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陳天問宴請馮寶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三章:陳天問宴請馮寶順

馮寶順的老婆和兒子也都摸清楚他們的動向,今天下午五點半准時采取行動,將馮寶順老婆和兒子帶回來.如果馮寶順順利合作,他們就假裝接他們過來吃飯,然後再放了他們.如果馮寶順不合作,那就別怪他們不客氣.

李建強那邊已經開始活動下周二的開庭了,按照律師的說法,警方現在還沒有找到更多的證據證明是陳天問殺的人,再加上李建強那邊的活動,絕對不會橫生枝節.

陳天問經過和阿美的大戰之後,心情也變得不那麼壞了,對秘書的工作也做的比較滿意,他也開始處理公司的其他事情.

這邊周浩然安慰了張可可半天,張可可心情有所平複.但是她也絕對沒有傻到把那些照片拿給周浩然看.

周浩然帶著張可可去了一家新開的飯店吃了飯,兩個人邊吃邊聊.

"可可,叔叔阿姨的事有消息了,我派人查到當初他們把人送到B市一個倉庫里了,但是還沒查到是哪個倉庫.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叔叔阿姨沒有生命危險."

張可可突然聽到有她父母的消息了,自然是有了一點好消息.急忙問周浩然:"能查到我父母在哪里嗎?要不要去公安局跟警察說一下情況?"

"別……額……我是說萬一你把情況跟警察說了,陳天問那邊一旦知道消息,恐怕會對叔叔阿姨不利."周浩然臨機不亂,還是把這個慌圓了過去.

"哦!好吧,那你一定要盡快幫我查到我父母所在的地方."張可可說著抓住了周浩然的手.

"一定一定,放心吧!我一定盡快找到叔叔阿姨!"周浩然說著也抓住了張可可的手.

張可可猛地發覺兩個人似乎有點曖昧,趕忙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後低著頭吃起飯來.

周浩然心底稍微有點失望,暗自想到:"遲早我會把你弄到手!"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反而是給張可可碗里夾了不少菜.

吃完飯,周浩然帶著張可可到公園里玩那些過山車之類的東西,那些玩意的刺激讓張可可暫時放下了之前的不快和煩惱,他們把公園里能玩的東西基本上都玩了一遍.

當然,周浩然盡量表現出對張可可的無微不至,他似乎還是想得到她的心.

周浩然的所作所為張可可也看在眼里,她很感激這個從小就照顧她,還為了他跟別的小混混打架,而且現在還這麼照顧她的這麼一個好朋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張可可跟周浩然在一起的時候,怎麼也找不到那種戀人之間的感覺.周浩然對她的好她從小就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兩個人太熟悉了吧.反正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她感覺到還沒有她跟陳天問在一塊的時候有感覺.

或許感情是需要慢慢積累的吧,時間長了也許會對周浩然慢慢有那種感覺的,張可可這麼安慰自己,就打算慢慢地去接受周浩然.

晚上七點,凱賓大酒店,還是308號包間,陳天問等著還沒有到的蔡長陵和馮寶順,心底暗罵道:說好的七點,這兩個家伙怎麼回事?

七點半的時候,蔡長陵和馮寶順姍姍來遲.

蔡長陵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握住陳天問的手說道:"陳哥,真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路上堵車,我們來晚了!"

陳天問心里跟明鏡似的,哪里是什麼路上堵車,最近風聲緊,這兩個家伙遲來這麼久也是心存小心翼翼啊!

陳天問心中冷笑一聲,臉上卻堆滿笑容說道:"沒事沒事的,兩位都是政府的棟梁,工作忙是很正常嗎.馮局長只怕是最近公務更忙啊!"

蔡長陵說他們是堵車,陳天問卻說他們是工作忙才來得遲,並且說到最近馮寶順工作很忙,暗示了馮寶順最近挖他的地盤,這也是給馮寶順一個下馬威.

果然,馮寶順一聽這話,心中立馬不快,心中暗道:你陳天問這麼含沙射影,老子也不在乎,既然今天來了,就看你出的價錢怎麼樣了.

真是無官不貪啊!馮寶順跟洪爺勾搭到一塊本來也就是洪爺給的好處不少.而陳天問並沒有把他這個新到A市不久的副局長放到眼里,所以也沒有拉攏他.沒想到就是這個新到的副局長,讓陳天問損失了A市將近一半的地盤.

馮寶順嘴上笑道:"陳哥少調侃我們了,我們每天辛辛苦苦,掙的一點死工資,還是陳哥實在,生意越做越大,鈔票大把大把的掙,比我們瀟灑多了."

陳天問笑道:"馮局長真是折煞我了,小弟每天就是做點小生意,風里來雨里去的,今天掙不到錢明天就沒飯吃,還是你們好啊!工作穩定,將來老了也有保障."

蔡長陵看二人互捧,忙給馮寶順拉開了正面坐上的凳子,說道:"馮局長,過來坐吧!咱們邊吃邊聊!"

陳天問也說道:"是啊!馮局長,坐吧!讓小弟來敬二位幾杯."

雙方互相敬了幾杯酒,也吃了一些菜,馮寶順似乎有些坐不住了,說道:"今天陳哥請我們來,想必不是僅僅為了吃喝吧,有什麼事情你就說,能辦到的咱就盡量辦."陳天問聞言,笑道:"既然馮局長這麼說,小弟也就不拐彎抹角了.前段時間小弟在里面的時候,我的幾筆生意和幾個場子被人挑了,聽說是馮局長帶人去的.小弟不明白,哪里有得罪馮局長嗎還是小弟哪里做的不周到?"

馮寶順臉部變色心不跳,笑著說道:"陳哥你也知道,我們這些拿死工資替人辦事的,上頭要我們干什麼,我們就干什麼.上頭要我們怎麼干,我們就怎麼干."頓了頓,馮寶順又說道:"陳哥你在里面的時候,你的手下可沒有那麼遵紀守法,背著陳哥盡干些坑蒙拐騙的事情,這我們可是都有證據的."

馮寶順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上面,上面是誰鬼知道啊,再說這本來就是馮寶順聯合馬文故意整陳天問,還在那胡說八道.

陳天問暗罵一句:你媽的收了馬文多少好處,盡然這麼厚臉皮,老子的兄弟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哪個做生意的不缺斤少兩,正所謂無官不貪,無奸不商,偏偏這段時間你就跟老子過不去.再說老子的手下也沒干什麼犯法的事.

陳天問心里如此想,嘴上卻說道:"兄弟們不懂事,得罪了馮局長,小弟在此向馮局長賠個不是."說著倒了一杯酒,端起酒一飲而盡.

喝完酒陳天問繼續說道:"以前的事小弟就當沒發生過,今天咱們既然坐到一個桌子上吃飯,以後就都是朋友,兄弟,還希望馮局長以後多多照顧啊!"

馮寶順心中暗罵道:操你媽的,一點也不舍得表示表示,還想讓老子照顧你,你他媽腦子里裝了大便了吧!

心里如此想著,馮寶順嘴上說道:"陳哥你放心,如果你的兄弟真的沒做過違法違紀的事,上面也自然明白,自然也就不會對陳哥的生意有所影響.不過兄弟話說在前面,一旦發現有違法違紀的事情發生,那法不容情,兄弟也就愛莫能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