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拿回A市控制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章拿回A市控制權

陳天問緊緊地抱著陳天問,笑道:"張可可,你自己投懷送抱,我怎麼能讓你再跑了啊!"

陳天問說著就俯下身去吻張可可,張可可左躲右躲,始終沒有躲過陳天問的嘴巴,最終還是被吻到了.

這個時候張可可的假意反抗跟剛開始那會的強烈反抗就完全不同了,那會是實實在在的反抗,現在這叫打情罵俏.

陳天問嘴上吻著張可可,手上也肆意地在張可可身上到處摸索,把張可可摸的一陣身體發燙,就回應起陳天問來.

陳天問見張可可也情欲大動,"哈哈"大笑一聲,三下五除二就把張可可又扒光了,隨即把張可可准備好的飯菜往邊上一推,然後把張可可身子一轉按在餐桌上,從後面就壓了上去.

"嗯?不要這樣……嗯……"張可可似乎對這樣的姿勢感到還害羞,不過很快就被陳天問一陣緊似一陣的沖擊弄的哼哼唧唧起來.

當陳天問再次悶吼一聲停下動作後,張可可推開陳天問,趕緊跑去衛生間洗了洗,似乎還在為剛才的動作感到害羞.

張可可從衛生間出來後,卻看到陳天問坐在餐桌前吃飯,她微嗔道:"飯涼了吧!都是被你害的,要不我去熱一下!"

陳天問"哈哈"笑道:"大夏天的怕什麼涼,就這樣吃吧!"

兩個人吃完飯,張可可傷勢還沒完全好利落,暫時繼續在家里休息.陳天問就回到了公司.

秘書進來朝陳天問說道:"陳哥,京城來報,鄭玉邴想要干掉馬文,被馬文識破,反倒聯合京城另一大家族韓曉鳳把鄭玉邴拿下並把他雙腿打斷趕出了京城."

陳天問眉頭一皺道:"你派人去給我找到鄭玉邴,把他帶回來,對付馬文還用得著他;另外,給我查清楚這個韓曉鳳的底細,他既然跟馬文一起對付鄭玉邴,保不准會聯合起來對付咱們."

"是,陳哥!"秘書答應著出去了.

陳天問回來以後,很快就把王志千和周浩然留在A市的力量全部肅清,有不少人知道王志千和周浩然倒台,紛紛投靠陳天問.原來被王志千拉攏過去的A市其他黑道人馬也紛紛向陳天問示好.陳天問知道這些人都是屬于兩面三刀的主,也就不對他們進行追究.

陳天問派人去把張可可父母的遺體在B市火化後,拿回了A市,然後陪著張可可回到老家買了一塊墓地將二老安葬,全程幾乎沒讓張可可操過一點心.這樣的貼心男友上哪里去找,張可可父母要是看到陳天問這麼對待他們女兒,自然在天堂也是樂的笑開花.張可可雖然悲傷父母的離去,卻在陳天問的陪伴之下漸漸好了起來.

周浩然被關進監獄之後,陳天問也調查清楚,當初給陳天問寄張可可合成裸照的人正是周浩然,不僅如此,周浩然當初給張可可誣陷陳天問的證據經技術鑒定也都是電腦合成的.張可可知道當初錯怪了陳天問,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兩個現在能在一起.

這樣,A市又恢複了幾個月前馬文剛來A市那會的狀態.河東這邊盡歸陳天問,河西那邊馬文一半,陳天問一半.

馬文一時還留在京城照顧他父親馬如龍,陳天問這邊想要拿下馬文搶去的地盤卻也是比較困難,馬文這邊的勢力組織有序,不像王志千那邊亂七八糟.陳天問一時拿不下馬文,馬文也顧不上回到A市來爭奪地盤.陳天問和張可可倒是過了一段神仙一般的二人生活.

沒過多久,轉眼中秋來臨,張可可傷勢全好,也開始去管理她的可可傳媒公司,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自然是陳天問派人替她管理的井井有條.

這天,張可可回到可可傳媒公司,員工紛紛站起來歡迎她的歸來,張可可也就講了幾句冠冕堂皇的大話,然後讓員工好好工作,另外讓財務部拿過來近幾個月的報表,張可可決定開始學的管理公司,做一個實實際際的女強人.

陳天問為了張可可出行方便,給她買了一輛紅色的寶馬轎車,但是由于張可可之前並不會開車,所以還得給她報了個駕校讓她去學車.

以陳天問在A市的勢力,給張可可弄個駕駛證那還不是手到證來,張可可去駕校學車也只是走了個過場,很快就拿到了駕駛證,也就晃晃悠悠的上路了.

張可可開上寶馬之後,公司里之前跟阿美關系好的有人告訴了阿美,把個阿美氣的差點吐血.管理公司,開豪車住好房那不應該是她阿美過的生活嗎,現在卻被張可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搶了自己的美好生活,真是豈有此理!

阿美自從馬文走後,一直跟那個叫吳勇的小伙子鬼混,由于兩個人都沒有經濟來源,很快就矛盾爆發,阿美怒火橫生,一腳踹了吳勇,不時地還在打聽著馬文的消息.

這天,張可可下班剛坐到車里開車准備回家,前面一個人影一閃,張可可嚇了一跳,閉著眼睛一腳踩下去,沒料到油門當了刹車踩,一下就往前面那人影撞了過去.

"啊"的一聲尖叫,張可可一個激靈反應過來,趕緊踩了刹車把車停下.

張可可下車後,看了看車底卻沒發現有人.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張可可,你也太心狠了吧,想把老娘撞死啊?"

張可可趕緊四處張望,卻發現了後面不遠處正從地上往起爬的阿美.其實剛才阿美本來想攔住張可可跟她理論理論,沒想到張可可直直地朝她撞了過來,阿美嚇的趕緊朝旁邊一閃.要不是阿美閃得快,這時候只怕早就卷進張可可車底了.

"阿美?你怎麼來了?"張可可趕緊過去扶起阿美,雖然他看不順眼阿美這人,但是剛才差點撞死人家,張可可也覺得不好意思.

"你少假心假意的裝模作樣了!"阿美一把推開張可可,怒道.

張可可心底惱怒,我好心好意過來扶你,你還不領情,再說誰叫你突然跑到我車子前面,把我還嚇了一跳,真的是!算了,不管你了!

張可可轉身正要走,卻被阿美一把拉住道:"喂喂,張可可,你撞了人就想跑啊,去哪兒啊?"

張可可一把掙脫阿美,上下盯著阿美看了看,說道:"你發什麼瘋,我並沒有撞到你啊!你還嚇了我一大跳,這怎麼說?"

阿美看著有點蠻不講理的張可可,指著張可可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小賤人,差點撞到我還不賠禮道歉,還想跑,今天咱們就連以前的帳一塊算算,你不賠償我是絕對不讓你走的."

張可可覺得阿美確實是在無理取鬧,以前雖然互相看對方不順眼,兩個人也沒有起過什麼大的沖突,算以前的帳,你算什麼以前的賬,我又不欠你的,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