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王志千拜會馬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九章王志千拜會馬文

馬文這廢話說的,他從調查到周浩然是王志千的私生子開始就盯上了王志千,此次王志千興師動眾來到A市,怎麼能逃得過他的法眼?也就陳天問棋差一招,沒有留意A市外面的動靜.再說,人家上門來你都沒去門口迎接,還說什麼去外面接人家.

王志千笑了笑,說道:"馬少爺整天忙著打理生意,老夫怎麼好意思讓你去接我呢?"

兩人寒暄幾句,王志千表情突然嚴肅起來,說道:"賢侄年輕有為,想必也知道老夫此行的目的,我與你父親當年也有一定的交情,咱們說起來也不是外人."

"小侄洗耳恭聽!"馬文暗罵一句:老狐狸終于按耐不住了.

王志千繼續說道:"老夫知道犬子無知,在A市跟馬少爺有過沖突,在這里老夫就代犬子跟你陪個不是."

馬文笑道:"哪里哪里,小侄原先並不知道浩然兄是伯父之子,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嘛!"

王志千笑道:"既然賢侄認可咱是一家人,那老夫就有話直說了!"

"伯父有啥吩咐您盡管說!"馬文裝作認真聽的樣子.

"想必賢侄聽說了老夫約戰陳天問的事情,雖然老夫一個人也拿下他沒問題,但是賢侄在這里,老夫就不能一個人獨享勝利."王志千喝了口茶說道.

馬文心中暗罵道:你他媽這是自己沒把握拿下陳天問,拉老子來墊背來了.

王志千觀察著馬文的表情,但是馬文始終就是笑眯眯的,似乎比他老王還老謀深算.

王志千繼續說道:"老夫是想和賢侄聯手,十天後把陳天問滅了,然後咱們平分A市的天下.不知道賢侄認為如何?"

馬文笑道:"小侄來A市,也只是興致所在,玩玩而已,斷不敢跟伯父什麼平分天下,伯父若有任何差遣,小侄定當萬死不辭!"

王志千看馬文似乎很誠懇,隨即說道:"這麼說,賢侄是答應了?"

馬文依舊笑容滿面,說道:"就怕小侄給伯父幫忙不成,反倒添亂!"

王志千"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十日後賢侄就帶人上南山,跟老夫一起鏟平陳天問!"

馬文看著王志千一副得意洋洋的臉色,暗罵道:操你媽的,老子怎麼會上你的當?做夢去吧你!

馬文心里跟明鏡似的,王志千之所以此次來拜會他,主要有兩個目的,一來王志千沒有把握能夠一次性把陳天問干倒,如果他們兩家聯手,那可比當年三國時期孫吳聯盟強大的多.當年孫吳聯盟也僅僅是能與曹操抗衡而已,而如果王志千與馬文聯手,陳天問絕對是扛不住的.如果兩家聯手把陳天問干倒,至于之後會不會是平分天下,那就不得而知了.

二來,王志千對馬文其實也是十分不放心,如果他和陳天問對決結果是兩敗俱傷,那就是馬文一家漁翁得利,最後便宜了馬文,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另外,如果他跟陳天問決戰之時,馬文從背後給他來上那麼一刀,那他就會死的很難看.

王志千放下身段冒著風險前來拜會馬文,就是抱著如果可以說服馬文一起去對付陳天問,實在不行也可以讓馬文做個壁上觀,不要來插手他和陳天問的事,更不要在背後捅刀子.

讓王志千沒有想到的是,馬文答應的這麼痛快,這讓他大喜過望.

其是馬文只是說王志千有所吩咐他定當效勞,至于實際會不會效勞那就不好說了,面子情還是要有的麼.

不過王志千獨身前來拜會馬文,確實是兵行險著,如果馬文翻臉不認人,對他王志千不利,那還不是分分鍾的事.馬文當然可以干掉王志千然後再跟陳天問慢慢耗著.但是這也就是馬文的聰明之處,你們不是要打嗎,我就看著你們打,你們什麼時候打累了,兩敗俱傷了,再由我來收拾你們的殘局.

這邊陳天問的秘書著急的在辦公室走來走去,陳天問卻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你去把老鱉給我找來!"陳天問朝秘書說道.

"好!"秘書答應了一聲,看樣子也心情低落.

也難怪,當前A市形勢複雜,馬文占了幾乎一半的河西,王志千一夜之間就占去了整個河東,留給陳天問的只剩下河西一半的地盤.這段時間大家都忙著收複失地,同時對付馬文和周浩然兩個實力強大的對手,簡直是疲憊不堪.好容易周浩然這邊壓力小了,他老子卻卷土重來,而且還明目張膽地約戰.這一戰有可能就會將陳家一舉擊潰,而且還需提防馬文的背後耍陰招,真的是很讓人心煩.

幾天之後,那邊馬文耐心等待張可可從不方便到方便.那天晚上,馬文忙完事情,來到張可可房間.

"可可,你這幾天怎麼樣?身體好點沒?"

張可可幾天不見馬文,倒也樂得自在.這下馬文突然又出現,不由得一陣緊張.

"好點了!"張可可說道.

馬文看著張可可一臉嬌羞的樣子,心底暗自樂開了花:我看你今天晚上怎麼跑掉?

馬文坐到張可可身邊,伸手摟住張可可肩膀,張可可不禁身子抖了一下.

"怎麼了,感冒了嗎?我怎感覺你在發抖?"馬文關心地問道.

"有點!"張可可借著馬文說她感冒說道.

馬文伸手把張可可抱在懷里,說道:"明天我帶你去看看醫生吧!"

"嗯!"張可可緊張地應了一聲.

馬文伸手摸了一下張可可的額頭,然後順勢摸了摸她的臉蛋.那年輕而滑膩的皮膚讓他感覺到一陣沖動,隨即就托起張可可的頭,輕輕地吻了下去.

張可可暗自覺得馬文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人,至少在調查她父母失蹤這件事情上也算是盡心盡力,而且還這麼照顧她,要不就這樣從了吧!于是張可可也環住了馬文的肩膀.

馬文見張可可有所反應,不禁大喜,一路吻著張可可嘴唇,臉蛋,眼睛,然後是脖子,邊吻還騰出手邊摸著張可可兩只豐滿的大白兔,把個張可可弄的氣喘籲籲.

正當馬文准備下一步動作時,"砰砰砰……"門外傳來一針急促的敲門聲.

"誰啊?"馬文沒好氣地朝門外喊道.

"少爺,有急事,您快出來一下!"門外馬文的手下叫道.

"什麼急事,不能明天說啊!"馬文心中暗罵一句,隨即朝張可可說道:"我一會就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