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張可可血染陳天問懷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五章張可可血染陳天問懷里

王志千看見陳天問如此神勇,眉頭一皺,從懷中竟然拿出了一把手槍.

這個時候照顧張可可的陳天問的手下也被對方圍攻的自顧不暇,張可可一個女孩卻沒有人過去砍她.

周浩然見張可可落了單,過去一把就把張可可抓住,張可可拳打腳踢,始終掙脫不開周浩然,被周浩然帶到了王志千面前.

王志千見周浩然把張可可帶過來,心中雖然暗罵這個傻兒子非要吊死在這一棵樹上,隨即想到可以拿張可可威脅陳天問,就拿手槍逼在了張可可的頭上.

"陳天問,你看看這里!"周浩然一聲冷笑,喊道.

陳天問正殺紅了眼,一刀砍倒對方一人之後,抬眼望去,卻見王志千拿手槍逼在了張可可的頭上.

陳天問一愣神間,背上中了兩刀,腿上也中了兩刀,雙腿一軟就跪到了地上.

"哈哈……陳天問,你也有今天!"周浩然狂笑道.

這個時候兩邊的人看到這情況紛紛停手,陳天問這邊的十多人不管是原來就受了傷的還是沒受傷的,這個時候通通掛了彩,還全部落到了對方手里.

"賢侄,老夫早就勸過你,是你自己執迷不悟,現在怎麼樣,還不是落在了老夫的手里."王志千笑道.

陳天問眼見今日大勢已去,哀歎時不我與,扔下砍刀說道:"王志千,你放了她,她是無辜的."

周浩然見陳天問主動棄械,過來一腳將陳天問踹到地上,順手從王志千手中拿過手槍,對准陳天問就要開槍.

"不要!"只聽一聲驚叫,然後是"砰"的一聲,張可可倒在了陳天問的身上,張可可的背部血流如注.

原來,張可可見周浩然從王志千手中拿槍過去就知道他肯定是要殺陳天問,于是在周浩然開槍之前撲過去擋在了陳天問的身前.

那一瞬間,張可可真的是義無反顧,她沒想到別的,她沒想到她剛死去的父母,也沒想到幾個人之間的愛恨情仇,自己看到周浩然拿槍就沖了過去.

"可可!"陳天問爬起來抱著躺倒他身上的張可可,大聲喊道.

周浩然本來是想殺了陳天問,他沒想到張可可會撲過去擋在陳天問前面,他更沒想到他開槍打傷了張可可,那個他心愛的女人,他愣住了.

就在這時,警笛呼嘯,十多輛警車分別從高速里面和外面停了下來,高速兩旁也突然冒出了許多荷槍實彈的武警.

"別動!把武器扔到地上,蹲下抱頭!"武警們大聲喊著,黑黝黝的槍口對著眾人,除了陳天問所有的人都抱頭蹲在了地上,周浩然也嚇的馬上把槍扔到地上蹲下.只有陳天問還抱著張可可在那里哭泣不已.

一個像是領導的人物走了過來,看了看現場,說道:"把人都帶走,另外,叫救護車!"

王志千和周浩然以及他們的手下和陳天問的手下都被警察拷上手銬帶走了.唯有陳天問還坐在地上抱著張可可.

"陳哥,別哭,我能死在你懷里,我就死而無憾了!"張可可忍住疼痛,笑著摸了一下陳天問的臉.

陳天問看著張可可臉色蒼白還強顏歡笑的樣子,心底早就難過的說不出話來.他害怕失去張可可,可現在張可可卻隨時都有可能離他而去,而且是為了救他而死.

陳天問瞬間感覺到天像是要塌下來一樣,這個時候他才明白古代那麼多帝王為啥都是愛美人不愛江山,這個時候他才明白一份真摯的感情在人的心里面是多麼的重要.

"可可,你別說話!保留體力,救護車馬上就到,馬上就到!"陳天問說著拿起自己的一只手,他剛才從背上抱著張可可,張可可背上流出的鮮血染紅了他的手.

"救護車,救護車在哪里?怎麼還沒到,快點啊!"陳天問哭喊道.

一個武警要上前把陳天問拷上,那個領導擺了擺手,武警就站住了腳.

"陳哥是吧?我是B市公安局副局長秦守政,陳哥今日大腦我B市,可是出盡了風頭,怎麼樣?跟我回去局里坐坐吧!"那個領導湊到陳天問面前說道.

陳天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張可可,一把抓住秦守政喊道:"救護車啊!救護車快來了沒?"

旁邊的武警見狀急忙把陳天問和秦守政分開.陳天問剛才這一抓,秦守政白色的襯衣瞬間一片血染的風采.秦守政眉頭一皺,拿過一塊手帕擦了擦衣服上的血跡,朝陳天問厲聲喝道:"陳天問,你別跟我耍橫,這是在B市,不是你們A市,你要耍橫也不會落的如此下場.我看你後半輩子准備在監獄里度過吧!把他帶走!"

兩個武警過來把陳天問拉起來,這時過來兩個穿白大褂的人抬著一副擔架,將張可可抬到了救護車上.

"可可,可可!"陳天問見白大褂的人把張可可抬走了,大叫道.

"別叫了,走吧!"秦守政冷冷地說了一句,抓著陳天問的兩個武警把陳天問拉到一輛警車上.

陳天問一上那輛警車,看到車上還有王志千和周浩然,他大叫一聲,撲過去就掐住了周浩然的脖子.

王志千見陳天問掐住他兒子的脖子,對陳天問拳打腳踢的,陳天問勸不管不顧,死死不願松手.

車上的武警見勢不對,趕緊過來拉開陳天問,並命令王志千坐下.

陳天問雖然被武警拉開,眼睛里卻冒著火,死死地盯著王志千和周浩然,恨不得把他們吃了.

周浩然被陳天問這麼一掐,咳了好半天才緩過來.那些武警也不理周浩然,任由他在那喘氣好半天.

陳天問等人被帶回去慢慢審問,張可可被送到醫院經過搶救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

王志千和周浩然由于故意傷人,非法持有槍械以及黑社會性質等多罪並罰被檢方起訴各判了十年有期徒刑.陳天問屬于受傷一方,但是非法飆車,擾亂社會治安,非法打架斗毆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其余各小弟有的被判一兩年有的被判幾個月,也有罰款後當庭釋放的.

由于王志千見死不救,"蛇眼"回去就撤了他在各個路口部署的力量,陳天問的其他手下也就得以脫身回到A市.

這邊陳天問在監獄服刑暫時放過不說,那邊馬文和韓曉鳳在京城打了個熱火朝天.

馬文帶人跟韓曉鳳火拼了幾次,不僅沒有占到點便宜,反而被韓曉鳳打的灰頭土臉.看到馬文這邊不太順利,鄭玉邴在那偷偷發笑.當然,馬文每次去跟韓曉鳳打斗,鄭玉邴都會派出一部分人手去幫助馬文,但都是些不太中用的人手.馬如龍還在醫院里沒有脫離危險期,他這邊的事情自然由鄭玉邴暫時代為管理,但是鄭玉邴要想全權拿下馬如龍的勢力,還不是那麼容易,畢竟馬文還在.所以鄭玉邴就恨不得馬文哪天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