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李建強被迫赴鴻門宴


第三十章:李建強被迫赴鴻門宴

張可可是個哭著哭著就能睡著的女孩,這次也不例外,哭累了就睡著了.

陳天問捂了塊毛巾出門去了一個小診所讓給他包紮了一下,診所的小老板也認識陳天問,並沒有敢開口問他是怎麼弄傷的,快速給包紮了一下.

阿美跟在陳天問身邊在那喋喋不休的:"這個張可可怎麼這麼狠心,下手這麼重,陳哥,我看她是簡直不把你放在眼里……"什麼什麼叨叨了一大堆.

陳天問剛開始是顧不上阿美,聽到後面實在聽不下去了,朝阿美喊了聲:"你給我閉嘴!"

阿美見陳天問生氣了,也就不再說話,不過還是陪在他身邊.

陳天問包紮完畢就回了公司,本來打算再找張可可,沒想到張可可那麼快就跑回家去了,正好這邊秘書打來電話,也就顧不上再管張可可了.

"陳哥,法院那邊來傳票了,下周二10點開庭,要你務必准時出庭."秘書在電話里說.

"知道了!你那邊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陳天問問道.

"陳哥,蔡長陵答應幫忙了,他讓我等消息;馮寶順的老婆每天下午五點半都會去XX路小學接他的兒子,我們已經安排了人手在那邊,這一兩天就把人帶回來.另外,我們搶了幾個場子回來,但是洪爺的人基本上都被馬文收買了,馬文那邊在A市的勢力現在是越來越大."秘書說道.

"再給蔡長陵送兩個女人過去,不給點實際的,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另外,發現馬文那邊有什麼異動,隨時報告給我.另外給我准備五萬塊現金送到我辦公室."陳天問說道.

掛了電話,陳天問給老鱉打了個電話,大概就是說讓老鱉過來幫他收拾周浩然和馬文.給老鱉打完電話,陳天問又撥通了李建強的電話.

"李局長啊!我還沒感謝您把我從里邊撈出來,晚上請您吃個飯怎麼樣?"陳天問不等李建強說話,說道.

"小陳啊!今晚上我老婆過生日,咱改天吧!"李建強似乎不太願意見陳天問,推脫著說道.

"什麼他媽的老婆過生日,前半年不是老婆才過過生日嗎?這個老家伙!編理由也不換一個!"陳天問心中暗自罵道.

陳天問心里罵歸罵,現在還是用得著李建強,就笑著說道:"李局長啊!嫂子生日啊,那我這做小弟的必須得上一份大禮啊!這樣吧,我在凱賓大酒店訂個包間,咱晚上給嫂子好好慶祝慶祝生日,一切都包在小弟身上."

李建強心里哭笑,什麼生日啊!今晚不去吃這家伙的飯看來是不行了,但他還是說道:"小陳啊,你嫂子想在家里就自己家人吃頓飯慶祝一下,要不咱改天我請你?"

陳天問抱著臉皮厚的態度,也不管李建強是不是真要自己家人吃飯,笑著說道:"李局長啊,這樣的話,飯我就不湊熱鬧了,小弟就把禮物送到您家里去,這禮物是必須要送的啊,嫂子生日,做小弟的沒禮物那可不行."

李建強心中將陳天問的父母問候了個遍,但是仍然笑著說道:"那好吧!晚上我過去,咱哥倆喝兩杯."

晚上七點,李建強准時出現在A市凱賓大酒店三樓包間308里.由于最近國家反貪反腐抓的厲害,李建強也不敢大張旗鼓的來,反而是打了個出租車,從後門進的酒店.

陳天問看著李建強畏畏縮縮的,也知道他怕什麼,就笑著跟李建強說:"李局長,您別擔心,沒有人會來打擾咱們的."


不過也是,在A市,陳天問除了政府單位隨便在哪個地方要干點什麼,只要吩咐下去,沒有人會說半個不字.當然這是以前,可雖然現在是有馬文和周浩然起來跟他做對,但是陳天問還是跺跺腳震一震的,別說小小的一個三星級酒店了.

李建強知道陳天問的勢力,他說沒事,就多半不會有事,所以也就放心下來.

"哎,嫂子呢,不是給嫂子過生日麼,蛋糕鮮花我都訂好了,一會就送過來."陳天問故意說道.

"你嫂子她身體不舒服,不想來,我就沒讓她來了!"李建強訕訕地說道.

"哦……這樣啊!那完了回去的時候給嫂子把蛋糕帶上,也算小弟的一點心意."陳天問笑道.

"好啊!我都沒給你嫂子買蛋糕,小陳你真是有心了!"李建強一臉尷尬.

"服務員,上菜!"陳天問叫了一聲,門口的服務員很快就把十多個菜端了上來,然後開了一瓶白酒.

酒店服務員也知趣,知道兩人可能有事情要談,就出去把包間門帶上.

陳天問給兩人分別倒上一杯白酒,朝李健強說道:"李局長,這麼多年承蒙您照顧,小陳我在這里敬您了!"

李建強也端起酒杯說道:"小陳啊,咱兩你就別說這種客氣話了!干!"

兩個人說了一堆客氣話,雖然都是心懷鬼胎,但是面子情裝的比誰都好.

酒過三巡,陳天問拿出秘書早就包好的五萬塊錢,放在李建強面前,說道:"李局長,這是小弟給嫂子的生日禮物,一來呢,感謝您這次把我從里面撈出來,二來呢,以後還要靠您多多照顧."

李建強面色一變,他知道陳天問手里有不少他受賄以及其他貪贓枉法的證據.所以現在陳天問的這"禮物",他簡直認為是燙手山芋.誰知道陳天問有沒有暗中裝了攝像頭或者其他的.

李建強把那錢推到陳天問這邊,說道:"小陳啊!咱兩之間就不需要這個了吧!"

陳天問笑道:"李局長,這是小弟一點心意,您還是拿著吧!"說著就把那錢拿起塞到李建強兜里.

陳天問這話意思是你還是拿著吧,這麼多年了也拿了不少,也不差這點,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建強看陳天問臉色,也只好不再推脫.

你說陳天問既然有李建強那麼多把柄在手里,為什麼還要給他送錢?這也是陳天問做事異于常人的一點.他這麼做一來提醒李建強,我這給你送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二來是安一安李堅強的心,畢竟下周二要開庭了麼,李建強說幾句話還是起作用的.

陳天問又給李建強倒了一杯酒,說道:"李局長,吃完飯我來安排,您今晚就盡情地享受!"

李建強趕緊擺手說道:"不了不了,咱改天吧!"

非常時期,李建強更不敢再像以前一樣花天酒地了.再說,誰知道陳天問會不會再給他下套,然後拍點照片或者視頻啥的威脅他.

二人吃完飯正准備離開,門被人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