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陳天問再回A市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九章陳天問再回A市

馬文處理完鄭玉邴的事情,他爸馬如龍也順利度過了危險期,身體也在慢慢恢複.

韓曉鳳回去之後很快就查出了那個汽車店的銷售員,然後把那個銷售員揍了一頓後開除了,並且永遠不許他再進入汽車銷售行業.

這邊馬文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那邊B市陳天問關到監獄里已經兩個多月.在這兩個多月里,A市公安局的蔡長陵,紀委陳副局長等人千方活動,將陳天問從B市監獄調回了A市監獄.

張可可在養傷兩個月之後,傷勢也慢慢好轉,隨後也回到了A市.

王志千和周浩然被抓之後,他們的手下由于缺乏管理,變成一片散沙,老鱉等人帶人順勢奪回了陳天問在A市被王志千奪去的大部分地盤.而馬文那邊的人占去的地盤卻久久拿不回來.

回到A市的陳天問猶如蛟龍入海,沒用了多久自然就被保釋在外,出了監獄.

陳天問出監獄的第一件事不是去看看他的公司,也不是去看看他的地盤和兄弟們,而是去張可可家里找張可可.

張可可得知陳天問回到A市的消息自然也是欣喜不已,他們倆經過此次的事件之後更加覺得兩顆心靠的很近,陳天問對自己心愛的女人肯為自己擋子彈自然也是感動不已,恨不得馬上就見到陳天問.

"咚咚咚!"張可可家的門上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張可可打開門一看,竟然是陳天問.

"陳哥,你什麼時候出來的?"張可可問道,隨即撲到了陳天問的懷里.

陳天問緊緊地抱住張可可,說道:"可可,我好想你!這兩個多月我每天都在想你,就想著早一點能見到你."

張可可抱著陳天問,說道:"我也是,陳哥,我也想你!"

陳天問隨即抱起張可可回到屋里把門關上,然後就抱著張可可往床上走去.

張可可自然心照不宣地知道陳天問想干什麼,也就任由他抱在床上.

陳天問把張可可放在床上,順勢就朝張可可嘴上吻了下去,張可可一改往日被動的風格,也主動地回應起陳天問來.

陳天問一路吻著張可可,從嘴巴,眼睛,耳朵,脖子,隨後來到了胸部.

陳天問輕輕地解開張可可的衣服,卻看到張可可胸部有個圓圓的醒目的傷疤,那是為他擋子彈留下的.陳天問輕輕地吻了吻那個傷疤,然後跟張可可說道:"可可,以後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再受傷,誰敢再欺負你或者傷害你,我一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陳天問說著眼中似乎回憶到了當天周浩然朝他開槍然後張可可為他擋子彈的情景,眼中似乎噴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氣.

張可可看到陳天問眼中冒著怒火,心中一個哆嗦,隨即摟住陳天問的脖子,說道:"陳哥,我相信你!"隨即主動吻上了陳天問的嘴唇.

陳天問在張可可的主動獻吻下,也就開始回吻著張可可,兩個人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張可可被陳天問一陣吻,很快就全身發熱,開始主動脫起陳天問的衣服來.陳天問見狀,麻利的把張可可扒了個精光,然後快速脫下自己的衣服,低下頭吻了一下張可可的嘴唇,然後就朝張可可美麗的胴體壓了上去.

兩個人都是很久都沒有發泄過了,顛鸞倒鳳,翻翻滾滾好長時間,終于在陳天問一聲悶吼後兩個人大汗淋漓地停了下來.

陳天問趴在張可可的身上久久不願意下來,張可可撫摸著陳天問的背部,臉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自從這次陳天問去B市營救她,她知道了陳天問是真正的愛自己,她也知道自己是真正的愛著陳天問,而且兩個人一起經曆過生死,這種愛是刻骨銘心的,張可可心中暗自發誓,自己可以為了這個男人做任何事情,包括獻上自己的生命.事實上張可可已經為陳天問獻過一次生命了.

陳天問也在心底暗暗地將張可可視為他這輩子最為珍愛的女人,他打算娶她為妻,給她幸福的生活,不會再讓任何人去傷害她.

陳天問這樣想著,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吻張可可的額頭.張可可摟著陳天問的脖子,手指劃過陳天問的背部,讓陳天問又一陣沖動起來.

以前的陳天問跟張可可最這件事大部分都是他很瘋狂而且強行暴力,張可可只是在那默默承受或是反抗不了,這次的張可可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回應的激烈,甚至主動去吻著陳天問,主動去勾起陳天問的興趣.

陳天問被張可可再次勾起興致後,也就毫不猶豫,朝張可可美麗的胴體再次發起了有規律的沖擊.

兩個人都是恨不得把自己融化到對方的身體里面,緊緊地相擁,激烈的動作,一時間房間里戰火連天,張可可也放肆地大聲呻吟起來,這更加刺激到了陳天問的欲望.

兩個人一直折騰到深夜才相互擁著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陳天問還沒睜開眼睛就聞到了一股香味,他睜眼一看,張可可正在餐桌旁忙碌著,已經給他准備好了香噴噴的早餐.

陳天問悄悄地起床下地,走到張可可身後悄悄地抱住了她.

"起來了啊!洗個手吃飯吧!"張可可向後靠了靠,靠在陳天問的身上,溫柔地說道.

張可可靠到陳天問身上,才感覺屁股後面有個東西頂著自己,轉身一看,陳天問赤裸著身體站在自己身後,他的下面那東西昂首挺立,雄赳赳氣昂昂地看著自己.

"你怎麼不穿衣服啊?"張可可笑著錘了陳天問一拳,臉色變得通紅.

陳天問笑著摟住張可可道:"我在自己老婆面前,還要穿什麼衣服啊!"

張可可掙開陳天問的懷抱,說道:"誰是你的老婆?我還沒有答應要嫁給你呢!"

陳天問伸手就向張可可抓去,同時笑道:"你不嫁給我想嫁給誰啊?"

張可可往後一退,跑到桌子另一邊說道:"就不嫁給你,誰讓你欺負我!"

陳天問往左邊一閃,張可可以為他要從左邊去抓她,就往右邊一跑,誰料到陳天問往左邊那是虛假的動作,他看張可可向右邊跑去,就朝右邊順勢一迎,張可可就撞到了他的懷里.

"壞人!"張可可粉拳輕輕地捶打著陳天問,陳天問抱著張可可就一陣"哈哈"大笑.

"壞人,你放開我!"張可可掙紮著就要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