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章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張可可還是被人事主管的電話給叫來了,哪怕被傷的這麼痛,她也只能趕來,她是一個非常理智的女子,第一次沒了,男朋友沒了,如果工作再沒了,她可真的就一無所有了.

張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內.

張可可剛從電梯里走出,就發現整個公司的氣氛都顯得十分壓抑,仿佛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壓制著整個公司.

走到前台,本是每天笑眯眯的兩個前台妹子今天卻擺出了一副沉重的臉色.

張可可納悶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她們兩個抬起頭看向張可可隨後幽幽一歎,搖了搖頭看向了別的地方.

"what?!"

張可可頭頂冒出了十多個問號,不理解她們為什麼見到自己要歎氣.

"張可可!"

人事主管是一個中年婦女,臉上塗著一層厚厚的妝也無法掩蓋她那衰老的肌膚,她三步並作一步飛一樣的來到了張可可面前,氣呼呼的說道:"你怎麼才來,剛才新任董事長來了好半天了,你怎麼才來,不知道董事長等的都快不耐煩了嗎!"

張可可還沒反應過來,人事主管就拉起張可可的手走向了里面董事長所在的單間.

咚咚咚!

輕快而又急促的敲門聲之後,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請進."

張可可耳朵一動,好熟悉的聲音.

吱呀--

房門漸漸推開,古色古香的房間內,一件件文件被整齊如一的擺在那紅木辦公桌上.

一個大班椅向著窗台,正背著張可可和人事主管兩人,看不到坐在沙發里的那個人是什麼樣子.

"陳總,這是之前張總任職時的秘書,她叫張可可,同時她還是我們策劃部的組長之一."人事主管諂媚的向椅子後的那人介紹著張可可.

"嗯……"

大班椅沒有轉過來,只是坐在上面的董事長哼哼了兩聲,隨後擺了擺手:"你先下去吧,我想跟這位張秘書好好談談."

門被人事主管靜靜的關上了,整個屋子就變得特別的安靜.

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親愛的陳總,不知道您有什麼要跟我談的嗎,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沉默了約莫十多分鍾,張可可終于是忍不住了.

"喔?你還有什麼事要去處理嗎?"聲音很淡,語氣中帶著一絲沉穩.

張可可干咳了一聲,這話說的,不是有什麼要跟自己談的嗎,結果十來分鍾都沒有一句話,這個新來的董事長還真的有點……奇怪.

"張可可,聽說你喜歡繪畫,在大學的時候曾經是繪畫社的社長,參加過A市美學宮藝術展會,並且拿到過第二名的優秀成績,不知道可否為我畫一幅我的自畫像呢?"

椅子吱呀的轉動了起來,男子黑色的西裝漸漸從椅子邊緣顯露出來.

張可可松了一口氣,原來是想讓自己給他畫一幅自畫像,看來這個董事長挺自戀的,隨後張可可就大大咧咧說道:"陳總既然喜歡,我現在就可以為你畫一幅素描."

"好,那麼張可可秘書,請為我畫一副我的自畫像吧."椅子徐徐轉了過來,一身黑色西裝的陳天問笑眯眯的看著愕然的張可可.

"你!"張可可瞪大了眼睛,這深邃的眼神,令人憎惡的面容,這個男人,就是昨晚上強自己的男人!

"我?親愛的張秘書,你有什麼話要對我這個老板說的嗎?"陳天問哈哈一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怎麼會……怎麼會!"張可可神色慌亂,倒退著撞在了房門,下意識的就想要逃離這個房間,可不曾想.

房門被緊緊地鎖死了!

陳天問壯碩的身材靠了過來,嘴角翹起一絲邪魅的笑容:"別白費力氣了,門早已經從外面用鑰匙鎖死了,你是不可能打開的."

張可可恐懼的看著陳天問,想起那一晚的掙紮,不知道從哪里鼓起的勇氣,一把拎起門口的花瓶就砸向了陳天問:"混賬!"

陳天問一個斜身躲過了這個陶瓷花瓶,單手一拎就將那花瓶從張可可手中奪了下來.

"別白費功夫了,你這點力氣給我撓癢癢都嫌沒勁."

啪的一聲.

陳天問單手將張可可按在了牆上,凌亂的碎發輕輕飄動,他靠近張可可的耳邊,輕輕的吮吸著她的耳垂.

鼻子微動,張可可身上的那股芳香被他肆意侵蝕,陳天問的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

"真香啊……"

張可可渾身無力,陳天問另一只手已經在她的身上胡亂摸索,摸得她渾身無力,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不,不要……"

陳天問的大手一路向下,隨後停在了那私密之處,輕輕滑動了幾下,就讓身體十分敏感的陳可可顫了幾顫.

此時張可可的耳邊再次響起了陳天問那惡魔般的聲音:"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好香啊……為什麼你會這麼香呢,真的好像一頓可口的大餐讓我食指大動啊."

張可可輕咬著紅唇,淚眼朦朧,她聲嘶力竭的呼喊著,門外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陳天問那邪魅的笑容讓她窒息,隨即他的聲音更讓她絕望:"你叫吧,使勁叫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因為他們早就被我支開了,哈哈!"

潔白的襯衣扣子被一顆顆接下,粉色的護胸顯露出來,陳天問的大手掰開陳可可柔弱的雙臂,肆意的蹂躪著那兩團豐盈.

緊接著,張可可的黑色短裙順勢也被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