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你從來沒有問過我
傅城手里的東西一下掉在地上,發出重重的聲響,把顧溫溫嚇了一跳,一下回頭看他.

好像是怕顧溫溫責怪,傅城的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和窘迫,還有些無辜,他立馬承認錯誤,"抱歉,我沒拿穩."

摔在地上的是之前顧溫溫從抽屜里拿出來的一只小調羹,大概剛剛拿碗時漏掉了,就放在廚具旁邊.

顧溫溫看著傅城個冷冰冰的高大男人,手里拿著一塊擦布,只是掉了個調羹而已,臉上的表情竟是這麼無措,心里有些想笑.

想想這里也不算髒,這兩個人站在這里也幫不上什麼忙,"算了,你們兩個出去客廳里吧,我一個人來就好了."

她推著江止墨和傅城出去.

顧葆貝從沙發上轉回頭朝廚房方向看,見到傅城和江止墨被自家媽咪趕出來,眼珠子一轉,一下從顧結者懷里跑下來,朝著江止墨跑.

"江叔叔,你過來陪我玩,我和顧爹地剛好缺了個人一塊兒玩游戲呢!"

葆貝笑得眉眼彎彎,那縮小版的傅城的樣子,可愛又漂亮.

傅城站在廚房門口,看著遠遠的那一幕,看著葆貝親密的叫著江止墨,看著他拉著他的手跑向了他的顧爹地,心里酸酸的.

廚房里面,顧溫溫還在忙活,傅城回頭,透過玻璃門,朝著里面看去,這一看,就看到了她側著臉,開始擦拭灶台的樣子,額前的一縷碎發就垂落在頰邊,帶著一絲俏皮.

"不是讓你出去麼?"

顧溫溫聽到身後玻璃門開的聲音,以為是厚臉皮的江止墨又回來了,扭回頭翻了個白眼再看向門口,但一看到進來的是傅城時,那白眼差點就硬生生地僵在原地下不來.

兩個人之間有短暫的沉默,隨後傅城朝前一步,拿過另一個擦布,幫著她一起清潔.

他一言不發,高大修長的身影在她旁邊投下一片暗影,顧溫溫就在他的暗影里,沉默不語.

兩個人索性都沉默著,只管擦東西.

"好啊,你這小東西,想的這歪腦筋!"

江止墨見傅城沒出來,扭頭一看,就透過廚房的玻璃門,看到里面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正在里面和諧的擦東西.

"我喜歡江叔叔啊,不喜歡那個姓傅的嘛,所以我才讓江叔叔陪我玩嘛!"顧葆貝拉著江止墨的手,小嘴一崛,萌的不得了,粉雕玉琢的小臉,縱是江止墨這種游戲人間的男人,看著心里也是一軟,恨不得也有個這樣萌萌的孩子.

他漂亮的藍色眸子一眯,瀲灩的紅唇一揚,"你這小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面打的那些小九九."

"反正我不管,江叔叔你得陪我玩,不然我要告訴我媽咪你欺負我!"

葆貝抱住江止墨的胳膊,往他懷里一鑽,一副賴定了的樣子.

眼神卻是直勾勾的看著廚房,心里不知道在想什麼.

"江叔叔,你知道那個長的很漂亮的那個姓林的女人麼?"葆貝抱著江止墨的脖子,忽然聞道.

"怎麼了?"江止墨一挑眉,連葆貝都看見過林頃澄?

葆貝吸吸鼻子,滿臉不高興,"我不喜歡她."她搶走了他爹地.

江止墨笑了,摸了摸他腦袋,"有眼光!"

"江叔叔,你知道那個姓林的最討厭什麼嗎?"

"她啊……"

廚房里,在沉默了許久之後,顧溫溫終究是有些忍不住,只不過,她的聲音寡淡,冷清,"回到南城後,我不想讓洛伯母和傅爺爺知道葆貝身上發生的事情,還有在這里發生的任何事情."

傅城抓緊了手里的擦布,眼眸低垂著,氣息越發的冰冷威儀.

"好."

顧溫溫松了口氣,葆貝的事情,越低調越好,關鍵是,她不想讓他們知道顧結者的秘密.

有些事情不用說出來,她相信以傅城的智商,能明白她話里真正的含義.

"葆貝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冷不丁的,她以為他不會說話了,他卻開口問了這一句.

"十月十九號."顧溫溫聲音冷淡.

就在下個月,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嗯."傅城點頭,低醇的聲音應了一聲,他想要問的更多,卻是問不出口,悶在了心里.

兩人之間又是相對無言.

沉默里,顧溫溫想起她的少女時光,也曾經叛逆過,那個時候活潑明朗的自己,纏著傅城話多的不得了,不曾想到,現在卻是兩相無言,沒了話說.

"你和林頃澄挺般配的,你們打算這次什麼時候辦婚禮?"

她忽然開口,語氣很自然,自然到傅城的眼神一怔,在這個時候聽到林頃澄的名字,他的心情是複雜的,也有些酸澀.

而最讓他渾身冰涼卻不得不承受的是她冷淡無所謂的聲音.

"十二月二十五號."

傅城的聲音,也有些低沉冷淡,可仔細聽的話,能聽出話里的一股言不由衷來,帶著淺淺的哀傷,只是極淺極淺,淺到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顧溫溫一怔,十二月二十五號?

那不是……那不是五年前的那個日子麼?

忽然,心像是被猛地撞了一下,有些難過,她的臉色冷著,眼睛垂著,可心卻是癱著,這個日子,好像在提醒自己五年前的那個自己有多悲哀和愚蠢,那個一心追求傅城的她,顯得多麼的可笑.

好像前面那不知多少年的荒謬,都凝聚到了這一天爆發.

"你還真是執著地喜歡這個日子."

收起了所有的情緒,顧溫溫的聲音帶著冷嘲,"你就不怕五年前你觸了黴頭,這一次還會觸黴頭麼?"

她以為,這個日子,在傅家人看來已經算是個不吉利的日子.

反正,她知道,林頃澄肯定不喜歡這一天.

但是她那麼善良,那麼善解人意,那麼乖巧懂事,肯定不會表露出自己真正的情緒,肯定不會明白地說出自己不喜歡這一天.

這麼想著,讓林頃澄活在這一天自己的陰影下,好像也挺爽的.

"你從來沒有問過我,我為什麼一定要和林頃澄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