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陳天問救援張可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一章陳天問救援張可可

周浩然大怒,正當周浩然的手下准備對這輛車進行打砸時,一輛車從前面朝周浩然等人撞了過來.

周浩然和手下嚇的趕緊躲開,這輛沖過來的車"吱"的一聲,正好停在了周浩然的車和周浩然一伙人中間.

這時前面和後面"刷刷"地停下了七八輛車,三四十人從車上走了下來,個個手執砍刀,鐵棍.

周浩然暗叫不好,一邊和手下慢慢往後退,一邊叫手下打電話給他爹.

從前面沖過來的那輛車上陳天問打開車門走了下來,然後走到張可可坐的那輛車旁邊,把張可可扶了下來.

"你放開她!他是我老婆!"周浩然見狀慌忙大叫道,但是由于對方人數太多,也不敢過去.

"周浩然,上次讓你跑掉,這次可沒那麼容易了!"陳天問冷哼一聲,然後一招手,前面和後面的手下就朝周浩然圍了過去.

"慢點!"張可可一聲大叫.

"可可,你干什麼?"陳天問疑惑道.

"陳哥,你們別打了!你走吧,我已經答應嫁給他了!"張可可哭喊著說道.

"可可,你知道不知道他已經殺了你爸媽,你怎麼還要嫁給他?"陳天問抱著張可可的雙肩問道.

"不,不,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張可可還沒說話,周浩然自己說了出來.

張可可聞言急火攻心,暈了過去.

"可可,可可!"陳天問叫了幾聲,先把張可可扶到了自己車里.

陳天問從車里出來後,冷聲說道:"周浩然,你這個人面獸心,豬狗不如的畜生,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陳天問說著揮刀朝周浩然砍了過去.

陳天問的那幫手下見陳天問動手了,也就一擁而上,向周浩然的手下砍了過去.周浩然的那幾名手下早嚇的尿了褲子,這個時候完全沒有一點反抗之力,只剩下周浩然拿著一根鐵棍跟陳天問對拼.

論功夫周浩然根本不是陳天問的對手,果然,沒幾招過去,陳天問大喊一聲,砍刀朝周浩然使勁劈了過去,周浩然拿手中鐵棍往上一架,手臂被震的一陣酸麻,手中鐵棍早已飛了出去.

陳天問拿起刀再砍,周浩然轉身就跑.因為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大橋,前面和後面都是陳天問的人馬,周浩然沒有猶豫,直接從大橋上跳了下去.

陳天問沒想到周浩然來這麼一招,想要追擊卻已經來不及了.他看著大橋下湍急的流水,心想周浩然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也不一定會有命在,再說車里張可可還不知道怎麼樣,就一招手,人馬齊齊地上車走了,也沒管周浩然的那幾個手下.

陳天問不知道,周浩然從小就是一名游泳健將,他對人冷漠,也沒多少朋友,一個人的時候就跑到游泳館去游泳.所以從大橋上跳下去的周浩然並沒有死,剛跳下去嗆了幾口水後,逐漸掌握了身體的平衡,然後就向岸邊游去.

周浩然上岸後,由于自己的手機被水泡了,不能打電話,就在路邊隨便找了個人,強行把人家的電話拿過來,給王志千打了個電話.

"爸!我是浩然!"周浩然對著電話里的王志千說道.

"浩然,你怎麼樣,我正帶人趕過來,這次一定不能讓陳天問這小子跑了!"電話里王志千說道.

"爸,我從大橋上跳進了水里保住了一條命,陳天問把可可帶走了!"周浩然說道.

"你上大橋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王志千說道.

掛了電話,周浩然並沒有把電話還給人家,直接就向那橋上走去.

"喂!我的電話,你還我的電話!"周浩然拿的手機的主人叫道.

周浩然轉過身惡狠狠地說道:"你再不滾,老子就把你丟到河里喂魚."

那人嚇了一跳,看周浩然凶神惡煞的樣子,趕緊離開了.

周浩然上了大橋後,找到他那些手下,沒等幾分鍾,十多輛車開過來,王志千已經到了.

"爸!"周浩然連忙跑過去叫道.

王志千看著一身濕透的周浩然,連忙叫人把周浩然帶回去換套衣服,隨後給"蛇眼"打了個電話,大意是要在B市所有的路口布控,一定不能讓陳天問這小子跑了.

很快,王志千和"蛇眼"就在B市布下了天羅地網.王志千印了大批陳天問的照片分發給他和"蛇眼"的手下,然後命令手下把所有B市車牌的車都截住.揚言甯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陳天問知道B市是王志千的地盤,自己這邊得速戰速退.于是從大橋上離開後,陳天問就帶著弟兄們准備離開B市.

由于人數眾多,一起離開B市肯定會引人注意,陳天問把手下分散開,讓他們分批撤出,回到A市後會合.

陳天問自己帶著張可可和十多個手下開著三輛車,打算一路直奔最近的高速口上高速回A市.

過了一會還沒等到他們走到高速口,張可可醒了.

"可可,你醒了!"陳天問看到張可可醒來,欣喜地問道.

張可可還沒說話,"哇"地一聲又哭了起來,陳天問看著張可可又哭了,慌忙把張可可抱在懷里並輕輕地拍著她的背部安慰她.

哭了一會,張可可抬頭問道:"陳哥,我爸媽真的被周浩然殺了嗎?"

陳天問看著淚眼婆娑的張可可,心里一陣難過,說道:"可可,你要堅強點,你還有我,以後我來照顧你!"

張可可從陳天問懷里爬起來,突然眼神變的相當可怕,她大喊一聲:"我一定要殺了周浩然這個王八蛋!"

陳天問看到張可可變的異樣,知道她是被刺激到了,就抱住她跟她說:"可可,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周浩然血債血償!"

張可可本來對她父親當年追殺周浩然生母劉小娟還有點愧疚,這下從原來對周浩然從小青梅竹馬的感情完全變成了恨,這也難怪,親生父母被殺,她怎麼能受得了,換了別人誰又能受得了?正所謂"殺父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張可可知道從此以後世上最親的人都不在了,她自己要不堅強,還能有誰來替她堅強?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張可可變的成熟起來,不再是以前那個懵懵懂懂,傻傻的可愛的小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