也不喜歡馬文,這倒是句實話,她也不想馬文和陳天問兩個人因為自己再起沖突,所以也就說了一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