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的地盤
葆貝努努嘴,抱緊了顧結者的脖子,眼光朝下面已經走到客廳里的傅城掃了一眼.

小孩子純純的心里,對爸爸這兩個字,總有著一種原始的天生的眷戀的.

"還和以前一樣的."

寶貝的聲音很輕,卻很堅持.

顧溫溫一怔,她原本以為,經過了這些事,葆貝也見過傅城了,會不再想要那樣的臉出現在顧結者的臉上了.

"顧爹地就該是那樣的."葆貝依偎在顧結者的脖子里,哪怕現在顧結者沒有了人造皮膚顯得有些硬邦邦的.

"好."顧溫溫心里萬般情緒閃過,她揉了揉葆貝的小臉蛋,點頭答應了,然後才是和顧結者一起下到客廳.

"媽咪,我餓了."

剛走到樓下,葆貝就喊餓,鑽在顧結者的懷里他都不想下來了.

"溫溫,我也餓了,我想吃你最拿手的荷包蛋面."江止墨從沙發上起來,完全不管這里還有其他人,非常親昵地依偎到顧溫溫的身邊,他幽藍色的眼睛彎彎的,總是帶著懶洋洋笑意的唇角勾著,魅惑勾人的姿態,永遠不嫌多.

"……"顧溫溫把江止墨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拿開,轉頭看了眼慕念深和傅城,"你們呢?"

"要啊,要啊,溫溫,我正餓著呢!"

慕念深趕緊點頭,捂著肚子,桃花眼一眯,俊臉一揚,用手肘推了一下身邊的傅城.

顧溫溫也看了他一眼,隨即轉開視線,掃了一眼廚房,這里看起來可不像是有食材的樣子,隨即,想了想,指著最粘人的江大明星,"你,出去買點東西,雞蛋啊,面條啊,再買些肉,蝦,蘑菇,我看附近有一家小超市."

江止墨可就不依了,那雙放電的眼睛,直勾勾的又惑人地看著顧溫溫,"我想留在這里陪你,以防什麼不軌份子."

"好啊,那我出去買."

顧溫溫點頭,擼起袖子,准備出門.

江止墨無奈地攔住了她,指了指自己,"我怕我出去了,就碰到墨汁,被她們纏住,葆貝就吃不了東西了,我們幾個能餓,葆貝不能餓啊,對不對?"

"……那念深,你去買一下我說的這些東西,你們兩個跟我去廚房打掃一下."顧溫溫語氣一轉,有些無語,可江止墨說的也沒錯.

慕念深點了點頭,雖然心里想的是超市有簡餐的,但是,溫溫的手藝他也很久沒嘗過了,嘗一嘗也是好的.

幾個大男人,都有些手足無措,走到別墅門口的慕念深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心想著,還是出去比較好啊!

"小顧,你陪著葆貝在客廳里玩一會兒."等顧溫溫的視線轉到顧結者身上時,一下就溫和下來了,笑眯眯的.

"好."

顧結者冷冰冰的聲音,認認真真的點頭,乖乖的抱著葆貝往沙發走.

顧溫溫滿意地點點頭,想到顧結者很喜歡家里那輛他不知道哪里弄來的摩托車,忍不住說了一句,"等回家後,我給你買新衣服,以後再給你買輛新的摩托車."

"好!"

這一次,顧溫溫好像感覺顧結者這家伙的聲音都是上揚了一些,帶著高興.

"溫溫,我也要."江止墨跟在顧溫溫身後,微微低頭,靠近了一些她的耳邊,光潔優美的下巴,就差要靠在她腦袋上,慵懶的聲音有些沙啞.

"沒錢."

"我給你錢啊!我有錢."江止墨替顧溫溫開了廚房門,笑著說.

顧溫溫不搭理他,掃了一眼有一層淡淡的灰的廚房,看樣子,這里應該有人定期打掃的,但是東西不用,總是容易積灰.

"需要我做什麼?"

顧溫溫正檢查廚房用具,傅城淡冷的聲音從後邊傳來,就靠在她後邊,像是硬生生要穿插到她和江止墨之間一樣.

"你去擦一下這邊,這里應該有廚房擦布吧?這里,找到了……給你."

顧溫溫沒抬頭看他,找了一下抽屜里東西,將廚房用擦布拿出來給他,一邊拿出來幾只碗,到水池邊洗碗和鍋子,一邊讓江止墨把油煙機簡單擦一下.

她專心洗碗,看不到身後的場景.

兩個男人擼起了袖子,江止墨俊逸好看的臉上,是慵懶卻暗藏鋒芒的神情,嘴角勾起的弧度,帶著的都是對傅城的敵意.

傅城的薄唇緊抿著,那種總是寡言卻魅力十足而高傲的樣子,依然存在,不用過多的表情,他的英俊,是一道濃墨重彩的畫,和江止墨那絕色慵懶的樣子截然不同,他的眼神冷厲,他的氣勢威儀,不容忽視的男人.

的確是一個勁敵.

江止墨仿若無意地打量著傅城,站在一個公平的角度,他忽然有些明白,從前顧溫溫對傅城的執念是為什麼.

年少時光里,他仿佛能看到懵懂明朗的少女身邊一直有這樣一個英俊耀眼的男人,她的心是怎麼樣被俘虜,又怎麼樣被傷害的了.

這樣的一個男人,恐怕會一直留存在她的心底里,就算是成為一道記憶,也一定是最晃眼的那一束光,或許,現在這光只是暫時被壓抑了.

江止墨想著,笑了下,手指忽然往下.

傅城的眼神一凜,伸手攔住了江止墨意圖往下擦拭的手,修長的手指,直接按住了他的手指.

眼神里的意味很明顯,"這里,是我的地盤."低沉的嗓音,冷酷雍容.

江止墨眉眼一挑,笑了一下,"這里也屬于油煙機地帶,是我的地盤."

"是麼?"傅城的眼神黯了一下,也笑了一下,嘴角勾起的卻是極其冷冽的弧度.

"怎麼不是?"江止墨幽藍色的眸子卻一亮,忽然轉過身,隨意地靠在溫溫身邊,"溫溫,我幫你."

"哎呀,你別搗亂!"

"溫溫,你說,你回南城這段時間,有沒有想我?"

"你走開點!"

"我可是很想你,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想你."

江止墨低頭看著顧溫溫,都說最是一低頭間的溫柔,他高大的身軀倚靠在她身旁,顯得般配極了.

顧溫溫習慣了江止墨這樣時不時露骨的表白,早已對他免疫,低著頭只管洗碗洗鍋子.

可這一幕,看在傅城眼底,就像是一瓶芥末倒在臉上,眼睛是辣的,嘴巴里的味道是苦辣的,心里更是酸澀刺鼻的辣痛.

'啪!’