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是有原因的
廚房里的溫度,好像一下子因為傅城的這句話,驟然升溫.

他突如其來的話語,讓顧溫溫一怔,手里忙活著動作都是一頓,擦洗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碗,差點一下落到洗碗池里.

傅城緊抿著唇,高大俊美的他站在她身邊,顯得那麼有壓迫.

顧溫溫拿著擦布的手指收緊了一些,指甲扣著手里的盤子,沉默了幾秒後,她努力壓制情緒而顯得冷漠的聲音才是響起,"這件事,難不成還要我出口問你?"

傅城為什麼要和林頃澄結婚,這件事,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知道是什麼原因.

因為傅城喜歡林頃澄,因為他中意她,因為他心里面有她,從小到大,她就跟在他屁股後面,別人不清楚,她卻是清楚的,自從傅伯伯去世之後,傅城對誰都是冷漠淡然,隨著他年齡的增長,越發的冷酷.

她親眼目睹著他的變化,也親眼看著他從清雅的少年成長為俊美冷酷的男人,渾身散發著十足的魅力,卻是生人勿近,哪個女孩子想要靠近傅城,基本上是被凍傷的份.

若不是因為傅爺爺喜歡她,或許她都不可能有機會纏著他,跟在他後面.

可是,林頃澄不一樣,同樣也是傅伯伯去世之後,她所見過的人里,傅城只對林頃澄一個人和顏悅色,前一秒可以對別人冷冰冰的,後一秒,卻是能對著林頃澄舒緩下來所有的情緒,哪怕他可能前一秒情緒不佳.

這樣的變化,這麼多年下來,有誰不看在眼底里?

全世界都知道傅城喜歡林頃澄,而她顧溫溫,也只是全世界里渺小微弱的一個而已.

想著,顧溫溫的嘴角輕抿著,顯然,心情很不佳.

"你連問都沒問過."

傅城也沉默了良久,隨即低沉的聲音才是再次響起,打破了這沉默.

"好,那我現在問你,你為什麼一定要娶林頃澄!"顧溫溫就趁著今天,趁著這一下子從心底生出冒出來的這口氣,抬起眼,緊盯著傅城,眼底有怒意在醞釀,隨即會爆發.

等這話問出口了,看著傅城瞬間冷沉下來的臉色,顧溫溫感覺自己是在自取其辱.

傅城要娶林頃澄的原因還能是因為什麼,不就是因為愛她麼?!

傅城觀察著顧溫溫臉上細枝末節的神情變化,一下子就能看穿她簡單的毫不設防的心.

那種理所當然的感覺,那種任性的感覺,那種單純簡單從不深想的感覺,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沒變.

"我要和她結婚,是有原因的."

傅城手里的動作不自覺停下了,定了定心,仿佛是下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一樣.

"什麼原因?"

大概是因為傅城語氣里的低沉凝重,這一瞬間,顧溫溫的心情忽然就緊張起來,她忽然就覺得,是不是傅城和林頃澄結婚的原因,或許不是因為他愛她?

但除了是這個原因外,她真的想不通,一個男人,一定要和一個女人結婚的原因是為什麼,更何況,這個男人的身份,地位,樣貌,都是極品,即便那女人也不差,但傅城根本不缺林頃澄那樣的女人.

"溫溫啊!我買回來了!按照你吩咐的,我看見還有些蔥啊,香菜什麼的,我也買了些,加點味嘛!"

一個小時就准備坐私人飛機回南城了,所以,慕念深記著時間,買菜回來的速度很快,一回來看到客廳里江止墨和顧葆貝兩個人在玩著,也沒在意,幾步走到廚房門口,拉開門,一邊低頭翻著袋子里的東西,一邊說道.

瞬間,廚房里的兩個人氣氛一變.

顧溫溫看了一眼傅城,傅城看了一眼她,兩人對視一眼,十分默契地移開了視線.

"咦,阿城?"

慕念深說完感覺沒人回答自己,才是抬頭朝前看,這一看,看到傅城高大的身軀就站在自己前邊,顧溫溫則是站在洗碗池旁邊.

他眨巴一下眼睛,桃花眼里是愣愣的表情,怎麼感覺,這廚房里的氣氛怪怪的,他是不是不小心破壞了什麼?

顧溫溫心里想著傅城剛才說的話,可現在慕念深在,她卻有點問不出來了,甩干手上的水,轉身拿過慕念深買的東西.

"你們都出去吧,做好了叫你們."

她低著頭,沒看傅城,傅城卻低著頭,正在看她.

見她神情平靜,沒有一絲起伏,也並沒有再追問自己,心里有種悶悶的低落的感覺.

"阿城?"慕念深還迷茫著,看了看低頭擺弄他買回來的東西的顧溫溫,再看了一眼傅城,然後看著傅城擦了擦手,冷酷俊美的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邁著大步,從廚房出去,他趕緊跟了上去.

難不成,剛才在廚房里的時候,他真的不小心破壞了什麼事情?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客廳里,傅城站在沙發旁邊,看著纏著江止墨正玩鬧得嗨的顧葆貝,沒有出聲打擾他們,而是安靜地站在旁邊,視線低垂著,看著這一幕.

幽深如潭的眸子里,甯靜卻不平和.

看著那張迷你版的自己的臉上露出的開心天真的笑容,傅城的心情,有些說不上來的滋味,可仿佛是感同身受地被感染了一樣,心底里也有些愉悅.

原本從廚房里出來時有些低沉的神情,此時卻是變了變,唇角勾起的那抹淡笑,顯示著他不錯的好心情.

傅城到底算什麼意思!說話說一半!什麼叫做有原因,有原因就算了,為什麼告訴她這件事卻又不告訴她到底是什麼原因?!

顧溫溫在廚房里面做面都沒了心思,腦海里總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

看著慕念深買回來的蔥和香菜,眼睛眯了眯,忽然來了惡作劇的心思.

十五分鍾後,顧溫溫拉開了廚房的玻璃門,"面都做好了,自己過來端."

她聲音清脆,還帶著一股凌然,說著,自己端著碗面條先出來,放到了飯廳的桌上,"葆貝,快來吃,媽咪給你做了你愛吃的荷包蛋面,還加了牛肉哦!沒有香菜和蔥哦!"

顧溫溫加重了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