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兒時玩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章兒時玩伴

一道道美味的佳肴,被服務人員不斷的端了上來,"服務員,再來一瓶波爾多紅酒."優雅的環境里,陳天問也褪去了他一臉嚴肅的面孔,紅酒不久就被端上了過來,最終房門被緩緩的關上!

"什麼都不要想,先享受這頓晚餐."陳天問把臉湊到張可可的臉邊,輕聲的說到.

張可可腮邊的紅暈還未消失.這一頓晚餐如同童話里的愛情一樣,男主角英俊瀟灑,體貼入微,女主角溫柔嬌羞.

晚飯過後,陳天問就牽著可可的手,開啟了浪漫的散步之旅,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車水馬龍,霓虹燈閃爍,他們就站在古老的路燈下面,陳天問先開始是蜻蜓點水的輕碰著可可的櫻唇,舌頭還不忘往深處索取著,這一次張可可沒有反抗,她輕輕的踮著腳尖,享受著這忽而霸道,忽而溫柔的吻.少有的溫馨畫面,他們雙方各自都在享受著對方.

"張可可!"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不遠方想起,兩個人的動作都停了下來,開始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陳天問看著他,素未謀面!"你認識他?"陳天問恢複了他一臉嚴肅的面孔.

張可可點了點頭.陳天問想起他之前調查張可可的時候,發現她是有一個男朋友的,作為男人,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人是他的男朋友!

"是你的男朋友嗎?不要怕,有我在."雖然陳天問是板著面孔說的,但是話語里的溫暖還是感染了張可可.她搖了搖頭.眼神兒一直沒有離開不遠處的周浩然.

周浩然是她小時候的發小,可以稱作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她曾經以為,他們兩個人的關系,就是世界上最純潔的男女關系,直到有一天,周浩然拿著999朵玫瑰花向她表白,她才感覺這一切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的純潔,結果當然是果斷的拒絕,從那次以後,兩個人就沒有再聯系過,這一次周浩然的突然出現,張可可恍若隔世.

"你怎麼在這里?"三個人默默的站了許久,張可可才嗓音有些沙啞的說到.

周浩然也注視了她好久,一句話也沒有說,最後突然就走到她的面前,一把就把她扯到了自己的身旁,"跟我走!"話語一如既往的冷漠!陳天問還沒有明白的過來周浩然是誰,張可可就已經被拽著走進了周浩然的車里.

陳天問不打算就此罷休,就也迅速的打開自己的車子,利索的坐上去,順利的啟動了汽車!他准備跟蹤上那個帶走張可可的人,帶走可可的那個男人,他身上的江湖氣息很嚴重!這一刻他的心里很是擔心張可可.

前方載著可可的汽車在急速的行駛著,車內,可可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周浩然,好久不見了,你現在還好嗎?"可可像是見到了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問到.

"你怎麼還是像以前一樣冷漠呢!"小時候他們和小伙伴們一起玩耍的時候,大家都很熱情的打打鬧鬧,唯獨周浩然在一旁冷冷的旁觀,縱使有小伙伴邀請他一起玩耍,他也別過臉,對此不屑一顧!但是張可可除外.

"小時候,你就對大家愛理不理的."張可可坐在副駕駛里,安靜的回憶這小時候.

"我有對你愛理不理嗎?"周浩然冷冷的說道.

張可可的搖了搖頭,發現現在他對自己也冷漠了!周浩然面部表情很冷漠,腳在不停的踩著加油門,可是車子卻不再是在不停的加速了,而是在慢慢的減速,車慢慢的停了下來.

跟在後面的陳天問看前面的車子停了下來,他也不敢再往前開,他想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他就在路旁的一邊悄悄的停了下來,戴上了墨鏡,仔細的觀察著前面的一舉一動.

周浩然看著車停了下來,大罵了一聲,就獨自下了車.他下了車之後,還不忘在車上踹上幾腳,大罵著"廢物!",他這樣的暴脾氣,張可可還是從未見過的,可可也緊跟著下了車.

"車怎麼了?我們要去哪兒?"張可可小心翼翼的問.然而,回答她的只有沉默.

周浩然拿著後備箱里裝著的工具箱,敲打了好長時間,車子也沒有修好.張可可看著他自己在那里鼓搗半天,車子還是沒有修好,"叫拖運吧!"張可可這時也有些不耐煩!

幾十米外,陳天問接到了自己公司秘書的電話,"陳總,您讓我們調查的貨物和人,現在都有了突破性進展,您需要盡快回一趟我們的公司."秘書不急不忙的通知著陳天問.這樣的語氣,讓陳天問聽起來也是事情事情不大."好,我們兩個可以馬上見上一面!"陳天問應答著,他現在也沒有心思再理會前面的那個男人和張可可到底是什麼情況,相比較而言,查清楚張可可父母的去向尤為重要.他毫不猶豫的調轉了車頭,車子駛向了公司的方向.

這邊周浩然已經開始打電話求助."喂,拖運公司嗎?"周浩然壓抑著自己內心的火氣,打著電話.張可可看著他略顯猙獰的面孔.生怕他再說出來什麼難聽的話語,得罪了服務人員,然後他們會在大路上等待的時間更長一些.她就上前去,搶掉他手中的電話.

"喂,你好,你們是拖運公司嗎?我們的汽車在長安路壞掉了,麻煩你們給拖走維修一下好嗎?"張可可的語氣很溫和,表達清楚了重點內容.

周浩然看到這樣的張可可,不忍心再多說什麼風涼話,于是就從車里拿出了一根煙,蹲在路邊眯著眼睛,吧嗒吧嗒的抽著,現在的周浩然看起來有些滄桑的感覺,張可可一直看著周浩然的背影,不知為什麼,看著看著,淚水就模糊了眼眶.她很心疼一直這樣的周浩然.周浩然從小是在爭吵的環境里長大的,自打他記事的時候起,他的父母就是在無休止的爭吵,最嚴重的一次是,周媽媽,拿她尖銳的高跟鞋鞋跟兒把周爸爸的腦袋給砸破了.頭部立刻有鮮血流出,那時的周浩然正在可可家里躲著,聽到一聲尖叫之後,周浩然和張可可一起沖到了周浩然的家里.映入眼簾的就是鮮紅的血,那一幕,張可可到如今都從未忘記過.更何況那時的周浩然,再後來就是,周浩然的父母離異,周浩然跟著奶奶一起生活,雖然奶奶把小浩然照顧的很精致,但是父愛母愛是無可代替的.周浩然對待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但是那時張可可知道,他的內心很是善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