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援助之手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章有援助之手伸來

可可按下了接聽鍵,"喂,你誰啊,是不是來嘲笑我的,我閨蜜和男朋友都背叛了我,我還丟了工作,這都不是事兒,可是我的父母都失蹤了,現在是不是有人派你過來嘲笑我------"張可可在大街大喊著,聲音由強到弱.可可現在已近完全瘋了,腦海里全是和父母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我可以幫你."對方磁性的聲音想起,可可立刻就掛掉了電話,她聽出來了是誰,是奪走了她初貞,強迫了自己的人,對于她來說,這個偽君子真是如同魔鬼一般的存在.

"叮叮叮叮------"手機的鈴聲再次響了起來.可可現在也不怕什麼了,她再次接了起來."麻煩你不要再來騷擾我了,偽君子!"可可從地上站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你消消氣兒,我願意幫助你."陳天問放下了自己霸道的樣子,語氣溫和的說道.

面對這麼溫和語氣,張可可這次就不再掛斷電話,畢竟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也許他真的可以幫到自己.

"好,你怎麼幫助我."張可可又回到她無力的狀態,"我有條件的,你不能辭職,做我的地下情人."陳天問很直白的說道.

"好,可以!"可可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反正他都要了自己的第一次了,還有什麼可怕他的,可可在自己的心里找著理由去說服這一切,好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一些.

"你在哪里,我要見到你."陳天問有開啟了她的霸道總裁模式."好."說完之後,張可可就掛斷了電話,她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鎖上了門.並且告訴鄰居阿姨說,有父母的消息就給她打電話,她們互相留下了一個電話號碼.張可可就繼續坐高鐵踏上了回去的路程.

幾個小時後,張玉傳媒公司,董事長辦公室里,張可可坐著旋轉椅子,來回轉著,吧嗒吧嗒的抽著煙,電話繼續按通了張可可,"我說我要見到你,公司的辦公室里,怎麼用這麼久還見不到你."陳天問用著一貫的嚴肅的腔調說道.

"好,馬上就到."

張可可下了車之後,就立刻風塵仆仆的往張玉傳媒公司趕,沒有一點兒妝容,頭發也很凌亂,早已失去了之前的優雅,就直接踏入了公司,直奔董事長的辦公室.

"我來了!"張可可強顏歡笑的說到.陳天問什麼話也沒有說,甩掉手中的煙頭兒,就上去強吻,他是惡狼嗎?這麼的饑渴,是多久沒有碰過女人了.張可可心里想到.但是現在她是一點兒心情也沒有,對于陳天問的行為,她的感覺就是惡心.

她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就一把推開了他,"我沒有心情做這些."張可可捂著自己的嘴唇,眼里閃著淚光,注視著緊握著拳頭的陳天問.陳天問沒有繼續他剛才的動作,掏出了一根煙,再次點燃,坐在了他專屬的椅子上."我已經派人去你的家鄉查了."陳天問吐著煙圈,略過眼神兒里的失落,淡淡的說道."哦,謝謝."張可可點著頭說道.

又是一陣沉默,在充滿煙霧的辦公室里,兩個人是出奇的安靜.陳天問一根煙接著一根煙的抽著,封閉的辦公室,彌漫的是濃愁的煙霧,是散不開的愁緒.事到如今,陳天問也沒有查到那麼關鍵的貨物,到底是誰在掌控著李家.他們兩個人因為不同的事情犯著愁.

"陳總,天不早了,我們出去吃晚飯吧."張可可好幾頓飯都沒有吃了,現在她已經感覺到了肚子的饑腸轆轆.陳天問還是一句話也不說,張可可根本不懂是什麼意思,他甩掉煙頭兒,就往外走.張可可只好就緊跟著,這時候公司里的人早已打卡下班了.

陳天問走到車跟前,打開車門,示意張可可做進去,張可可會意之後就坐在了副駕駛座上.陳天問隨後也上了車,兩個人雙雙都系好安全帶之後,可可以為車子就要啟動了.誰知陳天問又點燃了一根煙,開始吧嗒吧嗒的吸了起來.

"陳總,今天下午你已經抽了好多煙了,不要再抽了,對于你的健康不利."張可可開口說道.陳天問扯著嘴角冷笑了.

"我們什麼關系?"陳天問啟動車之後問道,"你是我上司啊."張可可很果斷的說到.

"呵?上司?"陳天問笑得很冷.

張可可感覺陳天問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于是就不再多說話.

"以後不要叫我陳總,記住地下情人."過了許久,陳天文說道.這時候,張可可把頭埋得更深了.現在她有點後悔無助之下做的決定."我告訴你,反悔沒有用啊."陳天問直接以命令的語氣說道.這一次,換成是張可可開始默不作聲了.

車子一直再往前開,最後在一家法國料理餐廳面前停了下來.

"今天就吃了法國料理了."兩個人吃東西,陳天問完全不是商量的語氣.直接就是通知.張可可就跟著下了車.陳天問順手就搭在了她的肩上,兩人依偎著就走進了餐廳,背影看起來煞是曖昧.

"歡迎光臨!"服務人員很是熱情."我們這里有專門為情侶設計的包間."優雅的服務人員,耐心的介紹著."好,我們就去情侶包間,要你們這里所有的招牌菜."陳天問招呼道."你看這樣行嗎?親愛的."陳天問低聲問附在可可的耳邊,一陣溫暖的氣息略過她的臉龐,是淡淡的煙草的味道.

此刻,張可可的小臉是紅彤彤的.有著女人特有的嬌羞.她默默的點了點頭,走進了情侶包間,一走進去,就有一束束的光映射到地面上,暗紅的地毯,被五顏六色的光點綴的變化多端,牆的東北角擺放著一張紫色的書櫃,如同陽光一般的燈光從朱紅的雕花木窗透進來,零碎的撒在了一把稚氣的古琴上,粉色的紗窗隨著風從窗外帶一些花瓣,輕輕地拂過琴弦,像吻著情人的唇.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低調奢華,陳天問拉著張可可手慢慢的走到了餐桌前,如此的意境,霸道的陳天問此刻也情不自禁的在可可的額頭落下了一個吻,這是可可從未感到的溫柔.一頓浪漫的晚餐即將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