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陳天問巧施調虎離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章陳天問巧施調虎離山

馬文出門後,一個耳光朝那名手下扇了過去:"有什麼事不能明天再說啊!壞老子好事!"那名手下捂著臉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馬文瞬間大驚失色.

原來,馬文手下剛接到京城電話,馬文他爹馬如龍被人刺殺,現在重傷躺在醫院里,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馬文他媽打電話叫他馬上回去.

什麼?作為京城赫赫有名的地產大亨並且黑社會老大的馬如龍竟然被人刺殺,這太他媽開玩笑了吧!有什麼人敢在這天子腳下的太歲頭上動土呢?

"什麼人干的?"馬文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問道.

"現在還不知道!夫人正等著少爺您回去商量此事呢!"手下說道.

"馬上備車!"馬文沉聲道.

"是!"手下應了一聲出去了.

馬文回房對張可可說道:"我有點事出去幾天,你先睡吧!"

張可可正巴不得馬文趕緊走呢,于是使勁的點了點頭.馬文在張可可臉上吻了一下,然後出去了.

馬文出去後跟手下交代了一下這邊的事情,大意就是緊守陣地,在他回來之前暫時按兵不動.然後帶了少數幾個人離開了.

原來,那天陳天問叫秘書找來老鱉商量,老鱉然後把他們老哥幾個都叫了過來.

老鱉他們來到公司後,陳天問把他們帶到清源國際酒店一個大包間里請哥幾個吃飯.

飯局中間,老鱉突然朝一個叫張云飛的老頭說道:"當年你們隨陳哥上京城後,不是跟馬如龍的副手鄭玉邴打得火熱嗎,看看能不能從他身上想想辦法!"

這里的陳哥當然是指陳天問的父親.

鄭玉邴,馬如龍的副手,外號'冷面寒刀’,當年隨著馬如龍東征西戰,立下了汗馬功勞.

聽到老鱉說起這話,張云飛瞬間臉色通紅,其他幾個老頭紛紛笑了起來.

陳天問不明就里,問道:"張叔果真和那個鄭玉邴有交情嗎?"

原來,當年洪爺,陳天問的父親上京城去和馬如龍談生意,去京城的人里面,這個張云飛也在其中.張云飛性烈如火,卻又嗜酒如命,這一點與同樣嗜酒如命的鄭玉邴一拍即合.馬如龍和洪爺,陳天問父親在那談生意,鄭玉邴和張云飛兩人在那喝酒,關鍵是光喝酒就算了,兩人酒後一沖動,就相跟著去嫖妓去了.

最讓張云飛難堪的是,兩人嫖妓也就算了,還被警察逮了個正著.陳天問的父親去派出所把張云飛保了出來,本來以為馬如龍會去保鄭玉邴,馬如龍卻覺得在陳天問父親和洪爺等人面前鄭玉邴發生這種事實在丟臉,並沒有去保鄭玉邴,最後還是陳天問的父親又去了一趟派出所把鄭玉邴保了出來.

從此以後,此事就成了哥幾個茶前飯後調笑的話資.也就是從那以後,張云飛和鄭玉邴正式結下交情.

陳天問聽完張云飛敘述當年經過,不禁也樂了.原來張叔還有這麼一件事啊!

其實兩人喝酒嫖妓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喝醉了然後就被警察抓了,這就有點丟人.但是馬如龍不去保鄭玉邴出來,鄭玉邴心里多少就有那麼一點不舒服.老子給你拼死拼活的打天下,你他媽倒好,這點事都不幫老子.

當然這也是鄭玉邴酒後和張云飛埋怨,並沒有真的和馬如龍鬧點什麼.

這一晃十多年過去了,不過張云飛和鄭玉邴倒是還保持聯系,只不過近幾年雙方都老了,也就聯系少了.

然後老鱉哥幾個和陳天問一商議,就決定派張云飛上京城去找鄭玉邴,看能不能把鄭玉邴策反了.只要馬如龍大本營一著火,馬文在A市也就待不下去了.

背後少了馬文這麼一個大禍患捅刀子,陳天問和老鱉等人就能放開手全力對付王志千.

時間緊急,張云飛吃完飯後立馬動身前往京城,陳天問給他派了一些得力人手去幫助他.

張云飛上京城後,找到鄭玉邴,兩個人酒酣熱醉間,張云飛有意無意的提及了當年的那件事情,並說馬如龍有些不近人情之類的話,聽的這個鄭玉邴腦子發熱,當場就大罵起馬如龍來.

張云飛腦子活絡,看鄭玉邴情緒激動,說些什麼一定砍了馬如龍之類的話,然後就跟鄭玉邴悄悄地說願意幫他一並對付馬如龍.

鄭玉邴聽到張云飛這話,嚇的酒醒了一半.但是張云飛一忽悠,說什麼扳倒馬如龍,鄭玉邴他就成了老大,以後再也不用看人眼色,聽人指揮之類的話,然後就把鄭玉邴忽悠動了.

張云飛和鄭玉邴一合計,馬如龍每天下午都會去京城一家按摩中心按摩,當然是正規的按摩中心,因為馬如龍年輕時太拼了,落下了一身的毛病,按摩按摩會使他渾身舒服.而馬如龍去按摩的時候也幾乎沒帶幾個人,正是他們下手的好時機.

這天馬如龍又驅車來到那家按摩中心,服務員知道馬如龍是常客,隨即找了手藝最好的按摩師給馬如龍按摩.

稍後,早已埋伏在那里的鄭玉邴和張云飛出現,二人兵分兩路,張云飛去解決馬如龍的手下跟來的那幾個人,鄭玉邴進去解決馬如龍.

這馬如龍也是大意失荊州,他怎麼也沒想到,有人敢在他的地盤對他下手,而且下手之人還是他的手下.

張云飛看到從按摩中心大廳到馬如龍按摩房間的門口總共有四個手下過來過去巡邏,而馬如龍是在二樓按摩,大廳在一樓,也就是說,基本上就是樓上兩個,樓下兩個.張云飛戴著口罩,假裝是打掃衛生的,悄悄靠近樓上那兩人,出其不意將那兩人放倒拖到了雜物間.然後如法炮制,將樓下那兩人放倒拖走.當然這一切是在切斷按摩中心監控後進行的.

鄭玉邴推開馬如龍進行按摩的那個房間門,看到馬如龍只穿著個褲衩仰臥到按摩床上.而按摩師不知道出去拿什麼東西去了,馬如龍的頭上還蓋著一塊毛巾.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鄭玉邴一手按住馬如龍頭部,迅速從懷中摸出一把鋒利的短刀,直接就朝馬如龍背部插了下去.

馬如龍由于頭部朝下被鄭玉邴按著,一時卻沒法叫出來,正當他掙紮間,鄭玉邴又捅了馬如龍幾刀,隨後丟下血流如注的馬如龍,跑出了房間.

也就是說馬如龍和那四個手下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是什麼人對他們下的手,而按摩中心的監控又被切斷,所以一時半會馬如龍的家人和手下以及警方都沒能找到一點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