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陳天問帶阿美開房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七章:陳天問帶阿美開房

陳天問出了公司直接就帶阿美去了酒店.

兩個人都是迫不及待,一進酒店房間就抱在了一塊,然後就瘋狂地吻著對方,進而脫了對方的衣服,這次的阿美似乎比上次在辦公室還主動,她把陳天問按在床上,主動地就坐了上去,然後由她來在陳天問身上上下起伏起來.

陳天問雖然不是沒有被女人這樣主動過,但是他跟張可可在一起的時候從來都是他主動,張可可甚至都不懂得配合一下.

不過像張可可那麼清純的女孩子,別說是在這種事情上讓她主動了,就是每次他們兩個歡好,都像是在強奸.

阿美的主動再加上一定的技巧讓陳天問很快就來了感覺,但是他不准備這麼快就繳械投降,所以她把阿美的身子一抱,使勁從下面翻到了上面.然後壓著阿美的身子沖擊起來.

阿美被陳天問一陣沖擊幾乎骨頭都酥了,她大聲地叫著,這是在酒店,也不怕同事們笑話了,不過她本來也就不怕同事們笑話,上次她也是這麼大聲地叫著.

阿美對比張可可讓男人喜歡的就是狂野主動,而且叫的聲音大.

兩個人翻來覆去,一會你在我上面,一會我在你上面,折騰了幾個小時才罷工.

這個時候的張可可跟周浩然正在吵架.

周浩然生氣張可可剛離開陳天問又找上了馬文,他不知道張可可這次見馬文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跟馬文把話說清楚,也就是張可可正跟馬文說的時候他闖了進去讓張可可沒有把話說完,不過還好張可可主要的話已經說完了.

"你為什麼又跟他出去吃飯?那人不是個什麼好人你知道不?"周浩然非常生氣.

"我跟他吃個飯怎麼了?我又沒有跟他有什麼,再說我又不是只能有你一個朋友,你管我呢!"張可可聽到周浩然質問自己,倔脾氣就上來了.

"你……你怎麼能這麼作踐自己?之前只陳天問,現在又是馬文."周浩然似乎很嫉妒.

張可可一聽周浩然提起陳天問就瞬間火了:"你能不能不跟我提那個人的名字?這麼長時間了,你說幫我找父母,你找到了嗎?"

"我不是正在找嗎?"周浩然見張可可連陳天問的名字都不想提,簡直是既高興又嫉妒.她高興的是張可可對陳天問的恨這麼深,這也就是他想要的結果.嫉妒的是俗話說"愛之深恨之切",張可可越恨陳天問,證明之前她愛陳天問愛的越深.

加上張可可問他找她父母的事,他就不敢再惹她生氣了.本來他也就沒去找過她父母,他還得假裝找她父母找的很辛苦.

"我派了很多人出去找,B市那麼大,總得給我點時間吧!"周浩然說道.

張可可看著周浩然的樣子,一時也生氣不起來了,這些人里面,如果讓她挑誰最可信最靠得住的話,那當然是周浩然.再怎麼說他們兩個從小一塊長大,雖然現在的周浩然讓她感覺到陌生,但是畢竟是自己人麼,怎麼也比陳天問和馬文兩個人要來得可靠.

"剛才你害我沒吃上飯,你得賠我!"張可可怒嗔道.

周浩然見張可可轉怒為喜,忙笑道:"不就是吃飯麼,我帶你吃好的去."周浩然說著就發動了車.

周浩然再次帶張可可去了他們小時候經常去的那家小飯店,還是相同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飯店的老板還免費贈送了兩人一人一大杯果汁.

張可可這麼多年吃過多少外面的飯,除了家里以前媽媽做的飯之外,就數這家小飯店的鹵肉飯最好吃了,比外面那些什麼幾星級大酒店里的飯好吃多了.那些酒店里的飯,除了好看就剩下貴了,味道比起這里的鹵肉飯差遠了.

周浩然帶著張可可在飯店吃飯,那邊陳天問和阿美也爬起來去了樓下吃飯去了.

阿美對陳天問帶她去開房還帶她去吃飯受寵若驚,馬文之前帶她去吃飯都只為跟她辦那件事,每次都是匆匆吃了飯然後去開房.陳天問不一樣啊,陳天問是帶她開完房還帶她去吃飯,不像馬文,開完房就讓她走了.再說她有點嫌棄馬文身上的黑毛,要是她能靠上馬文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兩個人的交流也僅僅是開房做運動,陳天問不一樣啊,陳天問是他們公司的霸道總裁,莫名的就有一種親近感.如果讓阿美在馬文和陳天問之間選擇的話,那必須是陳天問吧.再說陳天問比馬文年紀大些,更有男人的成熟魅力,跟她阿美也更相配.

阿美如此想著,陳天問心里想的卻是張可可,他在懊悔那天的沖動,其實他能看得出來那些照片是合成的,他那麼做只是想氣一氣張可可,並且到現在他還沒有查處那些照片是從哪里寄出來的.到底是誰要整張可可,而且還把照片寄給他,分明就是想挑撥他和張可可的關系.這個人一定是認識他並且認識張可可,是誰呢?難道是馬文?還是周浩然?

兩個人心里都在想事,一餐飯下來幾乎也沒什麼交流.吃完飯陳天問就叫人把阿美送了回去.

其實這個阿美也是挺可憐的,別說她年近三十還沒嫁出去,高中的時候就被班上一個小流氓破了身子,這些年雖然認識過不少男人,也跟不少男人上過床,但是沒有一個合適的,所以直到現在還單著.

不過這也得歸功于阿美的勢利和風騷,正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有錢有勢的沒有一個願意跟她結婚過一輩子,基本上都是跟她玩玩然後就沒下文了.沒錢沒勢的她根本就看不上眼,即便上床也是為了排解寂寞.

第二天一大早,馬文手下打來電話.

"喂,少爺,查到了!劫我們貨物的人是周浩然."馬文手下電話里說道.

"什麼?我不惹他他卻主動來惹我?"馬文氣的一下子摔了電話.他原以為是道上的小角色不知道是他馬文的貨,不小心劫了.沒料到是周浩然下的手.關鍵是直到現在他還沒摸清周浩然到底是個什麼人.

不過既然周浩然敢向他動手,管他是什麼人,一定要讓他後悔自己的沖動.再加上之前兩次周浩然從他身邊帶走張可可,馬文簡直怒火中燒,准備一定要給周浩然好看.

其實第一次確實是周浩然劫的他馬文的貨,不過周浩然的本意不是劫他的,而是劫陳天問的.由于馬文和陳天問最近爭地盤爭的不可開交,所以周浩然的手下搞錯了,原本那是陳天問的地盤,但是現在被馬文搶了.

周浩然劫了馬文的貨才知道弄錯了,不過他也無所謂,劫就劫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過他吩咐手下,不要再弄錯了,他也不想多添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