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查出幕後人員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章:查出幕後人員

望著有些落寞的周浩然,張可可悄悄的走到周浩然身邊,也蹲了下來,"浩然,你知道,我的父母都不見了."可可強忍著快要流出來的淚水,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周浩然仍舊默不作聲."你別一直這樣了,怎麼一點兒也沒變."張可可用雙手挎住他的胳膊.像是在安慰他,又仿佛是在撒嬌.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變."

周浩然剛說完,拖運公司就來人了,幾個人不一會兒功夫就把周浩然不起眼的小豐田汽車拖走.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張可可現在感覺和周浩然交流是如此的費力.

"這里不好打車,我們一起步行走一段路程."對于張可可的話語,周浩然終于做了及時的回複.

"嗯,好吧!"張可可點著頭說道.天色已經漸漸變灰,城市里繁燈閃爍,他們兩個靜靜的走著,仿佛是在享受只屬于她們兩個人的靜謐時光.

"前面有商場,我們去逛逛吧.你們女人不愛做這些嗎?"走了許久的路程,到了一個更加繁華的地帶,周浩然這樣說道.張可可對于他的話語,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作答.兩個人就默不作聲的走進了商場.

穿過一排又一排的貨架,他們還是雙手空空的並排走著.

"想買什麼就買吧,我負責刷卡."周浩然雙手插兜,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在這種氣氛下,張可可一點兒心情也沒有.她發現她和周浩然沒有老朋友的感覺,他們現在在一起走著,張可可唯一的感覺就是有些尷尬,她想逃離這一切.

"可可,怎麼什麼也沒有買啊,是買不起嗎?那就不要來嘍!你看你來這里多麼的拉低這個商場的品味啊."一個大嗓門的聲音的女子,突然站在她的面前說道.

"就是啊,你平常都不是逛夜市的啊."旁邊就有男聲附和道.張可可不用看就知道是徐瑩和陳亮這對狗男女.心里的火冒三丈.伸出手,就想甩他們耳光子.

徐瑩看著氣急敗壞的張可可,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放聲大笑了起來.周浩然將這一切看在眼里,迅速的攔住了還沒有落下的巴掌."別打他,髒了你的手."周浩然斜視著那兩個人,倔強的揚起嘴角,慢慢的說道.

"呵,是惹不起我們吧,找了這麼個沒有骨氣的男人."徐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趾高氣揚的.周浩然對此根本不去理會這些,牽起了張可可的手,就繞開了他們.隨後就背對著張可可撥打了一個電話,可可也沒有注意他都說了些什麼,之後,他們依然肩並著肩,漫無目的的游蕩著.

陳天問開車回到了公司,他又查了最近幾批的貨物,最終他看公司人員的調查結果仍舊是李家把貨物劫走了.之所以陳天問明明的知道自己的貨物會被半路劫掉,但是他還是一如既往的訂購貨物,是因為他想通過頻繁的活動來查出幕後的真正的操作者.陳天問看著諾大的公司,空蕩蕩的,突然感覺心很累.但是他不得不去面對著這一切,去處理這一切發生的問題.他坐在他專屬的椅子上休息了一下之後,就撥通了秘書的電話號碼.他和秘書約了公司的附近的咖啡館見面,他很想了解真實的情況.

咖啡館里.

陳天問踏進咖啡館里,就看見秘書已經拿著他的公文包在那里等候.

"陳總,你來了,我給你點了平日里你經常喝的藍山咖啡."雖然是在咖啡館里,秘書一副還在工作的狀態,這讓陳天問不自覺的就感覺比較累.

"現在不是在工作,就是以朋友的身份,我們聊聊天而已,不用一副工作的狀態."聽著咖啡館里的輕音樂,陳天問也放下了自己是董事長的架子,這樣和秘書說道.發現以這種方式和下屬談工作,很舒服.

"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陳天問嘴角輕輕地抿了一口咖啡,最後慢慢的問道.

一提到這個事情,秘書內心就很興奮.他們這一段時間里,像是警察辦案子一樣,不放過每一個細節,最後他們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喜,因為貨物被劫和張可可父母的失蹤都是一個人在操縱著這一切.

"這兩件事情都是因為一個人?"陳天問對此感覺特別的驚訝."這個人是誰?查到了嗎?"陳天問很好奇這個幕後操縱著.

"這個人,周浩然,男,和張小姐是鄰居.這是他的照片."秘書說著,就遞給了陳天問幾張圖片.陳天問看到照片之後,內心更加的驚訝.

"這不就是剛才帶走可可的那個人嗎?"陳天問自言自語的說道.他現在感覺就是張可可的在與危險接近.他內心慌了.掏出手機就開始撥打可可的手機號碼.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優雅的女生想起,此時此刻,他只想把手機摔地上.再次撥打,同樣的聲音中英文在交替著,循環的想起."我的先離開了."聽著著無限循環的聲音,他心里煩操極了,摁掉電話,起身就離開了,他一個人坐進了車里,第一次感覺這樣的無助,怎麼辦才能見到可可.他發動了汽車,准備去她的住處看看.

汽車不一會兒就到了張可可居住的樓下,一整棟樓都是燈火通明的,唯獨張可可所居住的那層樓,那個房間,沒有一點兒燈光.她還沒有回來,她不可能這麼早就睡覺的.陳天問看到結果是這樣,他失望極了,企業圈的元老以及他們的後代,陳天問基本是全部認識的,可是周浩然這個名字,這個人的面孔,陳天問是一點兒也不知道.

曾經說著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的陳天問,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下落,陳天問的心情完全的陷入了低谷,也許是一種叫愛情的東西在他的心中生長吧.陳天問最後沒有離開,一直守候在張可可的樓下,一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