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馬文喜歡可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六章:馬文喜歡可可?

當然幾場火拼雙方的頭頭陳天問和周浩然並沒有露面,算起來還是陳天問吃了暗虧,畢竟那麼多的貨還沒找回來,也算是徒勞無功,陳天問一直在罵手下沒用.

陳天問正在公司里發飆的時候,張可可這邊可沒閑著.這幾天張可可每天早晨到公司上班時,辦公桌上准會放著一捧很大的玫瑰花,每天下班時馬文總會准時出現在公司門口來接張可可.

正好陳天問那邊現在也顧不上張可可,要不然陳天問肺會氣炸,馬文這小子竟然趁著他陳天問忙著的時候來他的後院點火.

張可可懷著對馬文在夜店出手幫助的的歉意在馬文第三次的時候接受了馬文的邀請,馬文帶著張可可在A市本地最大的酒店包了個最大的包間吃飯,就他兩個人.端菜的服務員都對他兩側目不已.

奇怪的是馬文在找張可可的時候從來沒見他帶手下,開車都是自己開.

包間里流水般的輕音樂,桌上的玫瑰花,紅酒,包括牆壁上淡粉的貼紙,空氣中充斥著曖昧的氣息,張可可感覺特別的不舒服.

張可可不由得再次拿馬文和陳天問對比起來.陳天問霸道,冷酷,馬文年輕,帥氣,但是馬文看她的眼神中張可可總是能感覺到一絲的輕佻.也就是這絲輕佻讓張可可特別的不舒服.

張可可知道馬文想干什麼,像他這種紈绔公子哥,無非是想找個女人玩玩.張可可只是正好撞到了槍口上.

張可可不知道的是,正是由于她的清純和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不一樣,讓馬文心底有一點心動.其實陳天問糾纏她也是這個原因.

馬文並不是單純的想玩玩,也許他是想玩玩,但並不是那種單純意義上的玩,不是像夜店里那些女人一樣玩過了就過了,他想得到她的身心.

馬文這麼做的原因一方面確實是有點喜歡張可可,另一方面他對張可可在夜店里沒幫他說話心里不舒服,心存一點報複的意思.

當然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張可可並不知道,他只以為馬文想玩玩而已.

"張大美女,賞個臉喝一杯吧!"馬文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端著兩杯倒好的紅酒,一杯給張可可,一杯自己喝.張可可瞟了一眼酒瓶,都是英文,但是那個標志她是在電視上看到過,不知道幾幾年的拉菲.為了她馬文可真下血本.

張可可突然有一點飄飄然了,似乎感覺到馬文對自己也是真心實意的.她不由得就想去接過那杯紅酒.

手剛要伸出去,張可可就後悔了.忙說道:"馬少爺,我不會喝酒,對不起!"

馬文是在江湖場上久經沙場的老手,他怎麼會沒看出張可可的心動.

馬文"呵呵"笑了笑說道:"張大美女不會這點面子都不給小生吧!"

張可可感覺到特別的尷尬,接又不是不接也不是,要是接了誰知道酒里面有什麼,再說張可可她自己酒量也不行.可是不接吧好像不給馬文面子,萬一惹火了他,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張可可接過杯子勉強擠出點笑容,朝馬文說:"干杯!"

馬文"哈哈"笑了兩聲,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張可可拿著杯子抿了一小口,感覺那酒的味道很不好,不知道那些上流社會的人為什麼喜歡喝這種東西,又難喝又貴.

張可可不知道其實上流社會的人也不全是覺得這種酒或者其他的東西好喝或者好吃,只不過別人都在喝,你不喝就會被看做不入流,想要融入那個社會,你就得捏著鼻子也要喝下去.

"張美女,這酒不好喝嗎?"馬文笑盈盈地問道.

"沒有,沒有,只是我不會喝酒,所以……"張可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其實她認為來一杯果汁也許更實在.

"那你隨意!吃菜吧!我隨便點的,不知道這些菜合不合張美女的胃口?"馬文笑道.

張可可的確是酒量不行,只抿了一口臉上就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覺得氣氛尷尬臉紅呢,反正特別可愛.

馬文盯著張可可,像是盯著盤中的菜,隨時有可能一口把她吞下去.

張可可伴隨著臉紅和呼吸,胸部也一起一伏的,馬文的視線不由得從張可可臉上望向了她的胸部.

張可可雖然身材不是那種特別好的,但是對于她的胸還是比較有自信的.36C的尺寸雖然不算特別雄偉,吸引男人還是足夠了.

馬文看著張可可的胸部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隨後又把目光落到了張可可的臉上.

桌上的菜都是張可可見都沒見過的更別說吃了,十幾個菜她連一個都叫不上名字來,不禁有點自卑.

不過那菜的味道還可以,兩個人邊吃邊喝,不知不覺中張可可也喝了不少了,她感覺到有些頭暈.

隨著兩個人邊吃邊聊,張可可也漸漸放開了拘束.吃到後面盡然主動敬起文酒來.

馬文看著搖搖欲墜的張可可,嘴角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

馬文把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張可可扶到了樓上的酒店里,看著那紅撲撲的可愛面容,馬文不由得湊上嘴巴親了一口.

張可可身上的香氣讓馬文不禁心中一陣沖動,但是很快他就冷靜下來.

馬文現在還不准備就這樣趁著酒醉得到張可可,他想要放長線釣大魚.他想要慢慢地讓張可可對他死心塌地的做他的女人.

對付女人他從來不喜歡用強,但是也改不了他那猥瑣且花天酒地的本性,臨走時還不忘在張可可豐滿的胸部摸了一把,真的很軟哎!

馬文前腳離開酒店,陳天問後腳就踏了進來.他這幾天正窩火,突然想起張可可,聽聞手下說張可可被馬文帶到了酒店,就馬不停蹄的帶人趕了過來.

陳天問強行讓服務員打開房間門,看到張可可衣衫整齊的睡在床上,心中的石頭也算是落了地.

這是他的女人,不管他是不是愛她,別人絕對不能碰.當然他也是自以為是的認為馬文並沒有碰張可可.

陳天問看著熟睡中的張可可突然就來了欲望,也許是這幾天的窩火需要找個地方發泄.

張可可很快就被陳天問扒光了衣服,看著床上躺著的玲瓏有致的白色胴體,陳天問像一頭餓狼一樣撲了上去.

熟睡中的張可可並不知道此刻正被陳天問在她身上做著活塞運動,其實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她現在是他的地下情人.

不過也許是被陳天問挑逗起了感覺,張可可睡夢中仍然"哼哼"了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